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多高(二十二)


 


參天石碑神髓曲,萬古神泉天機譜


刑場上幽冥鬼嘯,一百零八死是生


 


    無住子及無虛子改變揮別冰湖組成的天機密碼之後,立即取得了優勢。天雲子及天目子發覺情勢有變,也立刻改變開天闢地組成之天機密碼,因此又取得上風。雙方一來一回,戰局陷入膠著,戰至第四十回合,無住子及無虛子估計天雲子及天目子功力確實比自己高約千分之五,要取勝恐怕只能出奇招了,或許對方運算破解稍微慢個數秒,即可於電光火石之間擊敗對方,無住子及無虛子決定之後,使出無憂島最高深的天機密碼佈局「神髓曲」。


 


    神髓曲是無憂島最深奧的一本書,創世八老將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最奧祕、最關鍵的天機密碼都寫在書中,只要參透神髓曲的內容,就能洞悉宇宙一切天機密碼,沒有什麼看不透的了。可是想要參透這本書的內容,可不是這麼簡單,超能力沒有恢復百分百,是不可能讀懂的,神髓曲就大方的刻在無憂島鴛鴦湖畔的巨大石碑上,宇宙一切生靈只要對無憂島不懷害意,創世八老歡迎大家來無憂島參悟神髓曲,三巨頭與及魔界大智囊團前去參悟多次,就老是無法悟透神髓曲,只能搖頭嘆氣。除了創世八老,無憂七子均已完全參透神髓曲。


 


    無住子及無虛子使用神髓曲重整揮別冰湖之天機密碼後,小船及小船上孤立的少女須臾消失無蹤,忽然場景來到一小廣場,小廣場乃一刑場也,某男子被罰立於「站籠」內示眾,有一女子撫籠痛哭。站籠為一刑具,站籠空間狹小,人關於其內,只能站立、無法蹲也無法坐,一關可能就是數日,除了示眾的恥辱,還得承受風吹、日曬、雨淋,甚至鞭打,又不准吃喝,真乃酷刑也,若罰站籠時間過久,站籠就成了死刑。站籠內的男子就是無住子,撫籠痛哭的女子就是無虛子,他們夫妻倆恩愛情深,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那是無住子夫妻遙遠前世的一個真實故事。


 


他們倆的故事,與當朝首席大丞相有關,大丞相姓「景」,景丞相為少年神童,二十多歲就考中狀元,由於才高八斗、智慧過人,於軍國大事常有妙策,順利化解國家許多內憂外患,故受到皇帝重用、進而寵愛,軍國大事必與他商量,三十五歲被皇帝拔擢為四位丞相之一,四十多歲晉升為首席大丞相,從此大權在握,大丞相寶座一坐就超過二十年,皇帝與景丞相兄弟相稱,位極榮寵,滿朝文武爭相巴結。


 


    景丞相雖才高八斗、智慧過人,可惜道德有缺,為官偏私。景丞相娶了幾個妻妾,生了十多個孩子,卻只得一個寶貝兒子,因此景丞相視若寶貝,對兒子溺愛有加,造成此子心性偏差,既貪財又好色,動輒仗勢欺人,景丞相不加管束,反而刻意包庇縱容,舉國之內沒人敢招惹景丞相的愛子,遠遠看見「景公子」前來,能閃就快閃,以免惹禍上身。江湖上許多黑道幫派知道景公子心性不好,必然可以賄絡依附,因此紛紛設法攀上景公子這號大人物,景公子果然是可以賄絡依附之人,各地黑道幫派送上大量珠寶紋銀、或是送上幾位美女,定能打動景公子的貪欲或色慾,一旦行賄成功,就得到景公子的包庇,那些黑道幫派從此橫行無阻,地方官府也不敢吭聲。


 


