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雲()


 


赤子真誠遭魔戲,哪知良緣都賠上


元神被制苦難當,附身管道是經文


 


 


    回家鄉向新牧師請益,本來是我非常期待又開心的。可是回台北之後,不僅女友漸漸變了,我也逐漸感受到強大的力量在攪動我的思緒,我愈來愈靜不下來。可是檢視生活,一切均如往昔,沒發生任何重大事件,因此著實不解為何心靜不下來?藉著禱告、靈修,我盡力將心拉回原來的平靜穩定。


 


    我自己在苦撐,尚勉強維持一個平穩狀態。可是女友一直出狀況,使我要力圖維持平靜,更為艱辛,覺的壓力大到快失衡。在女友堅持下,我們的約會已減少到每週只一次,但她還要求再減少,她說未來耶穌還有許多任務要我們完成,我們應該專心清修,可是我堅持每週至少約會一次,不可再減少。


   


我一再懇求她別再減少約會,但均無法動搖她堅定的意志,大約爭執四個月左右,我傷心不已,我的最後防線失守,心思大亂,再也靜不下來。實際上,趁著我心思大亂,惡魔已附身成功,此後兵敗如山倒。    從認識家鄉牧師至當時約一年了,以往只是向牧師請益,如今我首度向家鄉牧師求助,盼他出面勸女友回心轉意。我對家鄉牧師十分恭敬,家鄉牧師對我也慈愛親切,從未有所苛責。可竟然在我最後防線崩潰心頭大亂之際,他對我露出凶狠的態度,他說是我不夠長進,女友的作法完全正確,於是在電話中被他痛罵了一頓。


 


    此時方知,原來女友的疏遠是他授意的,我極度失望、非常不服氣、也很生氣。可是家鄉牧師痛罵我的話,在我心中不斷的迴響,難道真是我不長進嗎?    由於當時我已被惡魔附身成功,故只要心中對牧師不服,便有一股強大的力量逼我認錯,我若不認錯,就會出現無邊驚恐、如行屍走肉。睡夢中則是噩夢連連,夢中一大堆長相極為恐怖的惡鬼來修理我,驚醒後更是膽寒顫抖不已。


 


    一段時間之後,同學看見我,都明顯感覺我不對勁,原本清秀修士的氣質不見了,我問同學,你們覺得我有何不同,同學們說,是一股說不出來的怪異感覺。那時我壓根沒有想到家鄉牧師會派惡魔附身,身為一個基督徒,對牧師是非常的尊敬,所以我當時反省,我那些驚恐和噩夢,大概真如牧師所說,是我自己不長進,才招惹魔鬼纏身。


 


    尤其他訓斥我時,皆引經據典,滿口聖經教條,我雖然不服氣他慫恿女友遠離我,可也沒有理由說他錯,他理直氣壯的說:「聖經中記載許多偉大的先知,是不婚的,聖經也沒有耶穌結婚的記載,他們的人生都是以傳福音為重。」以他登峰造極的聖經造詣,我看天下也沒有幾個牧師能辯贏他,他運用滿口經論掩飾,使我沒有於最關鍵的初期便施展強力禱告、立刻進行驅魔爭戰。所以一再錯失先機,以至於附上我身體的惡魔愈來愈多,將來知道要對決,卻為時已晚,獨力難以回天。


 


    隨著附身的惡魔愈來愈多,除我之外,尚有跟隨他學習的十餘位年輕人已經逃不出他的掌控。於是,那位慈愛的牧師變成高高在上的皇帝,對他的命令稍有不從,便嚴厲斥責,若膽敢不服,他立即唆使附身惡魔強烈譴責,讓反抗者心生無名恐懼。因此,服事他比服事一頭猛虎還得更小心,一點差錯也不能犯,一句話也不可以頂撞,連不服氣之念頭也不可以有,那將會陷入無邊恐懼。想脫離他的弟兄,他就說要修理那弟兄,隔天弟兄真的就出車禍。於是,我們十餘人,就活在恐懼的深淵。


 


    某日,那牧師變本加厲,打電話到政大研究生宿舍給我,在電話中他指示,為了讓我專心清修,不要迷戀於感情,規定我從某日起算四十天內不准和女友聯絡,更不可以見面,若有違背,將有更嚴厲的處分。我自然完全不能接受,於是立刻騎車直奔台大研究生宿舍,跟女友提議,我們別再跟那牧師連絡,我說那個牧師雖然滿口經教,卻一直破壞人家感情,實在有說不出來的怪異。但,意想不到,女友反倒訓了我一頓,認為牧師是為我好,我怎麼反倒批評牧師,她勸我應該專心清修,並接受牧師的安排。


 


當時家父很關心我和女友的婚事,想去找那牧師談談,我即強力阻止,不願意父親涉入,因為以我當時勤練強力禱告的功力,加上聖經教師的水準,尚且無法與那牧師對抗,父親年邁又不懂禱告,如何與那牧師對抗呢?所以我強力勸阻。我眼見女友完全倒向牧師,亦只能配合了,把一切期待放在四十天後。由於心中對牧師非常不滿,此時附身之惡魔讓我陷入恐懼不安,硬逼著我找牧師認錯悔改,我撐不了多久,只好打電話跟牧師道歉,當時覺得真是委屈,人家破壞我的感情,我還得去道歉。(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