蒼天白雲(十三)


 


見證會催響戰鼓,魔界下達格殺令


隱世高人護修士,神學碩士不識機


 


 


    經過一段時間靜坐禪定之修持,雖尚不能完全達到攝念清淨,但大致能掌握自己的意念,沉痛的往事、經典教義的論辯,均將之封鎖,無事可不去想。我當時將禪定視為防守,運用禪定管住自己的意念,使自己先立於不敗之地,我將韓國趙牧師的強力禱告視為攻擊,運用強力禱告攻擊惡魔。


 


    禪定、強力禱告又繼續操練了一陣子,以絕頂修行高手之境界來評比,當時自己至多只有五成至六成的火侯,本來想等修煉到八成火侯,再展開營救行動,可發現壞牧師積極吸收新人加入他的團隊,為避免更多人受害受苦,故決定提早行動,邊行動邊修煉。


 


    我本來評估,壞牧師的惡魔大本營,應該如同在我心靈世界的惡魔巢穴一樣,是座高聳大山。而我已能擊潰自己心靈世界那座大山魔穴,故我想此番展開之營救行動,應不致太難。當我開始以強力禱告攻擊壞牧師的大本營時,禱告發出去的攻擊波,遇到一座堅固的牆,不但打不進去,甚至於被反彈回來,力量反震自己,還好我以禪定之力護身,故無影響。


 


    經過幾次強力禱告,都被反彈回來,我終於看出來,壞牧師大本營那座堅固的牆,竟是一顆大鐵球的外牆,萬萬沒有想到壞牧師惡勢力由高聳大山快速增強到大鐵球等級。這回麻煩了,縱然絕頂修行高手親自出馬,以一人之力,也難以破壞大鐵球防禦體系,更何況我只有至多六成火侯,自然無力對抗。就在此時,家鄉其他教會的牧師主動與我聯絡,那些牧師邀請我談談壞牧師團隊諸事,我正在想獨力實難以剷除魔穴,自然爽快赴約,期待可以合作。


 


    返鄉見面之後,才知道先前逃離壞牧師掌控的一位弟兄,已經向家鄉其他教會求援,其他教會牧師已經聽聞壞牧師惡行,並已展開營救行動。那幾位牧師說,禱告一斷時間沒有什麼效果,他們研判壞牧師的惡勢力很龐大,所以禱告才沒有效。因此那些牧師想邀我和那弟兄召開大型見證會,號召更多教會共同投入禱告,當時家鄉教會界意見分歧,無法擬具共識對付壞牧師,所以那些牧師希望藉著有力的見證擬具共識,我欣然答應出面見證。


 


    當公佈見證會時間地點之後,在家鄉基督教界立即成為大消息,此事引起壞牧師大本營的反撲,亦立刻要求家鄉教會各界,召開公聽會,進行公開對質。    離見證公聽大會尚有一段時間,一位隱居數十年的高人,忽然現身告知我,魔界已下達格殺令,並已派出許多魔界殺手,他說我處境很危險,要我留意,他還說會幫我擋住這些魔界殺手。


 


    此位高人還透過託夢,多次提醒我母親,你兒子九死一生,因此母親不斷提醒我出入要小心。當時我一出門,真的就不斷出狀況。諸如:高速行駛中的汽車或摩托車,忽然失控向我猛衝過來,我心想死定了,可千鈞一髮之際,一股很強的力量讓失控車輛突然偏向與我擦身而過。


 


又曾騎機車經過一小路口,一輛車子綠燈了也不走,擋住去路,我按了幾聲喇叭,突然下來一醉漢,拿著很粗的棍棒,說我憑什麼按他喇叭,要打給你死,突然就往我頭重擊下來。當時未規定騎機車要戴安全帽,我又來不及閃躲,心想死定了。就在此時,那醉漢不知什麼緣故,突然跌倒,棒子差幾公分就打到我的頭,我便趁此機會調頭騎車逃離現場,那醉漢站起來瘋狂追我,狂叫要打給你死,幸好沒被追上,我趕緊騎入小巷道,防止他開車追殺我。


 


