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雲(五十)


 


碌馬奔波救愛子,明空貴人是紫霞


花開花殘共三載,梅花傲冷得解脫


 


    為了救回明空,明空父親除了付贖金給強盜,是否該報官府?怕報官府得罪強盜,強盜一怒之下殺了明空;不報官府的話,又怕強盜肆無忌憚,拿了錢照樣撕票!因此,明空父親與及家族成員不知該如何決定,故兼程前往佛寺拜見該縣知名禪師。


 


    該禪師果然頗有神通,以天眼通觀測後曰:「這群強盜佔山為王,為數超過萬人,堂口遍及山東、河北、河南、安徽、陝西等地,橫跨周、齊兩國,由於勢力龐大,地方衙門區區數百名捕快也莫可奈何,除非朝廷願意派大軍攻山,方可破賊窟。」


 


    南北朝局勢動盪不安,各國政局不穩,多處有佔山為王的強盜橫行,或是聚眾滋事的綠林大幫會,朝廷自顧尚且不暇,無法有效清剿各地強盜、幫會,以致於強盜問題嚴重,老百姓於縣城之內及縣城周邊活動尚屬安全,若遠赴外地,難免經過偏遠之地,則遇險可能性大增,那些強盜又喜好勒索大戶人家,故梅花不願意明空遠赴外地商旅。


 


    明空家族事業龐大,為了商旅貿易安全起見,明空父親與若干鏢局有長期合約,家族生意歷來均有鏢局護衛,此番明空赴外地商旅,亦有鏢師六人隨行,鏢師熟諳路線,避免走危險地面,且鏢局通常懂得孝敬重要強盜頭目、幫會首腦,故有鏢局之鏢師隨行,縱然遇到強盜,只要亮出字號,通常安全無虞。


 


    明空父親商旅二十餘年,承鏢局保護,縱然遇險,都能順利擺平,從來沒出過大意外,怎麼這明空才商旅沒有幾趟,就出這麼大的事,著實令乃父不解。實際上,乃父無殺業在身,而明空卻有殺業繫身,故所遭遇之光景自然不同,因果業力真不可思議也。


 


    明空家族位於齊國境內的河北,但此番遇到的強盜,其巢穴不在齊國境內,而遠在周國的陜西境內,故鏢師與這群強盜套不上交情,亮出字號也沒有用,且鏢師僅六人,雖鏢師身手均不凡,畢竟雙拳難抵四手,故無法力拼這群強盜。


 


    禪師再以天眼觀測,又有新發現,曰:「這群強盜極為兇殘,殺人全憑感覺,只要看肉票不順眼,縱然收款照樣讓肉票一刀斃命,毫無仁義可言,故恐怕明空此劫難討,於今之計,宜速報官府,請朝廷出兵圍剿,再請鏢局商請幾位強盜頭目、幫會首腦出面斡旋,如此一方面有朝廷兵力圍剿之壓力,再看幫會首腦交情份上,方不致於妄殺明空。」


 


    明空父親依照禪師的指示,火速前往官府報官,並出重金拜託官府派兵圍剿強盜,同時出重金拜託鏢局出面央求若干知名強盜頭目、幫會首腦出面搶救明空。但官府說,綁架明空的那些強盜巢穴在周國境內,不在齊國境內,故無法派兵,且周齊兩國邦誼不佳,朝廷不可能為了救一個百姓,拉下臉來求周國派兵圍剿強盜,最後官府告知明空父親:「官府無能為力」。此即南北朝動盪不安時代人民之無奈及悲苦也!