    無住子夫妻便是被黑道幫派欺壓的小老百姓,因走投無路而告上衙門,孰料那黑道的靠山是景公子,景公子交代衙門幾句,衙門竟將原告打成被告,判決無住子鞭刑一百,罰站籠一百零八個時辰,又不准吃喝,如是判決,與死刑無異。無住子原本在市場賣菜,賣菜的攤位是向朝廷租的,後來朝廷將攤位的管理權交給某「員外」,那員外是知名黑道幫派首腦,與景公子的關係非常好,黑道幫派接手管理之後,攤位租金連年上漲,無住子家庭經濟負擔沈重,實在繳不出那麼多租金,故時常積欠租金,積欠了半年之後,利息滾到無住子破產的程度,因此黑道幫派要無住子讓出攤位,並限期還清租金及利息。


 


無住子夫妻及兒女都非常不服氣,因他們長年租這攤位,以往租金都沒有漲過,這幾年租金漲得實在太離譜,賺的錢都繳租金還未必夠,竟又滾出大筆利息,簡直欺人太甚,且這攤位是無住子家庭經濟命脈,怎可讓出來,無住子一家人很想告進衙門,但因懼怕黑道幫派勢力而作罷。因此,無住子一家人只好哀求那員外高抬貴手,員外則提出離譜條件,要無住子把年輕貌美的女兒押給員外「工作」數年,一則抵債,再則可抵免攤位租金。當地百姓都知道,那員外四處搜刮美女獻給景公子享用,享用後則轉賣青樓,故無住子哪能答應這荒謬又缺德的條件。


 


隔日無住子父子擺攤賣菜時,那員外派人來砸場揍人,攆無住子父子退出市場,無住子的兒子為保護父親,遂與黑道大打出手,結果兒子當場被打死,無住子也受傷,喪子之痛加上維生的攤位沒了,無住子一家陷入悲痛,他們原想告進衙門,仍因懼怕黑道勢力遂作罷,無住子對兒子的新墳曰:「爹無能,沒法保護你,又不敢告上衙門,但黑道管不到地府,你在地府見了閻王爺,再向閻王爺伸冤,要記得把我們家受的一切委屈都說清楚,咱一家人就指望你了。」這即是小老百姓之悲情,被惡勢力欺壓卻無力反抗,只能忍氣吞聲,指望閻王爺為自己平反。


 


事情可沒那麼簡單,數日後,那員外特聘的「狀師」找上門,指責無住子違反朝廷律定的攤販規費辦法,還縱容兒子打傷執法人員,揚言這兩條罪狀朝廷若辦起來,這可不是小事,除了逼無住子清償積欠的攤位租金及利息之外,還要無住子賠償執法人員醫藥費,三天後來取款。


 


    無住子知道,那員外吃定無住子一家貧寒,不可能拿得出那麼多銀子,目的是帶走年輕貌美的女兒。無住子看事態嚴重,怕女兒躲不掉,想趁夜色帶著無虛子及女兒逃離此地。然無住子一家出發沒多久,就被黑道攔截,硬是把女兒押走。無住子悲憤莫名,亟欲救回女兒,遂不顧一切告上衙門,然衙門審理後判決:「無住子違反朝廷攤販規費辦法在先,縱容兒子打傷執法人員在後,應鞭刑一百,罰站籠一百零八時辰,以資懲戒。尚應歸還積欠的規費及利息,並賠償執法人員醫藥費,限十日內清償,逾期未清償,則無住子之女兒應以工作清償之。」如是顛倒是非、喪盡天良的判決,就由渺小的無住子家庭承受。


 


    看著渾身是鞭傷立於站籠內的無住子,想到被押走的女兒,又想到剛死的兒子,無虛子痛心不已,卻無力施為,只能撫籠落淚。無虛子心想:「相公渾身是鞭傷,還得九天不吃不喝罰站,按以往經驗,幾乎囚犯都死在站籠內,罕見一個活下來,相公年事已大,體力大不如前,看來相公大約是死定了,聽說城隍爺是天上派在人間的神,專門鑑察人間是非,不如去找城隍爺投訴,或者城隍爺慈悲,加持我相公,讓相公有體力活下去。」於是無虛子日日到城隍廟哭訴。


