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雲(五十一)


~ 大地眾神救明空,生死簿下無倖免


~ 紫霞捨身贖前業,北國飛雪證解脫


 


 


    梅花開悟證道之後,以法眼觀看明空,發現明空在強盜窩住了三年,還能維持清淨無染之心,不禁為明空高興的感動落淚。且儀和公主轉世為紫霞之後,亦與前世之作為有異,不再追逐名利,這三年來夫妻倆不參與強盜集團任何行動,故能維持心性於純淨。


 


    紫霞前世慫恿明空爭奪王位,後因明空戰死於沙場而告失敗,紫霞鬥爭失敗之後如喪家之犬,後來改名換姓隱居求生,並拜至陸修靜大師門下請求護佑,同時修悟道家解脫心法,在陸修靜大師的指導之下,紫霞晚年心性改變不少,深深悔恨為了爭奪王位,造了不少殺業,且不斷玩弄權謀心機,亦玷污了自己純淨的心,反省起來,深知昨非而今是。


 


    眾生多半「不見棺材不流淚」,等到一切成空,大命不保之時,才驚覺自己浪費了一生在追逐轉眼成空的人間事。好在紫霞晚年還有修道的機會,可是許多人在死前迴光返照的那一刻才覺悟,但為時已晚,連修道的機會都沒有便慨然辭世,死後斷難歸天,只能於大地流浪等候苦海輪迴。


 


    人生如黃梁一夢,任你成就如何顯赫,遲早都得進墳場,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故人生應以追求解脫為目標,務求脫離苦海輪迴,一定要回到天界。職場之工作以賺取穩定、能養生之收入即可,宜安分守己工作,切莫捲入名利權位之爭,害人之事萬勿為之,以免結下惡業障。至於某些工作勢難避免鬥爭,則宜避免入那行,待久了,心靈必被玷污,不知不覺中變得現實又無情,為自己種下麻煩的業障。


 


    明空、紫霞前世於宮廷中爭奪王位,多人成為其權力鬥爭迫害對象,甚至被殺害,今生這些仇家,都在強盜窩,若不是這倆夫妻是首領的女兒、女婿,早就被這些仇家一刀斃命。然而,業力終究有降臨的一天,強盜窩的軍師及幾位小頭目強忍了三年多之後,終於按奈不住對明空及紫霞的厭惡,決心暗中幹掉他們。此時梅花以法眼觀看,知悉強盜軍師及其中兩位小頭目有地府核發之索命狀,因此,如果軍師他們定意要殺明空及紫霞,則滿天神佛也萬難救之。


 


    然就因果推論,前世宮廷鬥爭,皆係紫霞慫恿策劃,故紫霞實乃禍首,故若紫霞願意捨身救護明空,明空就有生機。在梅花眼中,明空喪命事小,尚未開悟證道才是大事,孔子曰:「朝聞道,夕死可也。」即是梅花之心聲,若明空已開悟證道,則贖此殺業後歸回天界,亦為美事。


 


    梅花向地府借閱明空及紫霞生死簿,閱後大驚,原來明空或紫霞其中一人將於三日後死於仇殺。明空之生死簿記載:「明空於某年某月某日死於仇殺,若蒙紫霞捨命相救則能倖免。」紫霞的生死簿記載:「紫霞於某年某月某日為救明空而被仇殺,若紫霞捨明空不救則能倖免。」兩本生死簿紀錄之日期一致,由於時間極為緊迫,故梅花希望明空連夜逃出強盜窩,若順利逃亡且紫霞願意捨身相救,則明空尚有一線生機。


 


    梅花再以法眼觀看,此山強盜勢力甚大,除了大本山位於周國陜西境內,於周、齊兩國尚有許多堂口,且周、齊兩國若干朝廷要員多有收受此山強盜賄款,朝廷難免包庇此山強盜,故於今之計,明空夫婦只有往北方逃至突厥國內,方有活命機會。因此,梅花立即靈魂出竅,自河北直達陜西強盜大本山,守護在明空身邊,然明空尚未開悟證道,禪定功夫也還不夠,故不知道愛妻梅花的原靈已在自己身邊。


 


    梅花只好選擇以託夢之法警示明空。明空晚上入睡之後,梅花即入明空夢中,明空一見到梅花,便緊緊抱著梅花淚流不已,此時已分不清,這眼淚是歡喜、還是悲傷、還是委屈?明空與梅花自幼即青梅竹馬,恩愛之情難捨難分,可命運卻讓他們分隔兩地,相思之情何其辛苦、何其心酸。


 


    雖在夢中團聚,可是卻是如此的真切、如此幸福,明空於夢中向梅花訴盡這些年來的委屈與及深深的思念;梅花於夢中要明空立刻與紫霞連夜逃離此山,下山之後一路火速往北邊走,唯有隱居於突厥國境內方有活命機會,明空還有話要說,但梅花催促明空立即下山、遲則無命,一切話日後再談。


