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多高(二十一)


 


六十老兒六妻子,少女搖船遍地血


關鍵勝敗在密碼,文明計畫五絕技


 


 


創世八老創出「揮別冰湖」如是絕技,乃依循宇宙陰陽兩極相立相生之理,兩極相合可化育萬物,兩極分離則萬物毀滅,開天闢地走的是兩極相合,揮別冰湖走的是兩極分離,一個是創造,一個是毀滅,至於哪個力量較大,端視創招者及出招者之功力而論。開天闢地的創招者是太初八靈,揮別冰湖的創招者是創世八老,太初八靈及創世八老的功力都達到天外天的境界,兩方都參透了所有天機密碼,故他們所創造的絕技,理論上該是一樣完美才是,至於實際上哪邊較高超,由於八靈與八老彼時之前從未交過手,故難以評估。


 


至於出招者,天目子、天雲子在太初八靈的調教下,兩人之修煉已達天外天的境界,又熟練雲門山一切絕技。而無住子、無虛子在創世八老的調教下,功力早已穩定居於百分百的最高境界,也熟練無憂島全部絕技。所謂天外天的境界,乃是超能力突破百分百的一種境界,那是一種幾乎不可能達到的境界,必須承受煉獄之苦,於極苦之中修煉出燦爛的生命之光,方可能修煉出突破百分百的境界,故超過百分的那個部分,實際上是一種忍耐、忍辱的力量,借此大哉忍功藏身於失敗中長期不潰不退,悉力尋求突圍之策。


 


然而,縱使達到天外天的境界,是否一定能擊敗無憂七子,則也未必,只能說取勝機率比較高,因為無憂七子修煉達百分百圓滿之後,萬年來從未絲毫退步,超能力始終維持於圓滿,比許多最高靈還要高超甚多,早已到智慧無礙、能力無礙、忍辱無礙三大境界,能達此境界者,其鐳光球能須臾分析破解一切危機,立於不敗之地,更何況無憂七子熟練一切無憂島絕技,表示已參透甚深天機密碼,故不但立於不敗之地,更能進一步運算破解對方出招而擊敗對方。


 


揮別冰湖乃是創世八老以無住子、無虛子兩人的真實故事為題材,揉合甚深天機密碼所創之絕技。回首萬古前塵往事,於無住子那個時代,政治野心家都想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動輒啟動戰端,以致地上烽火連天、民不聊生,只要能上戰場的男子,都被朝廷徵召而從軍,一旦上戰場就是九死一生,回家的機率不高,故從軍是生離亦是死別,家人尤其是夫妻,與親愛的家人揮別,那是一種不捨又無助的沈痛,縱然萬般不願,可誰能抵擋朝廷的命令呢?


 


無住子、無虛子兩夫妻那世生長於氣候嚴寒的地區,那地區有一個大湖泊,湖水冰冷,風景如畫,與無憂島上鴛鴦湖相似,夫妻定居於湖邊小鎮,兩人的房子則坐落於湖邊。無住子一家幾代貧寒,沒有多大的地面可耕種,田地出產不夠生活,必需再以擺渡增加收入,家裡只有一艘不大的渡船,約莫可容十多個客人,小船就停汨於湖邊離家不遠處。那年,無虛子年十二就嫁給無住子,無住子已六十多歲,兩人差距約五十歲,無住子當無虛子的爺爺都可以了,這實在是樁完全不稱頭的婚姻,說起來那無住子實在荒唐,如此糟蹋小女孩。


 


可事實不是如此,那國家連年戰火,年輕男子都被調往前線,在後方的男子幾乎都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要不就是重傷或殘障無法參與戰爭的男子。朝廷擔心人口空洞,更擔心無法補充兵員,就規定女子一有經期,就必須出嫁,還得快快懷孕,若沒有出嫁,朝廷也會強制配婚,當然,女子出嫁的對象幾乎都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或是病殘人士。由於長年戰爭,社會人口結構嚴重失衡,女性遠多於男性,故朝廷鼓勵多女嫁一男,年輕還有生育能力的寡婦也得嫁,如是組成的家庭,一則負責大量生育,再則負責種地或其他經濟生產。那是個扭曲變態的社會,老百姓淪為統治者的工具,除了參加戰爭,男女兩性還得如動物般積極生育,快速補充前線大量戰死的人口。


 