 


除了日日上城隍廟哭訴,無虛子每日都到刑場去探望無住子,無住子一天比一天虛弱,雙腿酸痛不已,又餓又渴,以致神智不清、哀聲連連。無虛子見相公如是痛苦,夫妻本來情深,怎願對方受苦,於是哀求兵丁讓無住子喝點水,那守衛的兵丁知道這犯人得罪了景公子支持的黑道幫派,幫派目的就是要置無住子於死地,故兵丁哪敢通融。到第三天,無住子虛弱不已,陷入深度昏迷,雙眼屢屢翻白,路人都說無住子要走了,無虛子見大勢已去,就撫籠痛哭,聲聲呼喚無住子,可無住子一點回應都沒。


 


不久,無住子迴光返照,忽然醒來,睜開雙眼,含著愛意凝視著無虛子,又開口曰:「娘子,我倆青梅竹馬,自幼恩愛情深,患難與共,可嘆造化弄人,妳我不能白頭偕老,我將遠去,不能再陪伴妳,願來世再結連理。」言畢兩眼一翻,走了。無虛子見相公走了,就放聲大哭,哭聲悽厲,無虛子仰望蒼天哭喊:「何故如是待我?何故如是待我?」如是悽厲哭嚎,宛若幽冥路上不肯安息的冤魂鬼嘯,聽來令人頭皮發麻、毛骨悚然,就連負責守衛的兵丁,聞此幽冥鬼嘯,都心驚膽跳,心中畏懼地不斷滴沽:「蒼天明鑑,無住子一家冤案,與小的無關、與小的無關。」


 


無住子夫妻以神髓曲將揮別冰湖的天機密碼轉換之後,小船及少女立即變化成無虛子撫站籠悽厲哀嚎的幻影,此幽冥鬼嘯暗藏神髓曲最高深的天機密碼佈局,故其厲害程度天地鬼神皆難以測算,當此幽冥鬼嘯詭異之聲波觸及繽紛光球時,繽紛光球立即黯然失色,光球範圍亦快速縮小,眼看揮別冰湖就要擊破繽紛光球。天雲子夫妻發覺情勢急轉直下,遂立即運算破解之道,天雲子夫妻測出此乃無憂島最高深的神髓曲天機密碼佈局,其厲害程度不可思議,可於電光火石之間了斷一切,故天雲子夫妻必須立即推出破解之道,否則數秒之內就要被擊敗。


 


天雲子夫妻決定以雲門山最高深之「天機譜」立即重新排列天機密碼應戰。萬古之前,太初八靈於創造天地海和其中萬物的時候,將最深奧的天機密碼寫成天機譜,天機譜擺在雲門山的「萬古神泉」之內,地球的聖經將萬古神泉稱為「生命樹」,萬古神泉係一彎清泉,清泉面積不大,頂多 二十公頃大小,萬古神泉四周是險峻又奇麗的高山,只有一條山路可以到達萬古神泉,要不然就只好飛越高山過去,這彎清泉雖才二十公頃,可卻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聖經將萬古神泉稱為生命樹,這個說法頗為貼切,萬古神泉的每一滴水,都是高深的天機密碼所組成,這泉水能滋養萬物,甚至能化生萬物,只要裝上一小瓶的萬古神泉,就可以利益天下一切蒼生。雲門七子之一的大悲觀世音菩薩,他手中的那瓶淨水,裝著的就是雲門山的萬古神泉,莫小看觀世音菩薩手中那一小瓶水,那一小瓶水有萬古神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特性,足以滋養地球一切的生靈。至於天機譜,就擺在萬古神泉的湖底,湖底有一棟潔白璧玉建築而成的小屋,天機譜就刻在小屋內的白玉牆上。太初八靈歡迎萬靈來參悟天機譜,然必須超能力恢復百分百,才有可能參透,故三巨頭與魔界最高級靈雖然經常前來參悟天機譜,可就老是無法參透。除了太初八靈之外,雲門七子也都參透了天機譜。