 


    焦急的明空父親將希望寄託於鏢局拜託的幾位強盜頭目及幫會首腦,希望這些頭目能救回愛子明空。這幾個頭目錢也收了,也願意給鏢局面子出來斡旋,可是遲遲沒消息回報,真是急煞明空一家人,明空父親難過的老淚縱橫,愛子心切,真是天下父母心。


 


    於此同時,梅花與明空伯父亦兼程前往請示慧可大師,因之前慧可大師曾提示過梅花,明空有殺業纏身,一旦殺業現形恐性命難保,故梅花此時已焦急的痛哭失聲。慧可大師為終極解脫者,故不僅有那禪師的天眼通、天耳通,早已證得「法眼」,故能洞悉一切事情的真相,不受時空環境的限制。


 


    話說該縣那位知名禪師,之所以能獲得群眾的信賴,並且名聞於天下,乃因該禪師已靠禪定之力證得天眼通及天耳通,三度空間所發生的事情,包含地球及外星球,那禪師都能瞧見亦能聽見,故能協助民眾解決不少問題,因此受到民眾愛戴。


 


    說起來,那禪師佛學淵博,又證得天眼通、天耳通,算是佛門中極為優秀的修行高手,可是禪師的神通怎麼就看不出來慧可大師乃開悟證道的終極解脫者呢?看不出來便罷,還公開指責慧可大師的見解是「魔所說」,堂堂一位佛門知名禪師,竟成了障礙眾生得以解脫的最大絆腳石,真是罪過罪過,最糟糕的是,那禪師不知道自己即是眾生得以解脫的絆腳石!


 


    尚未解脫之人所能看到的世界,都是輪迴中的世界,縱然修煉到有天眼通、天耳通,所看見的靈界,也只是低層次的靈界,高層次的靈界就看不到,高層次的靈界一定要有法眼才能看見。因此,那禪師因為尚未證達解脫,以天眼通是看不透慧可大師解脫者的高超境界,故只能以當時盛行的佛學理論來評論慧可大師,故失之偏差也。


 


    慧可大師以法眼觀看明空處境後曰:「此乃前世殺業上身,強盜之若干人正是明空前世宮廷鬥爭時所殺害之政敵,該若干人均持有地府核發之索命狀,若彼等立意要殺明空,則萬難救之。」慧可大師言畢看著雙眼哭的紅腫的梅花,對梅花曰:「明空九死一生,唯一生路卻要梅花有所犧牲方可救之。」梅花聞大師所言,表示願作犧牲,請大師明示。慧可大師復曰:「此山強盜頭目有一女兒,與明空宿緣極深,若明空與該女子成親,方有機會免此殺業,然明空與該女成親後,喪命之機會仍高,若能熬過七載,自可贖此殺業,彼時明空方有機會回家。故梅花必須犧牲接受明空納妾,同時苦守寒窯七載。」


 


    梅花聞大師所言,不免失落,夫妻恩愛情深,可如今卻要分別七年,而七年後尚不知明空是否能安全回來?至於納妾一事,梅花則不以為意,只要該女子能保住明空性命即可。慧可大師深知梅花係解脫者下凡人間度明空,乃上上根器之人,不出三年必可開悟證道,大師遂將梅花與明空之宿世因緣,與及在天界明月小築恩愛情深等一切往事均詳細告知。


 


    梅花明白一切前因後果之後,便下定決心務必於明空回家之前開悟證道,如此方有能力度化明空回天界。慧可大師於度化梅花之前數載,已將達摩祖師之衣缽傳給三祖僧燦大師,自己則隱於齊國之河北度化眾生,梅花即是大師隱於河北度化眾生時期所收之高徒,大師當時頗清寒,因為諸佛寺將大師視為魔教,故無佛寺願意收容,慧可大師只能棲止於陋室。


 


    梅花於明空失蹤的那幾年,時常前往探視大師,接受大師的點化,並於物資上對大師多所接濟,但大師對於眾弟子的接濟多半推辭,只願收下足堪養生之物資,真乃禪宗大師「身貧道不貧」之風範也。


 


