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多高(二十三)


 


太初之淚擾人間,禪定終非解脫路


根本種子雲門星,七旗合一安天下


 


隨著無憂七子退出戰局,天魔兩界達成停戰協議之後,大羅教勢力愈來愈強大,日陽心法門則日趨式微,日陽心法門總部因大火付之一炬,掌門天情明燈深切自責,故堅辭掌門一職,欲前往小提琴教室拜鐵梅先生為師,立誓今生務必證道。小提琴教室占地約 三百坪 ,由於鐵梅夫妻經濟實力有限,無法買下這片地產,只能租來使用,除了辦公室及授課教室之外,還有一後院,後院雖不大,但造景別緻,有小橋流水,有綠地花卉,後院還有幾處小屋,小屋是鐵梅一家七口的居處,後院尚有一處涼亭,飄然夫妻常於涼亭與孩子或來賓談論解脫心法、或彈奏樂曲。


 


    日陽心法門總部焚毀,天情明燈又堅辭日陽心法門掌門,百年老店似乎氣數已盡,此事成為國內重大新聞,飄然夫妻亦知悉。某日,天情明燈前來拜鐵梅先生為師,鐵梅先生於後院涼亭接待天情明燈,鐵梅先生曰:「法本無私,我願助掌門證道,請掌門繼續領導日陽心法門,無須拜在本人名下,日陽心法門傳揚大日如來正宗解脫心法,能助眾生斷輪迴之苦,故應光大之。」天情明燈對曰:「吾拜師之心意甚堅,請鐵梅師父受弟子三拜。」言畢,長跪於地三拜,鐵梅先生未及阻止,見天情明燈態度堅定,故只能依了天情明燈所願。


 


    拜師之禮畢,鐵梅先生扶起天情明燈,雙方於後院涼亭談論古今事,鐵梅先生曰:「汝既拜我為師,就請聽為師安排,請你仍勉力擔任日陽心法門掌門,為師將全力助你,決計不會令你孤軍奮鬥。」天情明燈對曰:「弟子謹遵師命。」鐵梅先生又曰:「汝修為雖高超,神通亦厲害,但因尚未證道,故無法參透天機佈局,汝之來歷非凡,與我宿緣深厚,又誠心追求解脫證道,故我將若干天機與你說明,然該若干天機目前尚不宜公開,請務必保密。」天情明燈對曰:「弟子謹遵師命,懷寶天機,守密如守命。」


 


    鐵梅先生曰:「萬古前,天界首席天使長(或稱光明天使--撒旦)之自私基因(或稱撒旦病毒)躁動,故與耶和華漸行漸遠,後來光明天使挑撥夏娃對耶和華的信任,原本夏娃不接受光明天使的看法,但某日夏娃與光明天使進行雙靈會,凡雙靈會,兩靈可有三萬六千個交接點,故兩靈之基因能全面交流,夏娃於雙靈會,感染了光明天使的自私基因,於是相信光明天使的看法,懷疑耶和華留一手,沒有將亞當、夏娃創造成與耶和華平等圓滿,夏娃自認為比耶和華弱小。夏娃與光明天使雙靈會後,原靈光彩與之前相較,有些微差異,亞當對夏娃的變化非常關切,雖責備夏娃為何相信光明天使那套,但亞當更積極為夏娃解毒,經過太初八靈的診斷,確定夏娃感染了撒旦病毒,亞當希望太初八靈替夏娃解毒,但太初八靈表示無法完全靠外力解毒,勢必夏娃自己想通,此毒才可解,太初八靈又提醒亞當,此時與夏娃雙靈會,務必提防基因交流,以免感染撒旦病毒。」


 