無虛子嫁給無住子的時候,無住子的元配早已病故,三個兒子都在前線作戰,幾年來音訊全無,朝廷說都陣亡了,幾個媳婦都還年輕,育有幾個孫子孫女,但朝廷都盯上了,孫子一長大就得從軍,孫女則出嫁。朝廷又定了一個規矩,年輕還有生育能力的媳婦一旦守寡,公公可以納為妾,繼續為國家生育人口,如果不願意納為妾,朝廷會代為安排婚配。無住子不願意將媳婦納為妾,只好讓朝廷安排把媳婦都嫁出去,然後朝廷又安排了幾個女子陸續嫁給無住子,無虛子就是其中之一,無虛子嫁過來的時候,算是第六個妻子,這六個妻子的首要任務就是生育,還要種田及擺渡,以維持家庭及國家經濟。


 


無住子這六個妻子,最年長的也不到三十,最年幼的就是無虛子,才十二歲。無住子稟性善良,又喜好清修,尤其都六十好幾,對於兩性房事興趣缺缺,況且養兒育女得要消耗不少糧食,家庭經濟著實難以負擔,無奈朝廷官差四處巡察,女孩子嫁過來之後,就得快快懷孕,若遲遲沒有懷孕,夫妻可得受官差責打,所以家家戶戶哪敢不趕緊懷孕,無住子的六個妻子都懷了孕,無虛子才十二歲也有孕在身。六個妻子以姊妹相稱,大家同是天涯淪落人,加上無住子稟性善良,故一家七口相處十分忍讓,莫管屋外朝廷如何倒行逆施,莫管局勢如何險惡,在這個小屋子內,只有溫暖和尊重,著實是個小天堂,六個妻子對無住子從陌生、到感激、到深深愛上他。


 


但,愛得愈深、恐懼也愈深,因為他們深怕老邁的無住子拋下他們升天去了,一旦無住子走了,他們六姐妹必要被朝廷分配改嫁他人,下個相公就不知道是個怎樣的人?若跟個又怪又刻薄的老頭,萬一那刻薄老頭還有個刻薄老婆,那日子可就萬分難過。無住子深知六個妻子的牽掛,故時常安慰六個妻子曰:「愛妻莫慮,我怎麼也得活到百歲,讓我們夫妻七人能白頭到老。」雖這只是安慰話,卻成了六姐妹共同的目標,六人用心服事無住子,田裡的事、擺渡的事、家裡的事,六人盡力而為,減少無住子的憂勞,少女無虛子分配到與無住子一同擺渡。


 


那地方實在嚴寒,才到九月就冷得受不了,湖面上冷風強勁,要擺渡實在困難,無住子一個人著實吃不消,幸好有無虛子幫忙。首次上船幫忙擺渡時,正是九月時節,無虛子有孕在身,就頂著寒風幫無住子,無住子疼惜愛妻年幼,就要無虛子下船休息,但六姐妹早有約定,千萬要護著無住子長命百歲,此事攸關六姐妹幸福,故無虛子哪肯下船,硬是要跟著無住子,無住子因自己老邁,在強風襲襲的九月,自己實在很難獨立擺渡,故也就依著無虛子。


 


古人云:「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無住子與無虛子年紀雖差距五十歲,但兩人又是同船渡,又是共枕眠,足見兩人宿緣不淺,自成親到九月,兩人相識才三個多月,可那深深的甜蜜及熟悉感,卻似有千年的回憶牽引著,兩人的話總是說不完,管他風有多強,管他天有多冷,只要夫妻同心,就算整個冰冷的湖都能被兩人火熱的愛情暖化。兩人愛到極處就相約,孩子出生的時候,就要在此湖面船上分娩,算算孩子出生日期,該是明年三月,彼時湖面結冰已化,正是春季好日子,兩人就指天地立誓,定要在湖面產子。時光飛逝,隔年三月就到,無住子、無虛子依照前約,拉著產婆登船,順利於湖面上產一男孩,孩子出世之後,夫妻感情愈發甜蜜。


 


朝廷逼得緊,夫妻不敢怠慢,不久無虛子又有孕在身,兩夫妻一樣上船擺渡。那年的十月,天候一天比一天嚴寒,風也愈來愈猛,小船上的蓬子四周雖嚴密圍起來,可還是覺得冷,不久便飄起了雪,每年下雪時,就知道湖面將要結冰,這一結冰,起碼就是三個月,擺渡的生意也必須休息了,這個時節是最危險的時候,因為風很大,船上的人稍微不慎就易落水,湖面溫度極低,落水可不是好玩的,偏偏這個時候客人特別多,大家都想趁著湖面結冰前辦點事,無住子雖想提早休息,客人卻是不准。


 


