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雲(十二)


 


河畔楊柳溪邊月,人去樓空只回味


立意靜坐斷愁緒,天人合一佛光現


 


 


在人生又走到最低潮時,耶和華上帝親自顯現,給我帶來莫大鼓舞,同時又將創世紀的奧秘啟示給我知悉,我知道上帝將這麼大的奧秘讓我知悉,是希望我將來在人間能將真理澄清,拆穿惡魔的謊言。以前我有任何靈修上的進步,都雀躍和女友分享,她總是專心聆聽,滿心為我高興。現在耶和華親自顯現,又啟示這麼大的奧秘,這等天大的事,如果她聽到,必然為我高興,因為我們度盡天下蒼生的共同心願又往前邁進了一大步,可如今,我只能獨享,想來是何等的可悲。


 


    政大溪畔的楊柳樹下、青草地上,明月之下的河堤,盡是我和她對話的聲音。我在想,哪天她如果回到我身邊,我要對她訴苦、要埋怨她、妳是多麼狠,何其忍心讓我單飛?我跟耶和華禱告:「您一定要將女友還給我,如此我的悲痛才能解除,我要和她雙飛,我才有能力完成您交代的任務。」可是我不知道祂是否答應了我的禱告?


 


耶和華上帝成全了我的禱告,幾年後,耶和華將她救出魔爪,又將她帶回我身邊,我也如願以償的向她埋怨,向她訴盡這幾年她狠心讓我單飛之痛,彼時重遊指南山,往事實不堪回首。只是她雖回到我的身邊,我卻沒有喜悅的感覺,因為那幾年,為了跨越那令人斷腸的情傷,我立意靜坐禪定,學會了如何止念,我將想念她的心,成功的完全封鎖,平常不會再為情所困,能歡喜獨行雲遊天涯。那時我對愛情已冷感,不敢打開這個封鎖的區域,因為對兩性之愛毫無信心,那用心呵護、海誓山盟的愛情,依舊轉眼成空,說變就變,如何敢再投入呢?


 


耶和華顯現的當時,我尚不知壞牧師的惡魔團隊究竟厲害到什麼程度,事實上,那個時候耶和華和祂的天使軍團已經準備要打擊壞牧師團隊。但問題是,人類還沒有準備好,無法識透惡魔的舉動,這群惡魔除了魔法強大,還擅長偽裝成光明的天使,把人類騙過去,所以當時家鄉教會各界對於壞牧師的評價非常分歧,一時難以整合力量。


 


這些萬古惡魔在靈界的各處設有數不清的大小總部,小型總部是一座高山,大型總部狀似一顆超大型鐵球,一座高山住著數十至數百隻惡魔,超大型鐵球住著至少成千上萬的惡魔。高山周邊有強大的魔法防護,還有魔軍鎮守;鐵球外圍則以超強、超厚金剛鐵鑄成,金鋼鐵上又施以強大魔法,故大鐵球之防衛體系非常堅固。高山上或鐵球內部就是諸魔之居處,其居處是一個廣大美麗之國度,故若能前往一遊,將陷入迷惘,這美好的國度怎麼會是魔界呢?


 


大鐵球防衛網很堅強,縱然是頂級修行高手親自出面戰鬥,也要合數人之力才能擊破大鐵球防衛網,若僅一人獨力,則很難擊破鐵球防衛網。後來與壞牧師的惡魔團隊進行決戰時,才發現他的靈界總部不只是一座聳立的高山,竟然是一顆大鐵球,防衛非常堅固嚴密,幸好當時不同宗教門派之修行高手能合作參與攻擊大鐵球總部,此戰後文自有交代。


 


恐怖的是,許多惡魔軍團的總部不是在靈界,而是侵入人類的心靈,在人類心靈世界設總部,至於為何會進入心靈呢?乃因為輪迴之眾生第七意識尚有許多執著愚痴的根性,故魔軍就順其根性住進去,寄居於人類心靈世界的惡魔軍團將操控此人的一生,利用此人為魔界做事。耶和華、佛陀、或各界頂級修行者,能夠透過靈界大戰,擊破在靈界的惡魔總部,但寄生於人類心靈世界的總部,必須人類願意放下第七意識的執著,才能摧毀心中的惡魔總部。


 


若干成名的宗教大師,心靈世界也有大鐵球,惡魔一路栽培他成為知名宗教大師,甚至為他吸引廣大信徒,籌募龐大經費。此人可能知道是魔在栽培,也可能茫然不知,這種大師往往不是學問淵博,就是神通廣大,或者兩者都有,這些惡魔栽培的大師,必是傳些無法解脫的知識,但群眾仰幕其高知名度,或迷惑於其神通,故深信其教化。


 


那時的我,不停的想著痛苦失戀的點滴,也不停的想著聖經教理的論辯,因為不停的想,所以一直牽動痛苦的情傷,又牽動是非對錯之懸念。我逐漸發現自己的問題就是:「想太多了,我停不住自己的意念,我的意念失控了。」因此,我決定要拿回自己意念的主導權,我要練習止念。


 


    大學成為基督徒之前,為了找尋生命的終極答案,曾研讀過各大宗教的入門著作,因此知道佛教採用靜坐或念佛方式來止念,我決定採用靜坐方式,因為當時我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要我念佛號,心理上實在很難接受。下定決心達成止念之後,我認真的持續靜坐,如同一般初學者,剛開始靜坐時,意念散亂失控極為嚴重,甚至坐不下去。


 


    我逼著自己坐好,不准起坐,也一直在心中下令,不准想,就這樣堅持的日復一日,念頭漸漸少,後來愈坐愈歡喜,根本不想起坐,甚至一天靜坐八小時,某日靜坐到凌晨三點起坐,已經靜坐八個小時,值此凌晨深夜,我雅興一起,從政大研究生宿舍翻牆出去,至河堤散步賞月吧,當時心清淨之至,一絲念頭都不願意起來,不想破壞了那片清淨,仰望明月及滿天星斗,頓覺整個宇宙就在我心中,我感受到我即是宇宙,宇宙即是我。


 


    一切的恩怨情仇、是非對錯,想都懶的去想,那些痛苦矛盾之事,早已不知溜到哪兒去了,心中儘是一片清涼法喜,我終於擺脫惡魔對我心靈的侵擾。此時才領悟三隱士所言:「勿執著於經典知識,那是魔障啊。」別說滿腦子去想那些經典知識,當時就是叫我動一個念頭,我都不願意,仰望天上明月,只有一個感受:「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


 


    找到擺脫魔頭糾纏的方法之後,接下來就想如何營救十餘位還陷落於魔掌的弟兄姐妹。意想不到,營救之戰竟凶險無比,當時多次險些喪命,幸賴那位隱居數十年的絕頂高手出面營救。當時也成為國際基督教界大消息,基督教啟動了全球禱告網,全力與魔頭決戰。(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