    鐵梅先生又曰:「彼時亞當、夏娃居住的地方係於雲門山一角(地球聖經稱之為伊甸園),亞當、夏娃十分恩愛,常雙飛於雲門山,但夏娃感染撒旦病毒之後,超能力有減退現象,他倆雙飛於高空時,夏娃常力不從心,若勉力追上亞當,則氣喘兮兮,看在亞當眼裡,著實不捨,故亞當一直設法醫好夏娃,但亞當用了各種方法,也無法治好夏娃,誠如太初八靈所說,外力無法完全解毒,必須夏娃想通才行,故亞當用了各種方法,也無法治好夏娃。夏娃衰退到一個嚴重程度,可怕的事情將降臨,那就是老化及死亡,夏娃殘餘的超能力,無法支持夏娃常保健康亮麗,絕色仙女夏娃美麗的臉龐起了皺紋、衰相顯露,除了現出衰相,夏娃身體染病痛,心中也起了煩惱。看在亞當心中,實在萬分不捨,某次夏娃病痛中,倆人相擁相依,眼睛竟流出了水滴,兩夫妻萬分詫異,傷心竟導致眼睛流出水滴,亞當把這個水滴稱為「淚」,亞當用水晶小瓶將倆人的淚裝起來,並將那淚稱為「太初之淚」。亞當、夏娃離開雲門山之後,將太初之淚帶走,目前太初之淚擺在光明天使陣營的總部重地,太初之淚是最高級靈首次的傷心淚,原來最高級靈都是快樂無憂,竟從快樂無憂轉化為傷心,故太初之淚組成之基因密碼,魔界大智囊團萬分重視,若能研究運用該基因密碼,便能輕易讓最高級靈傷心難過,干擾其圓滿超能力之運作。魔界的研究頗有成效,成功複製太初之淚,魔界最高級靈,只要帶著一小瓶太初之淚,就可以擾亂人間平靜,四處散播傷心。太初之淚的基因密碼雖是亞當、夏娃的綜合體,但夏娃中毒之後產生基因變質,夏娃的變異基因影響力尤其顯著,而夏娃屬陰性(女性),故太初之淚的基因密碼對女性刺激性比對男性還大,輕易能使女性傷心落淚,故魔界只要於各星球大氣層大量施放太初之淚,女性便容意多愁善感,甚至落淚及情緒波動不定。」


 


    鐵梅先生又曰:「夏娃在病中和亞當傾訴曰:『耶和華說無法醫治我的病,我看耶和華所言非真,是祂故意不醫治我,以免洩漏了祂的實力,看來光明天使所言為真,耶和華果然沒有把我們生得完美無瑕,否則我怎會染病呢?』雖然夏娃批評耶和華,但亞當仍深信萬靈本來平等,因此軟言安慰夏娃靜養,莫再胡思亂想。不久,光明天使來探望夏娃,光明天使的一席話,又加深夏娃對耶和華的懷疑,亞當見光明天使不斷出言挑撥,便欲送客,怎耐光明天使巧言如天花亂墜,故夏娃堅持留下光明天使繼續深談。」


 


    鐵梅先生又曰:「雙方深談良久,夏娃因疲勞而入睡,趁著夏娃熟睡之際,亞當請光明天使別再挑撥夏娃,光明天使不從,雙方遂大打出手,兩人以超強鐳光戰得地動天搖,如是震波自是驚醒了夏娃,亞當為免驚擾愛妻,就立即停手,然夏娃頗不諒解亞當為何攻擊光明天使,畢竟來者是客、理應善待,就輕輕的念了亞當幾句,夏娃這幾句責備雖然輕,卻令亞當萬分痛心,亞當知道愛妻病得極重,連誰是真心愛她,都分辨不出來了,更難過的是,自己雖然超能力達百分百,卻無法醫治夏娃。」


 


    天情明燈曰:「那亞當也真是單純,何不請光明天使醫好夏娃,如是便可讓夏娃知光明天使是否真心。」鐵梅先生曰:「亞當曾請光明天使相助,然光明天使表示無能為力,只有耶和華出手才可醫治,當時夏娃已中撒旦病毒,想法有偏,故相信光明天使,對於耶和華更為疑心。亞當多方努力勸說,始終無法將夏娃的心意調回萬靈平等的定位,故夏娃繼續衰退。爾後亞當決定鋌而走險,與夏娃雙靈會,將撒旦病毒吸入自己體內,以利研究破解之道。亞當心意堅定的對夏娃說:『無論妳去哪,無論死活禍福,我們都絕不分離』,言畢,與夏娃在雲門山雙靈會,倆人綻放七彩強光,高飛於雲端、海上、山巔。」


 


