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雲()


 


指南山孤影飄零,痛淚但問蒼天


三修士惻隱心起,下山義助孤影


 


 


    壞牧師之目的逐漸顯露,他想憑藉強大惡魔軍團的勢力成立一個新的組織,因此必須吸收一群人為他效勞。由於他底子就是惡魔,故這個組織之目的當然就是引導群眾陷入錯誤的信仰,而永沉苦海。其實這是惡魔萬古以來不斷上演的戲碼,各宗教教主原始所傳的解脫正道,便是被這群宗教學問淵博之惡魔,蓄意移花接木、惑亂正道,使正確的解脫之道,於教主過世後數百年,逐漸偏差失傳。但是,各大教主仍然不休息的扶持正法,歷代均不斷派出頂級開悟者再度投生人間,化身為靈性導師,與惡魔周旋到底,使解脫正道永續香火。


 


    在殷切與女友再相見的期待下,四十天終於熬過去,我立刻打電話給她,確實有小別勝新歡的甜蜜。本來以為,通過所謂四十天的心靈淨化,可以恢復神仙俠侶,比翼雙飛指南山。但,原來這只是壞牧師拆散我們的步驟之ㄧ,四十天後,女友仍處處與我保持距離,要我好好靈修。此時壞牧師進一步指示女友負責輔導一位新來的弟兄,女友言聽計從,對我一再疏遠,卻用心輔導那弟兄。


 


    此時我發現情況不對勁,我認為壞牧師的安排是以拆散我們為目的,因為他可以派個弟兄輔導那位新來的弟兄,為何要派我女友接此任務呢?既然談感情有礙清修,一再阻止我和女友約會,卻把我女友和那新弟兄綁在一起,這實在太矛盾了。因此,我開始用一切方法討好女友,也理性分析這個牧師有問題,但她聽不進去,此時我急的不知所措,她一味的要我清修,要我信任牧師的安排。


 


    一九八九年六月某個週六中午,聖經聚會結束之後,適逢傾盆大雨,我照往例要帶她去吃午餐,她撐起雨傘,我自然走到她傘下,想不到她立刻閃躲,然後拉著那新弟兄一起撐傘,將我丟在大雨中,她們親蜜的並肩撐傘走了,頭也不回的離我而去。


 


    昔日的神仙俠侶,何故今日她這般無情?我一直用心呵護著她,到底哪裡對不起她?我眼淚早已奪框而出,我駐足雨中,直到她和他完全消失在我眼前,除了痛淚不休,我腦際一片空白,騎車回到政大附近,我決定去吃那家店的紅燒魚,因為那家店的紅燒魚是我們最愛的一道菜,有濃濃親愛的回憶,可是,邊吃邊落淚,胃翻騰不已,食不知味,難以下嚥。


 


    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壞牧師在搞鬼,於是我下定決心,他奪我摯愛,我要正式宣戰,無論他魔法有多厲害,我縱然戰死,亦在所不惜。祇是當時心痛欲裂,一時理不出個頭緒。我似一遊魂,飄蕩於指南山各處,可處處都是摯愛的回憶,飄到哪兒淚到哪兒,那段時間,把今生可流之情淚幾乎都流乾了。我大聲的問上帝,請上帝給我一個交代,為何一個虔誠的基督教修士,如今卻是落得這個悽涼下場。


 


    我不住的向上帝伸冤,指南山大概被我這遊魂的強大冤氣震撼,驚動了三位道家隱居高人,此三人皆有天眼通,其中一人即於之前曾提醒過我,說我被很厲害惡魔跟上,三隱者看不慣壞牧師用如此惡毒手段對付一個年輕學生,故此三人決定出面助我對付惡魔。


 


    當時與三位隱者的對話,對於找到生命終極答案具有關鍵性之影響,此外,稍後即將與魔頭展開的正面對決,除了親身實證惡魔之魔法強大,更深刻明白萬古以來惡魔是如何佔據人心、與及如何破壞正確解脫之路。日後回想起來,我赴這場魔難所付出的慘痛代價,能夠換得這些珍貴的領悟,實在太值得了。


 