 


天雲子夫妻立即以天機譜重新排列開天闢地的天機密碼。此番雙方重新排列天機密碼,形同玩一盤賭局,賭局的主題是:能否成功救無住子一命。開天闢地是生,揮別冰湖是滅,如果能救無住子,開天闢地就勝,否則揮別冰湖勝。但要救無住子的因緣條件非常差,著實超高難度,無住子被鞭刑一百然後罰站籠九天,年輕力壯的人都是九死一生,何況年事已大的無住子,那真是十死無生。若欲找人搭救,舉國文武百官誰也不敢招惹景丞相,除非能找到皇帝出面,才有活路,可無住子一家人連個九品小官都不認識,要找上皇帝簡直是癡心妄想。


 


    天雲子夫妻以天機譜重新排列開天闢地關鍵密碼之後,即刻以雙靈會最高境界,瞬間轉動天盤三萬六千次推動天機密碼創造一切有利於無住子的因緣,全力搶救無住子性命。無虛子撫籠痛哭之現場消失,場景換到某條大街,街上出現三位少女分別立於街道兩側,又有一位白髮蒼蒼老者現身,交給每位少女三副骰子,每副有三十六枚骰子,三副合計一百零八枚,老者交代三位少女,稍後某時辰一到,就在街上玩這一百零八枚骰子,並嚴肅的囑咐,汝等之命運全繫於這一百零八枚骰子,時辰一到,須專注的玩這些骰子,千萬不可錯過時辰,並交代,任何人問妳們話,千萬不要答腔,只須一味玩,唯獨一布衣少年背一口長劍來問,可回答:「天機譜、天機譜、天機譜盡人間事。」若那少年追問,則再回答:「城隍爺、城隍爺、城中民情皆了然。」


 


老者交代之後就離開現場,三位少女分別在街道上等候時辰,時辰一到,便依老者吩咐玩起骰子,由於此三位少女面貌姣好,又公開於街道邊玩如是奇特骰子,一般人頂多玩四枚骰子,怎這幾位少女一次玩一百零八枚,因此引起路人好奇圍觀,不少人問少女話,少女總不搭理。不多時,果然見一布衣少年背著一口長劍出現於街道上,布衣少年騎著馬,四位隨從左右騎馬相隨。忽然布衣少年瞥見路邊有人圍觀,少年一看,原來是少女在玩骰子,而且骰子擲了滿地都是,不禁覺得好笑,心想:「哪有人玩這麼多枚骰子的。」但少年一笑之後繼續前進,沒打算下馬問個究竟,只是前進沒幾步,又見第二位少女玩骰子,再前進幾步,又見第三位少女玩骰子,而且十分離奇,三位少女都是低頭不語,一味玩這麼多枚骰子,少年甚覺詫異,研判必有奚翹,遂決定下馬一問究竟。


 


少年走進人群便問那少女:「大家玩骰子,多半以四枚為限,請問姑娘,何故妳們幾位姑娘卻一次玩如是多枚骰子?」少女見到布衣少年,又見少年背著一口長劍,便依老者交代曰:「天機譜、天機譜、天機譜盡人間事。」少年一聽這幾句話,臉色驟變,又問:「姑娘何故出此言?」姑娘又曰:「城隍爺、城隍爺、城中民情皆了然。」少年一聽這幾句話,除了臉色驟變,還連連顫抖,半晌說不出話來,竟當場熱淚盈眶,少年知道,此女必有冤情,遂吩咐左右,將三位玩骰子的姑娘全數請到行館說話,左右向姑娘表明身分,原來那布衣少年乃當朝皇太子,身上長劍即是皇帝御賜的「皇龍寶劍」,皇龍寶劍如朕親臨,權威無上。


 