    鐵梅先生又曰:「透過雙靈會,亞當發現夏娃超能力衰退極多,他清楚感受到愛妻病了,他透過雙靈會,將無限的愛意及高能量持續傳給夏娃,試圖除掉夏娃體內的病毒,但經過良久努力,無法奏效。亞當決定依原定計畫,將夏娃體內的撒旦病毒吸入自己體內,然後好好研究破解之道,病毒吸入體內之後,亞當覺得頗怪異,這種病毒會牽動人的思維,是一種複雜的思維,愈思維就讓人愈放不下,後來思維連結成一大片,病毒就躲在綿密的思維中,與人合而為一,此時亞當才發現,怪不得太初八靈說,無法靠外力消滅這種病毒,原來這種病毒會以綿密思維作為掩護,讓中毒之人以為是自己的思維,而忽略那是撒旦病毒在活動。亞當察覺這種病毒實在厲害,應立即止念進行解毒才對,但亞當為救夏娃,決定讓此思維一路發展下去,亞當心想,只有如此,才能看出撒旦病毒活動端倪,也才有辦法救愛妻,是故亞當毫不設防的讓病毒驅動自己的大片思維,在複雜的思維中,亞當忽然發覺,夏娃批評耶和華偷留一手,這是一個頗值得探究的問題,也許夏娃說的沒錯,也許真是自己過於單純信賴耶和華,因此,亞當決定,要找光明天使好好聊聊,或許光明天使有精彩的發現,是亞當和夏娃沒有想到的。」


 


    鐵梅先生又曰:「亞當如果第一時間立即解毒,即可倖免於感染,但亞當跌入複雜思維大海,一時無法自拔,所以亞當也中毒了。」天情明燈對曰:「光明天使是耶和華所生,亞當、夏娃亦是耶合華所生,何故光明天使有自私基因,而亞當、夏娃卻沒有?」鐵梅先生對曰:「自私基因這種病毒乃一切生靈皆有,耶和華有,宇宙之父有,亞當、夏娃也有,若無法降伏自私基因,即成為撒旦。自私基因一旦失控,將發出特殊震動頻率,震動愈強,表示私心愈重,本來夏娃的自私基因,已被夏娃有效控制,但多次與光明天使對話,甚至進行雙靈會之後,光明天使自私基因的震動頻率,終於引起夏娃沉睡的自私基因共震,導致夏娃中毒,實際上那些病毒,不只是被光明天使傳染,亦是夏娃本身自私基因又活躍起來。」


 


    天情明燈問曰:「我們修行禪定者,到三禪定以上就不會退轉,既然夏娃能夠將自己的自私基因有效控制,何故又會失控,此即表示,夏娃功力未達三禪定,弟子見解,是否正確?」鐵梅先生對曰:「自私基因非禪定所能制約,縱然修到七禪定,自私基因一樣活躍,修行者若以為禪定可斷私心,那是誤解。自古以來,各道場修行人,無論禪定如何功深,自私基因仍活躍,故不免捲入權位之爭、或捲入見解之爭,這些爭執都是站在自己立場,實則權位、見解、自己,三者都是空,若沒有大澈大悟,禪定壓不住自私基因。」


 


    天情明燈曰:「聞師父所言,令弟子大為驚駭,原來修到七層禪定也壓不住自私基因,那該如何降伏自私基因?」鐵梅先生曰:「自私基因為宇宙最基本之不安定病毒,必須透過幾個方法,才可能降伏,絕非以禪定單一方法即可竟其全功。開悟是降伏自私基因最根本方法,若不開悟,決計不能降伏自私基因,開悟自己本來成佛,開悟眾生平等,此時可斷『根本不安』,心無不安自能無爭,可安分守己,快意生活,故自私病毒無從活躍,夏娃問題不是出在禪定,而是出在妄起疑猜,故由悟轉迷,夏娃只須一念堅持眾生本來成佛,莫管光明天使如何天花亂墜,則自私病毒難以發揮威力。再者,尚應時時長養『捨己成人』情操,開悟者雖能參見自己的無極神力,然兩人若利益相違,則不免以無極神力操作爭取,此時若犧牲自己成全他人,則能降伏自私基因,反之,決定犧牲他人成全自己,則無法降伏自私基因。」


 


    天情明燈聞鐵梅先生開示,大澈大悟曰:「弟子修行多年,總無法證道,常以為是教內事務繁忙,普度眾生反而拖累了證道,故常想閉關修煉,不問世事,等證道之後再來度人,原來此意乃自私基因作祟,本來人就是成佛的,哪還需要追求成佛,故能壓制一切自私基因,佛光自然普照,今日幸聞師父開示,終能大澈大悟,請再受弟子三拜。」言畢,天情明燈長跪三拜,鐵梅先生來不及阻止,只好依了天情明燈。禮畢,鐵梅先生交代,尊敬師長是很好的修行態度,但爾後天界團隊各大道場,應取消跪拜師父大禮,以免造成上下不平等之印象。


 