    除了發生一連串的凶險事件,我當時很清楚察覺身邊被許多惡魔跟上,身邊一大團烏黑之氣,只是我的功力已比從前進步很多,而且有高人暗中保護,所以這些魔界殺手只能跟蹤攪擾,無法附進我身體,如果讓這些魔界殺手附身成功,我必定暴斃病亡。


 


    這位隱居高人,行事低調,外表平凡,可仍然弟子遍及海內外,他不公開收徒,也避免出名,這些弟子均是受過其恩惠,領教其法力高超,而自願追隨,不少弟子分享高人神通廣大,見證仙人常分身多處同時幫助許多人。筆者於部落格發表文章,高人交代千萬不可透露其姓名字號,亦不可透露其行蹤,高人謙虛低調之風範,令人十分欽佩。


 


    高人給我幾句簡單的提示:第一,壞牧師團隊魔法非常高超,他一人之力亦無法剷除之,但至少可以保護我,也可以幫我救幾個人出來。第二,地球上八成以上宗教機構都已被邪魔入侵,無法幫助人解脫,建議我別參加那些宗教團體,自己好好修悟即可。高人的第二點提示,與三隱士所言:「勿執著於經典知識,那是魔障啊。」實乃相似之觀點。


 


    由於屢次發生幾乎喪命之事件,故於見證公聽大會前夕,那些牧師建議我搬進某教會暫居,並停止外出,由教會弟兄輪流保護,並供應餐點。該教會除牧師之外,尚有一位神學碩士擔任輔導員,那位神學碩士負責陪同我,可是那幾日的相處,我與他發生不愉快的摩擦。


 


    我發現那輔導員有一個假設,他認為我聖經學習過程出了問題,否則怎麼會無力分辨那壞牧師是惡魔呢?於是,他開始灌輸我聖經神學的正確知識,滔滔不絕的說了幾天。我對他的輔導實在聽不下去,我想,那壞牧師是你們台北教會總會,經過面試、筆試及格後才聘任的,你不譴責總會那些元老級牧師聘錯人,反倒檢討起我的學習有問題?


 


    此外,他滔滔不絕的展現他神學知識非常淵博,我心想:「你真是無知,那壞牧師的造詣比你高多了,而且你壓根就不知道惡魔的學問早已登峰造極,否則惡魔怎敢惑亂各宗教呢?」再者,這輔導員只是滿腦子學術理論,沒有天眼通,因此他不知道惡魔的活動。三隱士、天橋上的奇人,隱世高人,都以神通力洞悉惡魔的活動,這些高階惡魔如何侵入人心,如何惑亂正道,豈是那位純理論的輔導員所能知悉。


 


    我忍耐了兩天,聽他說個沒完,到第三天,他態度更強勢,用力調整我腦袋的聖經思想,我實在快忍不住了。我心想:「你以為學問就可以打敗惡魔嗎?你不知道惡魔大鐵球總部收集了宇宙各星球所有宗教、哲學等經典,高階惡魔熟悉宇宙一切經典,那些高階惡魔的宗教造詣比你高不知多少萬倍,憑你那些知識怎麼打贏惡魔啊?況且大鐵球總部於各教主過世之後,立即在地球上栽培許多人才,幫助他成為宗教領袖,使其掌握增刪重要經典的機會,教主過世後兩三百年左右,所傳的解脫正道就被惑亂,又豈是你這位輔導員所知悉?」


 


    我本想忍耐他三天,等到見證公聽會結束後就回家。可是他一再加強攻勢,他用的是一種輔導技術,要把所謂的正確聖經神學硬植入我腦袋,算是一種洗腦技術。我的定力實在不夠,第三天下午,我忍不住終於頂撞他,我對他說:「輔導員你說的那套學術理論,一大半我幾年前就懂了,但理論不能解決問題啊,而且那個壞牧師造詣比你高深多了…。」轟他幾句後,他生氣的離開了。


 


    其實,我蠻後悔沒有忍完三天,在見證公聽會前夕把輔導員氣的半死,大敵當前,卻自亂陣腳,殊為不智啊。但我更擔心,如果各教會輔導員都只有學術理論,而沒有神通力,對於靈界惡魔的活動一無所悉,如此要如何拯救受困於魔掌的弟兄姐妹呢?又怎麼可能引導世人逃過惡魔的愚弄呢?(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