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雲()


 


三元真火戰群魔、十架現跡遭火燒


基督修士迷不悟、恩將仇報三隱傷


 


三隱士原本計畫以兩個月的時間,清除糾纏於我的體內及身邊的所有惡魔。但因我心中不時出現牧師以聖經內容訓斥我的畫面,因而舉棋不定,一回認為牧師是個挑撥離間的壞蛋,一回又想牧師之訓斥均引用聖經,亦不能斷言牧師有錯。如此舉棋不定,故七十多隻惡魔,被三隱士之道法趕出體內,旋又附身回來,因此戰線延長到第三個月。只是我不知道三隱士與七十多隻高級惡魔的大戰,是一場極損耗真元又極凶險的惡鬥,拖的愈久,對三隱士愈不利。


 


到第三個月,子時禱告時,已清晰感受到兩股巨大的能量不斷在撞擊、惡鬥、糾纏、劇烈震動。某日禱告中,忽然親見靈界驚心動魄的大戰場景。我看見三隱士分據靈界三個點,形成一個大三角陣形,我被三隱士放在陣形的中心的一間小禪房,大三角陣形面積非常廣大,三角陣形當中包圍著一座聳立的高山,此高山即是惡魔軍團的總巢穴,三隱士為了保護我,小禪房周邊設下道法防護,使我安全住於其中。三隱士於大三角陣形三個頂點,同時施展道法,三元真火從四面八方而來,將那座聳立的高山陷於火海,以三元真火煉化那群惡魔。


 


    惡魔軍團首領終於現身,率領滿山惡魔與及眾小鬼反擊。魔軍首領身量高大似座小山,狀甚莊嚴威猛,騎著一匹大戰馬,魔法高強,呼風喚雨,與眾惡魔不斷發射強大能量波攻擊三隱士,同時魔軍召喚龍捲惡風、挾同暴雨,企圖熄滅三元真火。我見三隱士受到魔軍團激烈反擊而身體搖晃,可三隱士仍硬挺住魔軍所有攻擊,同時一面保護我的安全,此時方知三隱士為了我,正在冒著生命危險全力與魔軍團周旋,我心深覺不忍,感受到三隱士之大悲心。


 


    我後來知道,那廣闊的三角陣形,即是我內心世界,那座高山就是惡魔在我體內築起之巢穴,魔軍就是從那座高山不斷對我的元神進行攻擊及恐嚇,使我經常陷於無端恐懼、六神無主、意念混亂。今日若不是仰賴三隱士三元真火之煉化,逼著魔軍現形,我無法親見我的內心世界竟然被魔軍完全佔領。


 


    三隱士確實道法高超,技高一籌,故經過幾番激戰,魔軍受不了三元真火之煉化,而一隻隻的逃離三角陣形,逃離大三角陣形的惡魔,其實就是離開我的肉體。魔軍敗出三角陣形之後,子時禱告也停止。如前文所述,禱告結束後的清新維持不了多久,牧師引經據典訓斥我的話語,又在我心中激盪迴旋,是非對錯又陷於矛盾不清,於是惡魔又回來了。


 


    終於,三隱士的最後一戰來了,那次的禱告所見的靈界戰場非常激烈,此次戰役,魔軍團有備而來,在魔軍團敗象已露之時,忽見魔軍團的高山上聳立一個巨大的十字架,十字架放著潔白光輝,滿山遍野的魔軍,忽然變成神聖的基督教戰士,那魔軍首領變成基督使者的光明相。不久,十字架放出的光輝,漸漸被三元真火壓制,然後開始燃燒,基督教戰士則被三元真火燒的慘叫連連。我的心念突然急轉成自責,我怎麼會和外教修士聯手,攻擊我們基督教弟兄呢?尤其基督徒最看重的十字架,竟然被三元真火燒化,我生氣了,那幾個道士竟敢燒十字架!而且那群基督教戰士正在苦戰呻吟,於是我走出三隱士為保護我而設的小禪房,我要出面捍衛十字架,我要與基督教戰士站在一起,就在離開禪房的那刻,戰場上起了重大變化,大三角陣形的三個頂端的三隱士,竟然同時倒地吐血,似乎受了重傷,隨即三隱士消失於戰場上。


 


    當場,我忘記這幾個月三隱士為了我以命相搏的大悲心、大義情,三隱士倒地吐血我也無動於衷。我只急著想捍衛十字架,想扶持受傷的基督教戰士,此時所謂基督教戰士首領亦現出真面目,竟然就是那牧師,我很愧疚的向牧師道歉,我讓基督教蒙羞了。牧師此次竟沒有訓斥我,反而軟言安慰,也讚許我沒有被那些祅道迷惑,亦讚許我修行進步,最後還能識破祅道的大祅陣。


 


    我當時深信牧師所說:「你是被三祅道迷惑,牧師率領基督大軍來幫你擊退三祅道,你因為對牧師有成見,才把牧師率領的基督大軍,誤認為惡魔軍團,好在關鍵時刻你醒悟了,看出牧師是基督的使者。」我陶醉於牧師的讚許,忽略三隱士在我人生最低潮,孤影淚灑指南山時的相助情義,人家為我苦戰而吐血,我連去探望一下都沒有。我深陷於聖經教理,認為聖經真理得勝、十字架得勝、基督教戰士得勝,至於三隱士相助的情義,已經忘得一乾二淨。


 


    三隱士與惡魔軍團的大戰結束後,我和壞牧師又維持了一段時間美好的互動,直到壞牧師又有進一步離譜的動作,再次令我痛心疾首,我才徹底清醒,這群惡魔已經不止一次以神聖外衣欺騙我,而我卻一再的被其神聖外衣愚弄得舉棋不定。彼時方知,我是多麼辜負三隱士,我這忘恩負義,執迷經教不悟的傢伙,此時再陷更大魔難,才開始關心他們吐血負傷後的情況,很想去看看他們,但當時已無顏再去找人家,此時該如何度過此大難呢?(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