    地藏王菩薩於安排明空輪迴環境時即已知悉明空殺業難逃,但地藏王菩薩為明空的殺業做了巧妙之佈局,期能盡力保全明空性命,使他有開悟證道的機會。地藏王菩薩的佈局是安排強盜首領的女兒出面搭救明空,強盜首領的女兒即是儀和公主轉世,儀和公主轉世後的名字為「紫霞」,因為紫霞是首領的女兒,足以鎮壓其他強盜欲殺明空之機會,然而明空為了避免這群強盜之追殺,勢必娶紫霞為妻。


 


    明空之殺業因紫霞前世慫恿明空爭奪王位而起,禍首實乃紫霞,故紫霞必須出面承擔及擺平一切仇家的追殺,必要時紫霞必須犧牲生命捍衛明空的安全,如此方可彌補紫霞前世障礙明空修行解脫之業障,真乃「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


 


    明空與紫霞對於所有前塵往事均不復記憶,但前世患難夫妻之恩愛感覺猶在,當紫霞偶然於強盜巢穴大廳邂遘明空之時,個性堅毅的紫霞,竟然不自覺的留下眼淚,身為強盜頭目的女兒,紫霞已多年未曾流過一滴淚,紫霞心想:這男子究竟具有什麼神力,竟然能深深震動我心?無法理解的深情滿滿的佔據紫霞整顆心,紫霞當下決定:我要嫁給他。


 


    此時明空被強盜押至巢穴大廳寫家書給父親,所有家書內容均照著強盜軍師口述而寫,明空一點表達自己意見的機會都沒有,明空已如驚弓之鳥,雖然瞥見紫霞深情的凝視著自己,也對紫霞姣好的相貌印象不錯,可是此時明空無瑕多想,只求菩薩能順利讓他脫身,故當時沒有感受到與紫霞前世之恩愛情深。


 


 


    紫霞向父親提出想與明空結為夫妻,乃父視愛女為寶貝,自然一口答應,且明空儀表非凡,氣度萬千,看來絕非池中之物,故強盜首領亦頗惜才,首領心想:若得此人為婿,一來愛女有個好歸宿,二來將來也有個理想的接班人,故十分贊成這樁親事。


 


    遂宣佈擇日愛女紫霞與明空大婚,明空現為階下囚,命若懸絲,豈敢說個不字,所幸明空對紫霞有說不出的好感,故這門親事不構成明空的壓力。只是明空朝思暮想青梅竹馬愛妻梅花,還有疼愛她的雙親及伯父,還有他敬仰的師父慧可大師,只是如今身陷賊窟、身不由己,不知何日才能再相見,想來心中無限悲悽。以宿緣故,紫霞愛極了明空,看出明空思鄉之苦,遂軟言安慰,柔情蜜意著實讓明空寬心不少。


 


    那群強盜均是烏合之眾,有德、有才之人寥寥無幾,不是殘忍嗜殺之徒,要不就是玩心機爭大位的小人,和這些強盜相處,必須處處用心機,稍一不慎便可能被欺凌構陷。紫霞之父親雖然為頭目,可是大家都是過著刀口舔血的日子,誰的功勞較大,誰冒的危險較多,自然便想爭奪首領之位,故紫霞父親必須時常親自上第一線打劫才能服眾,可不似皇帝坐在龍椅上耍耍嘴皮子這麼簡單,只要首領付出不夠多,其他綠林豪傑便心生不服,想取代紫霞父親首領之位。


 


    明空與紫霞成親之後,雖然暫時免了殺身之禍,可是明空若想要接續首領之位,則萬難服眾,除非明空親自上第一線打家劫舍,立下首功,方能服眾,若無天大的功勞卻妄想接班,則必被其他強盜殺死。但明空極為厭惡這些強盜,這些強盜姦淫擄掠、殺人放火無惡不作,明空豈肯幹那些荒唐壞事。這群強盜除了姦淫擄掠、殺人放火,還強擄美麗姑娘關在山上長期為妓,供這群強盜逞其獸慾,玩弄膩了則將姑娘轉賣至各地,再抓新的美麗姑娘上山「補貨」,這些姑娘稍有不從便是毒打甚至被殺害,明空見這群姑娘之痛苦,大悲心起,決心要救這群姑娘。