    天情明燈又曰:「弟子日後將全力領導日陽心法門、悉心普度蒼生,莫再以禪房為修行重心,乃以教務為修行、以普度為修行、以捨己成人煉化自私病毒,深信遲早能證道。」鐵梅先生對曰:「善哉開悟,定位準確,然仍應注重健康及休息,莫過度操勞。你當前除了領導日陽心法門,首要任務是協助不問紅塵及明空隨風兩個家族開悟證道,這兩個家族目前均投在你門下修悟,彼等家族中多位是萬古以來的開悟證道高手,天界特商請他們下凡度眾,魔界最高層天亦知悉這群高手的來歷,必全力阻擋他們開悟,天界特商請你先於他門下凡降生,就是希望以你的修為來保護他們順利開悟證道。」


 


    天情明燈復曰:「吾以天眼觀察,發現他兩家族多位成員身上光彩美好,確實是多世修行高手,故我已刻意保護他們成長,只是始終不解,何故大羅教背後的靈界力量非得剷除他們兩家族?今聞師父所言,才知這兩家族是天界特別佈局,難怪魔界非剷除他們不可,但弟子何德何能,天界竟要我承擔保護這兩家族成長的重任,請師父為弟子開示。」


 


    鐵梅先生對曰:「你的來歷與亞當、夏娃大有關係,請聽我繼續談談亞當、夏娃的往事。亞當中了撒旦病毒之後,被病毒引導進入思維密林,愈鑽愈深,後來困於思維密林目眩神迷,實際上未必出不來,而是不想出來,亞當想徹底探究耶和華是否於創造萬靈時偷留一手?原本簡單明白的真相,被亞當的複雜思維混淆了,耶和華本來就是平等創造,可是亞當、夏娃亂立假設,枉費許多功夫去求證、辯證,但因疑心持續作祟,導致超能力下滑,就更以為耶和華留一手,如是惡性循環,病情加重,兩人遂加入光明天使陣營,於隔離之戰時與雲門山天界軍團大戰,最後隨光明天使陣營離開雲門山。」


 


    鐵梅先生繼續曰:「亞當、夏娃離開雲門山之後,追隨光明天使陣營的原靈於各大星球落腳,並生養後代,乃至大地處處是迷失的原靈,其數量難以估計。若干迷失的原靈,發覺自己的力量不斷退化,生活品質嚴重變差,因而開始檢討自己,是否真如耶和華所說,是自己私心作祟,才會懷疑耶和華留一手,經此一想,就試著斷除一切疑惑,重回眾生平等的定位,意想不到,自己一想通,原本持續衰退的力量,竟然停止衰退,甚至逐漸恢復,如此,若干迷失的生靈又陸續回去雲門山,這些能短期內自行開悟解毒者,其體質異於迷失之萬靈,這些體質殊異能自行開悟解毒的靈,雲門山將他們稱為「根本種子」,太初八靈未來將倚重這群稀有難得的根本種子普度眾生。光明天使發現若干原靈竟能自行破解撒旦病毒,為鞏固自己的陣營,防止原靈繼續回雲門山,魔界大智囊團又研究出『蝕心電磁波』,透過各星球上空的大鐵球總部,向各星球持續發射蝕心電磁波,該電磁波可激化撒旦病毒,使病毒更為活躍,令各星球子民更自私、更難走出思維密林,離開悟遙遙無期。」


 


    天情明燈又問曰:「既然光明天使陣營之眾原靈能力逐漸下降,何故光明天使還派得出軍容如是壯大之魔界軍團,甚至能派出大量宇宙霸王等級最高級靈,莫非這些高級靈不受撒旦病毒影響?也不受蝕心電磁波影響?」鐵梅先生答曰:「光明天使為維持其陣營之壯大,遂研發一系列防止超能力下滑、進而增強超能力的修行方法,此修行法或打坐、或氣功、或念力、或通靈、或巫術、或密咒、或心靈課程、或心理學,這些課程透過書籍廣向眾星球魔界子民推廣,迷失之生靈,力量卑微,生活吉凶難測,能遇此類課程,如大旱逢甘霖,自然雀躍學習,此類課程確實有助提升超能力,故迷失之生靈萬分感謝光明天使,視其為救星、視其為慈愛的上帝、視其為大悲佛菩薩,樂意服事崇拜,以是之故,光明天使輕易就能號召成千上萬修行有成就之群眾相隨,故其軍容壯盛、士氣高昂,遺憾的是他們不知道,他們攻擊的對象才是正宗天界團隊。光明天使智慧高深,蓄意隱藏眾生本來即是佛的真相,提供迷失群眾二流修行法門,然眾生迷失後,失落完美的鑒察力,無法識破光明天使之詭計,只要生活有改善、能力有提升,就覺得萬分慶幸,才不想追求什麼終極解脫,酷似極貧寒之人,能求吃餐飽飯就滿足,至於做牛做馬,都無所謂了。」