十月的某日,無住子在船尾生起一爐炭火,讓夫妻兩可以取暖,蓬子裡也起了一爐炭火,讓客人可以取暖。無住子曰:「今日氣候嚴寒,冷風強勁,大雪紛飛,身子骨著實受不了,看來頂多再撐幾天,湖面將要結冰,我們就可以休息,愛妻也可休息待產。」兩夫妻把船搖到了對岸,客人下船之後,夫妻按往例在船邊等候客人,無住子說身體很累,想到小蓬內小睡片刻,兩夫妻便進小蓬,無住子話沒幾句,倒頭便睡。半個時辰過後,無虛子聽到有客人到船邊,便要喊醒無住子,但見無住子熟睡,於是獨自到蓬外迎接客人,客人入蓬,見船家竟然在客人的小蓬內睡覺,狹小的空間被船家占了不少,便覺不悅,遂大喊:「船家何故如此懶惰,不到甲板幹活,賴在小蓬內大睡占位子,成何體統。」


 


這喊了幾聲,無住子兀自大睡,氣壞了客人,也驚動無虛子,無虛子趕緊進來小蓬欲喊醒相公,可喊了幾聲,發現情況不對,再細細查看,無住子竟沒了氣息,無虛子絕不相信相公會突然棄她而去,故沒命的喊叫,要把無住子喚醒,漸漸地,那喊聲變成悽厲的哭嚎聲。時值戰亂,朝廷無道,遇到民間有命案,動輒亂抓人抵罪,好趁機勒索,故船客見有人暴斃,立即紛紛走避,以免惹禍上身。嚴寒深冬湖畔,強風送飄雪,孤零零的只有無虛子一人,這麼多船客聞無虛子哭嚎聲,竟然沒一個上前關切。


 


哭了半晌,無虛子想帶著無住子回家,但一個十四歲少女,又大腹便便、有孕在身,實在不可能獨立把船搖回家,如是天候,縱然合兩夫妻之力,也才勉力把船搖回家,可如今無住子撒手西歸,無虛子是萬難辦到。於是無虛子跪於湖邊哭求,懇求哪位善心人士幫忙送亡夫一程,然,那烽火連天的日子,哪家不死人啊?尤其民眾怕惹禍上身,連逃都還嫌來不及,誰敢靠近呢。無虛子哭求良久,知道無望,便挺著個肚子,決心一個人把船搖回去。


 


無虛子走入小蓬內,深懷愛意的對無住子說:「相公,無論多麼困難,我絕不讓你暴屍荒野,我決定獨自把船搖回去,你可得保佑我,賜給我力量,尤其要保佑我們肚子裡的孩子,決計不可流產了。」無虛子把繫舟的繩自岸上的栓取下,才一取下,船便被風吹的緩緩移動,無虛子手忙腳亂,又是搖櫓定位,又是以長竹竿插入湖底移動船身,可她覺得船身怎如此沈重,尤其那強風及飄雪,嚴重干擾她的視覺及定位。原本她負責搖櫓定位,無住子負責使竹竿前進,但此時一切工作得由她自己來,在如是強風嚴寒的氣候,一個人根本不可能辦到,但無虛子決心一定要搖回去,只是她邊搖邊掉淚,是傷心,也是害怕。


 


這船從此岸搖到彼岸,大約要一個半時辰,可今日無虛子搖了一個多時辰,連一半路程都不到,而無虛子已將力竭,無虛子覺得雙手劇痛,一看方知雙手裂傷出血,竹竿和搖櫓上都是她的血跡,她很想停下來休息,可是天色愈來愈暗,夜晚的湖面上非常難掌握方向,因此務必於入夜前趕回家,無虛子撕了兩個布條,把手掌裹好,然後繼續搖船。不多時,無虛子身體實在太疲勞了,可是天色怎黑得如是快,加上滿天都是雪花,湖面都快辨識不出方向,於是她咬緊牙關,強忍萬般疲勞盡力搖船。


 


忽然,肚子一陣劇痛,她幾乎昏厥過去,全身軟弱無力跪坐於地,看見自己下身大出血,她知道肚子出事了,她無力的邊哭邊喊著無住子的名字,要無住子快來救她,可是,無論怎麼喊都沒有用,她也知道無住子走了,可她實在恐懼極了,偌大的湖面上,大雪亂飛,天色昏暗,只有無住子躺在小蓬子裡,不向無住子求救,實在也找不到人了,她想,或許多喊幾聲,能蒙蒼天垂憐,讓無住子奇蹟似的站起來救自己,因此,她又虛弱的喊了幾聲,可一點回應也沒有,她絕望了。


 