    在進行正面對決之前,一位隱者問我:「你是上帝嗎?」對於我這個虔誠的基督徒而言,人類都是上帝所創造之兒女,上帝是何等神聖崇高,我怎麼可能是上帝呢!不過,他請我獨坐於他打坐之房間,要我好好思索這個問題之後再回答,大約每隔一小時,就來問一次我的答案,一連三次,經過三個小時的思索,我都回答:我不是上帝。


 


    他面露失望之色,他提醒我:「切勿執著於經典知識,這是魔障啊,請我回去之後再好好思考。」我聽了之後,心中很不滿,聖經是上帝的教導,是何等珍貴的人生指南,他怎麼說經典知識是魔障呢?照他這樣說,除了聖經之外,連所有經典豈不是都成廢物,他實在是太狂妄了。我開始懷疑他的功力,心想他們這幾位道家修行者是不是走火入魔了?但人家既然熱心幫我,尤其當中兩位,是頭髮都花白的老者,基於敬老尊賢,更不宜頂嘴辯論,故心雖起疑,仍然答謝作禮後離開。


 


    按照計畫,他們會利用約兩個月的時間幫我先清除掉糾纏在我身上及身旁的惡魔,我須配合兩件事:「第一,運用強力禱告驅魔。第二,切忌勿執著於經典知識。」每天晚上子時一到,我就依照三隱者交代,開始禱告,他們三位則在他們個人的隱居處所,同時發動道法進行驅魔,他們採用的道法是「三元真火陣」,要用真火煉化那群惡魔。


 


    我的禱告過程,的確感受到強大的外力支援,我知道是三隱者已發動道法,我突然覺得很噁心,就從身上跳出去一隻惡魔,再一會,又覺得很噁心,就又跳出去一隻惡魔…,如此進行一個時辰之後,跳出去十多隻惡魔。子時禱告結束之後,頓覺輕鬆清新,深度的恐懼感降低很多,晚上睡覺也不再噩夢連連。因此,我想那三位隱者,功夫確實有一套。


 


    不過,罪惡感也不時飄出來,我是個基督徒,怎麼找道家修行者對付基督教牧師呢?此舉根本就是叛教!此時,牧師引用聖經教訓我的話,也不停在心中迴響,他時常說,聖經中記載許多的偉大的基督徒都是經過不少的磨難,牧師這樣對我,就是在磨練我,讓我更成熟。聖經的內容,牧師的教導,不斷在心中迴響,我覺得對不起牧師,因此清新的感覺漸漸消失了,又被強大的罪惡感及恐懼感包圍。


 


    如此每日進行子時禱告,最多一次竟然從我身上趕出去七十多隻惡魔,每隻惡魔離體之時,都覺得腥臭噁心之至。我當時深覺奇怪,為何每天都可以趕出去這麼多隻惡魔,到底總共有多少隻啊?只是當時我不知道,這些惡魔已被三隱者施為之道法逼出我的身體。是我忽略三隱者的交代:勿執著於經典知識。我反其道而行,整天把牧師訓斥我的那些聖經知識反覆在心中思考,結果讓自己又陷入罪惡感的矛盾,七十幾隻惡魔又回我身體。


 


我日後修為更上層樓時,才領悟三隱者之交代是正確的。修行者有幾人能知道,惡魔進入肉體時,也會以滿口經教為掩護,當我們滿腦子都是經文時,必執其所愛經教為標準,此時最易起分別評論之心,別人想法與我不同,就斥責對方為魔,人我是非既起,則心難以清淨,惡魔便趁此時附體,以那些經教為床,舒服的躺在修行者體內睡大覺,暗中把人帶向無法解脫之路。日後讀到佛陀於金剛經所云:「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方才領悟,法、非法都須捨,才能解脫,若僅捨非法,卻滿心經教,則易起分別執著論斷,此心無法清淨,確實是魔障啊。


 


    當時我忽略三隱者之交代,深困於聖經教理之論辯,以致心無法清淨,讓三隱者一再施為道法,反覆與七十幾隻惡魔交戰兩個月,實乃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終致敗相已露,此番大戰勝算不高。(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