太子稟性良善,長年深居宮中,只好清修不好國事,當時景丞相刻意討好太子,太子也激賞這位老前輩知識淵博,因景丞相與父皇以兄弟相稱,故太子尊稱景丞相為「叔父」。太子又好與修道人往來,常邀修道人來宮中談經論道,景丞相見太子只愛清修不好國事,便覺放心,不擔心太子擋了自己的路,但景丞相有所不知,修道人雖不理朝政、不喜逢迎拍馬,卻勇於說真話,故太子從幾位修道人口中聽到不少景丞相偏私之事,尤其聽說景公子仗勢欺人,情節嚴重,故太子十分憂心,常想與父皇提及此事,但父皇十分信任景丞相,說不準父皇認為自己被朋友讒言誤導,則又牽連朋友入罪,故遲遲未有行動。


 


某日,太子於夢中見四位少女在玩跳繩遊戲,四位少女邊跳繩、口中邊喊:「天機譜、天機譜、天機譜盡人間事。」又喊:「城隍爺、城隍爺、城中民情皆了然。」於夢中,太子又見許多百姓有重大冤情投訴無門,百姓或死、或刑、或被逼良為娼,太子於夢中見此光景便痛心落淚,乃至哭醒。哭醒之後,便覺此夢是真非虛,若果然是真,該從速救援陷於水火之百姓才是道理,然國政皆由景丞相掌握,若景丞相真有偏私,則透過朝廷查下去,怕是查不出個究竟,不如向父皇請命,微服出巡,或者可以查出個蛛絲馬跡,如此父皇才會相信我的意見。父皇見太子願意親政,自然龍顏大悅,遂賜下皇龍寶劍,又精選大內最頂尖高手四人隨行,還下達密令,沿途州縣暗中保護太子安全,皇龍馬隊暗中先行駐蹕太子落腳的各地行館,不得有誤。


 


由於太子此次微服出巡,係起因於夢中見四位少女跳繩,又於夢中耳聞四位少女所喊之詞而起,故於大街上耳聞玩骰子的少女竟能說出他夢中所聞之詞,著實令他萬分驚訝,便知其中必有玄機。於落腳行館與三位少女詳談之後,方知此三位少女都是貧寒家庭出身,因頗有姿色,被黑道幫派鎖定,過幾日將帶走獻給景公子享用,因幫派勢力直通景丞相,故這些貧寒家庭均無力反抗,日前一滿頭白髮老者,授以三位少女此計,故有今日機會向太子伸冤。太子回憶夢中,跳繩的是四位少女,今日怎才出現三位,想必還有隱情,故太子又追問,三位少女曰:「本來黑道幫派過幾日要送我們四位給景公子,其中一位數日前因逃亡,已先被押至其堂口,故只有我們三位,那逃亡之少女,他父親告上衙門,卻被鞭刑一百,罰站籠一百零八時辰,現在還在刑場上。」


 


太子聽後,悲憤填膺曰:「原來景丞相父子之荒唐暴虐,已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左右侍衛聽命,率皇龍馬隊速押本地縣官、當地黑道堂口一干人等前來候審,並速將無住子夫妻及無住子女兒接來行館,不得有誤。」地方衙門知道皇太子來本地微服出巡,便預作防範,不讓百姓向太子伸冤,尤其太子行館附近,便衣官差隱於各處,百姓毫無機會靠近,不料竟被玩骰子的三位少女露了餡,只好以飛鴿傳書通知景公子及景丞相,急圖對策。


 


此次能突破景丞相盤根錯節的龐大勢力,乃得力於那白髮老者之託夢及策劃,那白髮老者即彌勒古佛之化身,彌勒古佛萬古以來四海普度,被其度化證道之眾生不計其數,那皇太子即是天雲子,無住子及無虛子的女兒即是「天朵清芸」,玩骰子的三位少女分別是「天情明燈」、「明空隨風」、「天盼金靈」,此四人與雲門山及無憂島將結下不解之緣,未來四人都將成為天界團隊解脫大戰的超級大將。