無虛子身體極度虛弱、又冷又餓、全身發抖、又大出血,於是她改變主意,決定不把船搖回家,先進小蓬和無住子一起好好睡一覺,把體力恢復之後,明晨再把船搖回家。她扶著船欄站起來欲走向小蓬,卻幾乎走不動,頓覺心酸,眼淚如雪花般飄零,失落的雙眼望著蒼天,又望著已經天黑的湖面,她向蒼天喃喃抱怨道:「何故如此待我?何故如此待我?」走進小蓬,小蓬內之炭火早已熄滅,她覺得好冷,便又起了一盆炭火取暖,炭火點燃,小蓬內溫暖起來了,無虛子回首小船甲板,小船甲板覆蓋一層白雪,雪上都是她的斑斑血跡。


 


無虛子躺下,緊握著無住子的手,曰:「相公,對不起,肚子裡的孩子怕是沒了,沒有你的幫助,我實在無力將船搖回家,現在我身子骨非常虛弱,肚子疼痛難耐,需要好好睡一覺,你就讓我好好休息,明晨我定將小船搖回去。」言畢,無虛子含淚依偎在無住子身旁睡著。睡夢中,無虛子見一慈祥老者前來安慰,經他安慰,無虛子寬心不少,那老者曰:「孩子辛苦了,吾乃創世八老之『究竟尊皇』,我見妳悟性高超、善根深厚,且與我深有宿緣,故特來度妳,紅塵多劫難,無須再留戀,隨我回無憂島修煉,吾可助妳參透天機密碼,證達終極解脫,妳是否願意?」


 


無虛子對曰:「我一生命苦,幸得此一相公疼愛,孰料好景不常,相公突然離我遠去,令我萬分悲傷,容我明晨將小船搖回家,先將相公安葬妥當,再帶著我家中幼子,我即隨你去修煉。」究竟尊皇對曰:「孩子,妳世壽已了,我們不是在妳夢中對話,乃是在幽冥界,故妳明晨不會醒來,妳相公的遺體與及妳家的小船,我會安排人前去處理,妳家中幼子我也會找人照料,請寬心勿慮。妳與無住子緣份極深,終究要相會,時空人事莫能攔阻,無住子被創世八老之『地極尊皇』度至無憂島修煉,妳們夫妻可於無憂島相會。至於妳家中之子,創世八老之『翰海尊皇』也將把他度回無憂島,讓妳們一家三人團聚,此子悟性高超,將來可取名為『戰麒夕照』,此子對於天下蒼生將有大利益。」


 


無虛子聽完究竟尊皇的話,心中豁然開朗,忽然憶起前世點點滴滴,原來究竟尊皇不是別人,乃是愛護自己千年如一日的師父,無住子則是多世的夫妻,無憂島則是她修煉已久的仙居,戰麒夕照則是無憂島的最高級靈,道號「無桑子」,無住子、無虛子、無桑子三人均名列無憂七子。記憶體一經打開,前塵往事歷歷在目,無虛子歡喜地一股勁衝進師父懷中撒嬌,師父慈祥的擁抱及安慰,無虛子向師父曰:「此番降生人間,一則體會生離死別之痛,再則體驗被朝廷宰制之痛,三則體驗孤苦無依之痛,如今三痛入心,深能明白輪迴人間之苦,來日就能善勸眾生,慎選生活方式。」


 


無虛子在無憂島的居處,就在鴛鴦湖畔,無虛子回到鴛鴦湖畔時,無住子已先一步回到鴛鴦湖畔,夫妻經過人間至痛,尚能於仙境團聚,實在萬幸。創世八老研判,無住子、無虛子倆夫妻已多次體驗人間生離死別之至痛,有足夠的條件施展無憂島絕技「揮別冰湖」,故創世八老在鴛鴦湖畔傳授兩人揮別冰湖。揮別冰湖乃是極度厲害的「死招」,能了斷紅塵一切幸福、一切希望、一切緣份、一切生機,無論敵方擺出如何厲害的大陣,或使出多麼厲害的絕招,遇上揮別冰湖,那就真是一切成空,故無憂島可以擊敗敵人,主導戰局。


 


無憂島絕技甚多,單單揮別冰湖一個絕技,就讓三巨頭的魔界勢力不敢冒犯,故無憂島及七皇的世界能成為靈界超級強國。創世八老尊重萬靈選擇生活方式的自由,故萬靈選擇魔界的生死輪迴,或選擇天界的終極解脫,創世八老都非常支持。創世八老支持天界的方式,乃是組成無憂島高級靈團隊,參加天界的解脫團隊,無憂島高級靈團隊由無桑子(戰麒夕照)領軍,無桑子領導的團隊後來暫時移居至天雲子主持的明月小築,雖移居至明月小築,但其最初起源乃無憂島,故無憂島始終於暗中護持無桑子的團隊。