 


    鐵梅先生又曰:「亞當、夏娃迷失之後,太初八靈仍時常來他們身邊,希望能喚醒他們,七大軍師之燃燈古佛負責輔導夏娃,然不幸的是,夏娃於死亡前,尚無法回到萬靈本來平等的定位,因此進入了輪迴苦海,燃燈古佛則一路暗中守護,從雲門山到人間,再從人間到陰間,看著自己的女兒於輪迴中受苦,身為父親的燃燈古佛,實在不捨,然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各人,燃燈古佛雖願意代女兒受苦,但這又無法代替,只期待女兒早日大澈大悟。愛徒,那夏娃就是你,燃燈古佛至今還暗中守護你,至於亞當身在何方,師承何人,機緣未到,尚不宜透露。」


 


    天情明燈聽見自己的身世乃是夏娃,萬分驚訝,他用盡一切神通,想回憶萬古塵封往事,然那遙遠的往事似被十里迷霧遮掩,想看卻看不透,但聽師父所言,令天情明燈心如刀割、又如錐刺,雖無法證實師父所言,但那感覺如是激動,想必是真。此時,忽然眼前放大金光,一慈祥老者於金光中現身,那老者曰:「我兒,吾即燃燈古佛,汝離證道之日不遠,願我兒能喚回天界迷失家人,吾必一路守護,諸事莫慮。」天情明燈見那慈祥老者,心生莫名溫暖,忽然憶及若干前塵往事,又憶及那老者便是自己慈父,便一股勁撲向那老者懷抱,燃燈古佛交代之後,旋即離開。


 


    七大軍師各有一傳人,合稱雲門七子,傳人雖只一人,但七大軍普度無邊蒼生,修行絕頂高手著實不少,故七大軍師除了各選一位傳人之外,再精選六人組成核心陣容,此七人合稱為「七星」,七大軍師各有自己的七星,合計雲門山有四十九星,統稱為「雲門眾星」,雲門眾星幾乎都是選自根本種子,眾星超能力都已恢復達百分百,功力只比雲門七子稍弱千分之十左右。燃燈古佛的七星,稱為「觀世音菩薩」,故觀世音菩薩是一個代號,代表的是燃燈古佛的七星,亦即有七位觀世音菩薩,七星中的四位分別是:天情明燈、天河芙蓉、天似靈王、抱文鎮海,四人分別掌四大令旗,天情明燈持「大悲明燈令」、天河芙蓉持「璧玉芙蓉令」、天似靈王持「靈王御魔令」、抱文鎮海持「聖水鎮海令」,四大令旗均可代表燃燈古佛,令旗一出可號令燃燈古佛世界所有軍團。


 


四大令旗雖皆代表燃燈古佛,然四大令旗亦有其差異。天情明燈由迷轉悟之後,深切自責過去受光明天使愚弄,導致無量生靈連累沈淪,故立願要如明燈指引生靈開悟,以補前愆,其大悲心尤勝萬千生靈,故燃燈古佛授以大悲明燈令,強調「開悟智慧」。天河芙蓉於苦海沈淪時,於萬難間精勤修煉,不受四重八難所阻,不受五欲紅塵所惑,能於煉獄開出解脫果子,其修煉之心志如稀世璧玉,故燃燈古佛授以璧玉芙蓉令,強調「修行威德」。天似靈王本為靈界某獨立國度最高統帥,轄下千軍萬馬,後被燃燈古佛點化而重回雲門山,天似靈王法力無邊,率軍與魔軍大戰十拿九穩,故燃燈古佛授以靈王御魔令,強調「摧破魔軍」。抱文鎮海於迷失期間多世居住於水邊,或河、或湖、或海,水中妖怪甚多,興風作浪,導致民不聊生,抱文鎮海心生憐憫,但卻無力回天,於是拜師修煉,又閉關參悟,修出一身高超法力,便與眾水妖大戰,誠願能解民所苦,抱文鎮海辛苦抗戰,後被燃燈古佛點化回雲門山,以其心志授以聖水鎮海令,強調「拔苦與樂」。故幾位觀世音菩薩,因應不同情境,由不同掌令旗之大士顯化,若七大令旗會合同時顯化,那必是遭逢大決戰等級的解脫之戰,即所謂「六旗合一掌四方,七旗合一安天下。」(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