 


    明空前世被色慾所迷,今生看見大批美麗姑娘關在山上為妓,本可輕易玩弄,可這明空不但不動色慾,反而大悲心起,亟思解救之策,故「色慾這關的考驗算是通過了」。只是明空苦無對策,故與妻子紫霞提及此事,紫霞是明理之人,也深惡這群強盜之作為,可是將眾姑娘放走一事,必惹殺身之禍,輕易不可為之,須從長計議。


 


    紫霞自幼家庭即十分貧寒,紫霞父親一身高超武藝,在地方上教授些拳腳功夫勉強維持家計,紫霞也跟著學了不少功夫,拳腳刀劍工夫不俗。無奈南北朝局勢不穩,民不聊生。為了維持生計,紫霞父親遂應叛軍之召而從軍,乃父因武藝高超,多次戰場出入均能倖免戰死,後來官拜將軍,於戰場上久戰之後,殺人已是司空見慣,故培養出嗜殺的劣根性。


 


    後來叛軍被朝廷擊潰,乃父與一干敗兵退至某山佔地為王,從此就當起了強盜,紫霞父親原本即是將軍,故順理成章當了頭目,之後乃父將紫霞母女接上山,故紫霞從此住於山中。乃父這個強盜集團經營的不錯,除了大本山有上萬強盜駐防,在好幾個縣皆有堂口,勢力遍及周、齊兩國,且紫霞父親又懂得孝敬周、齊兩國朝廷要員,故這個強盜集團的作為,雖周、齊兩國朝廷均知悉,卻都視若無睹。


 


    在紫霞心中,一點也不認同父親及那群強盜的作為,早就想離山,尤其嫁給明空之後,生命中有這麼一個好男人為依靠,離山之心就愈發真切。至於玩弄權謀搶頭目的名利鬥爭,明空及紫霞倆夫妻都毫無興趣,因此明空無形中「通過了心機太重」的考驗,明空的心始終維持清心無染。就連紫霞也進了一大步,戰勝了她前世那種愛慕權位的劣根性。


 


    可是離山這件事,紫霞父親萬難同意,因此明空與紫霞只好繼續住在山上。轉眼之間,明空在山上已過了三年,三年之間絕不參與任何強盜行動,此舉紫霞父親尚能釋懷,可是山上的軍師及其他小頭目對明空的行為極不滿,軍師及其他小頭目已經看出來明空厭惡他們,本來這些強盜即是凶殘無比,再加上前世明空還欠他們幾個人殺業,對明空極高的恨意驅使軍師及那群強盜決心暗中殺掉明空,明空命已在旦夕。


 


 


    梅花剛剛失去明空的時候,思念之情甚切,以致夜夜流淚,想起青梅竹馬、夫妻恩愛情深,可如今愛夫突然音訊全無,是生是死殊難預料,梅花深知明空殺業纏身,今生夫妻是否還有再相會之日,只能祈求於蒼天了。經過慧可大師的點化,梅花已知今生之目的係度化明空回天界,故梅花強忍傷痛,依照慧可大師的指點,專心參悟佛法,三年一晃即過去,梅花潛心參悟之下,終於明心見性、開悟證道。


 


    梅花開悟證道之後,深知紅塵如一夢,一切世緣皆是鏡花水月,亦如海市蜃樓,何勞捕捉?此時梅花也證得「法眼」,梅花以法眼觀看前塵往事,一切均歷歷在目,梅花復以法眼觀看明空,發現明空這三年在強盜窩之中,竟然能出淤泥而不染,維持一顆純淨赤子之心,殊為難得,故梅花為明空的堅毅修持感動落淚,然梅花已察覺,強盜窩的軍師正策劃背著頭目暗中殺掉明空,因此梅花決定採取積極行動,務必拯救明空。(待續)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