 


話題再回到戰場上。小船上獨立的少女正是無虛子那世的幻影,飄雪淚珠、哀怨聲波中暗藏高深天機密碼,能了斷紅塵一切幸福、一切希望、一切緣份、一切生機,故繽紛光球一時黯然,漸漸被染白。天雲子夫妻立即運算破解對策,發現無住子夫妻雙靈會可瞬間轉動天盤將近三萬六千次,比天雲子夫妻能瞬間轉動天盤三萬六千次,僅稍差不足百分之ㄧ,亦即,兩邊雙靈會的實力非常接近,若要以超能力硬拼,至少得大戰七天,才可能有明顯的勝敗。


 


天雲子夫妻又發現,開天闢地的天機密碼與揮別冰湖的天機密碼乃相對立,開天闢地是生,揮別冰湖是滅,且創世八老運用天機密碼十分巧妙,乃緊緊咬著開天闢地之密碼,開天闢地的一切創造,均立即被揮別冰湖消滅,因此繽紛光球才會失去轉換能力。經過分析,天雲子夫妻找出致勝之道,一方面必須將轉天盤的速度調到最高速,以些微差距,壓制無住子夫妻;同時必須立即調整開天闢地的天機密碼,避免被揮別冰湖緊緊咬住。


 


決定之後,天雲子夫妻立即調整天機密碼,又將轉動天盤的速度調到極限的瞬間三萬六千次,經過調整之後,戰局起了變化,小船上的蓬內隱約走出一人,那人即是無住子那世的幻影,已經往生的無住子,被開天闢地的天外極限創造力賦與新生命,故能死裡復活,少女見無住子出現於面前,面露喜色,飄雪淚珠及哀怨聲波頓時減弱,於是繽紛光球又逐漸恢復七彩強光,也將飄雪淚珠及哀怨聲波,順利轉換成優美的解脫琴韻。


 


無住子夫妻察覺局勢被天雲子夫妻佔上風,就立即分析應對之道,他們發現,天雲子夫妻雙靈會已達到最圓滿的境界,能夠瞬間轉動天盤三萬六千次,而他們夫妻只能瞬間轉動天盤三萬五千八百餘次,稍微弱約千分之五左右,故硬拼超能力,實難以取勝,勝負之關鍵,端視雙方轉換天機密碼之巧妙功夫。決定之後,他們立即將揮別冰湖之天機密碼轉換,經過轉換,無住子的身影立即消失於小船之上,少女喜色全消失,仍獨立哭泣,繽紛光球又漸漸被飄雪淚珠染白,優美的解脫琴韻也沒了。


 


在高峰號內觀戰的三巨頭及魔界大智囊團,見無憂七子及雲門七子的對決之後,發覺雙方實力都到達不可思議的境界,遠非魔界所能對抗,別談對抗,甚至雙方所運用的天機密碼,大智囊團也無從分析。三巨頭當下決定,若真如耶和華及宇宙之父所說,私心是三巨頭無法悟透天機密碼、無法進行雙靈會的主要罩門所在,那三巨頭非得把私心盡力消減才是,否則實力如是懸殊,不僅無力與雲門山對抗,形勢上如同無憂島的附庸,對魔界的長期發展十分不利。


 


三巨頭去除私心的方式,是盡力讓魔界子民享有幸福快樂,只要子民不追求終極解脫,魔界願意成全子民一切心願。三巨頭及魔界大智囊團所有宇宙霸王等級最高級靈,刻意韜光養晦、卻除私心、愛護子民,經過長期的努力,確實有相當成效,大智囊團陸續參透一些天機密碼,研究出許多絕技,這些絕技包含強化「滄海尊龍」及「飛天朱龍」的戰鬥力,此外,大智囊團研發最頂級的絕技稱為「文明計畫」,文明計畫共有五招絕技,那次外星系的解脫初戰,文明計畫還沒有被研發出來,但七大軍師評估,現在文明計畫已經十分成熟,接近雲門山絕技的水準,故七大軍師特派雲門七子全數下凡人間,合作擊敗文明計畫。七皇亦測知魔界研發出文明計畫,文明計畫實力超強,雖未必強過無憂島絕技,但可能導致魔界有恃無恐,故七皇特派無憂七子之三位加入天界團隊,目的是防範魔界失控。(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