 


天雲子夫妻以天機譜重排開天闢地之天機密碼之後,無虛子撫籠痛哭的場景,忽然出現皇太子的皇龍馬隊前往救走無住子,又出現皇龍馬隊於黑道堂口救走無住子女兒天朵清芸之場景,獲得拯救之後,無虛子之幽冥鬼嘯立時停止,繽紛光球又恢復燦爛的七彩強光。無住子夫妻雖可使用神髓曲再度改變天機密碼繼續戰下去,但雙方決戰至此,無住子夫妻已了然,天雲子夫妻除了雙靈會實力高出自己約千分之五,且已參透雲門山最高深的天機譜,故不論如何變換天機密碼,對方都可應對破解,再戰下去也無法取勝,故無住子夫妻決定收招,忽然一抹似鳳凰身影的七彩強光自戰場高飛於空中盤旋,並發出震動天地之聲音曰:「雲門七子修為高深,無憂七子無法取勝,請三巨頭依約退出小提琴戰區及雷道長戰區。」言畢,那抹七彩強光忽然於空中消失無蹤。


 


無住子夫妻退出戰局之後,天魔兩界數億軍團的大對決也暫時收兵,天界之舟及高峰號立即進行休兵談判,天魔兩界同意將該星球分為二十五個戰區,並依據雙方在該星球的實力分配戰區,天界陣營只有兩人證道,故取其二,魔界陣營有二十三位宇宙霸王,故取其二十三。天界雖只主導兩個戰區,但明月小築下凡的最高級靈幾乎全數降生於該兩個戰區,故天界主導此兩個區域,就能較妥善的幫助這群明月小築高手開悟證道。休兵談判時,天魔兩界還達成了一個重要的協議:「雙方以和平方式宣揚理念,吸引眾生加入自己這邊。」原先魔界看不起天界陣營才兩人證道,故有意以優勢武力徹底消滅天界勢力,但三巨頭見識過雲門山絕技之後,因無法參透雲門山絕技的天機密碼,才同意以和平方式宣揚理念。


 


所謂天機密碼,可比喻為一切人事物組成的最原始單位,如同分子、原子,但天機密碼比分子、原子更微小無數億倍,而且天機密碼不是物質,故無法透過顯微鏡看見,天機密碼是一種微小訊號,透過天機密碼的組合,可以瞬間創造一切人事物,若將天機密碼解散,則可瞬間毀掉一切人事物。雲門山及無憂島的高明之處,就是參透一切天機密碼,可以任意組合、變化、分解,甚至可以創新天機密碼。但要參透所有天機密碼,必須原靈無感染任何病毒,亦即必須回到無私、無我的畢竟空寂之地,私心是一種原靈中毒的現象,此毒不除,原靈就處在生病狀態,永遠無法參透神髓曲或天機譜。


 


明月小築本來是彌勒古佛所創造的世界,後來成為天界普度眾生的前進基地,天界各盟國有意參加普度眾生的修行高手,陸續遷居明月小築,故雖稱之為明月小築高級靈,實際上這些高級靈卻來自天界各盟國。七皇特派無憂七子之一的無桑子(戰麒夕照)率領無憂島高級靈團隊遷居明月小築,參與天界的普度計畫。無憂島的這支高級靈團隊,後來在地球歷史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除了無桑子領軍之外,無住子、無虛子及「無塵子」亦經常下凡參與天界團隊普度大戰,無塵子為無憂七子之一,是「機緣尊皇」的傳人,修行功力出神入化,在歷史上扮演過成玄英一角,無塵子於該外星系解脫大戰,扮演過無桑子及金母古佛(天紅)的長子,以此因緣,除了機緣尊皇始終護持無塵子,無桑子創造的美麗水世界,金母古佛創造的瑤池佛國,都全力護持無塵子,無塵子儼然成為無憂島高級靈團隊的核心。(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