 


    梅花言罷,明空豁然醒來,只見四周一片黑暗寂寥,原來那只是午夜一場清夢,可是尚清楚的感受到梅花同在的體溫及濃情蜜意,梅花的話也還清楚的在耳邊,只是梅花已不知去向,因此明空思念梅花之情一時崩潰,不禁深夜痛哭失聲。


 


    明空的痛哭聲驚醒了紫霞,紫霞明白明空痛哭之原因是夢見青梅竹馬愛妻梅花,紫霞不免醋意發作心生不悅,可這紫霞旋即收歛不悅,想這明空原是被擄上山,從此與家族音訊全斷,生離死別之情,豈能一筆勾銷?紫霞又復軟言安慰明空,過了半晌明空方能收斂悲傷思念之情。


 


    梅花的原靈一直在明空身邊守護著明空,只是明空無法察覺,梅花見明空悲切痛苦,梅花亦以念力安慰明空,梅花告訴明空:「你別難過,我就在身邊陪著你,我會一直守護著你,一定要將你度回天界明月小築。」可這些話明空都聽不見,明空只是一味在那悲切痛哭,梅花雖已開悟證道,可是人非草木,熟能無情?因此梅花亦悲傷哭泣,開悟證道的高級靈很容易影響大氣磁場,梅花的悲傷哭泣引起氣候突變,突然下起雨來,真是蒼天有情,天地同悲


 


    生離死別實乃人間至痛,許多亡靈圍繞在所思念的人身邊,久久不願離去,勢必牽引生者對死者的思念,亡靈與生者互相思念,可是彼此卻無法溝通,實乃人間一大折磨也,故我們除了安慰生者,勢必要超度亡靈,勸亡靈離開,去該去之處。


 


    梅花這樣的高級靈守護在身邊,會很有分寸,不會無端勾起明空的思念,故與亡靈纏身狀況殊異。梅花此次託夢全係基於保全明空性命,不得已必須如此做,但明空是否能清楚記得夢中梅花交代之事,則端視明空心靈清淨之程度,若心不清淨,則未必能記得梅花的交代。但梅花為防止明空不記得,特別以很強的能量來託夢,故亦激起明空極大思念之痛;通常天界給人啟示時亦同,重大或緊急事項才會用很強能量來託夢,以提高當事人記得的機率。


 


    明空將夢中梅花交代連夜下山往北邊走,唯有隱居於突厥國境內方有活命機會,均如實告訴紫霞。雖只是深夜一場清夢,可明空及紫霞早已感受到軍師和幾個頭目對自己非常不滿;而且梅花追隨慧可大師參悟佛法,也許梅花已開悟證道,特別前來託夢示警。故明空及紫霞認為不可忽視此夢,決心照夢中梅花指示,立即起床收拾細軟、連夜下山。


 


    明空及紫霞連夜下山之際,梅花緊緊跟在明空身邊守護,由於強盜大本山各道路守兵甚多,要下山誠非易事,只能走林間小路設法躲過守兵,梅花為保護明空安全,特向黃河之河神借雨,河神見梅花係開悟證道之高級靈,遂慷慨協助,適時於大本山周邊降下豪雨,豪雨混淆守兵視線,以利明空及紫霞逃離。


 


    及至清晨,強盜首領發現女兒及女婿失蹤,遂召集軍師等人問明情況,軍師等回覆,因昨夜豪雨,山區視線不佳,泥土地上處處泥淖,無法判斷明空夫婦離開之路線,亦無法知悉明空夫婦離開後之目的地。


 


    首領愛女心切,深恐離山遇到仇家豈不糟糕!故下令軍師調集一千人馬,兵分四路兼程找回愛女紫霞。無知的強盜首領,不知軍師等人密謀殺害紫霞夫婦,還將此重任委之軍師,實乃向鬼拿藥方,將自己女兒送上鬼門關。


 


    明空依照夢中梅花指示,與紫霞快馬往北前進,但隨後有軍師追兵二百五十人火速追趕,萬一給軍師追兵拿住,明空夫婦必死無疑。梅花急切之下,拜託附近山神、樹神、河神、土地神、城隍神等神祇,以神力拖延軍師追兵速度,讓他們無法拿住明空夫婦。


 


    然這些神祇亦察覺軍師之追兵身懷地府索命狀,三天之後明空死期即到,故該等神祇表示,只能暫時幫忙,三天後還是必須讓軍師追上明空夫婦。梅花自然尊重索命狀,只希望拖延軍師追兵前進速度,不要讓明空夫婦提早就被軍師他們拿住,三天之內明空應可抵達突厥國,這群強盜於突厥國氣焰及實力均遠低於在周、齊兩國境內,明空方有一線活命生機。


 


    眾神祇受到梅花之委託,以神力掀起狂風暴雨,讓軍師之追兵不得不停止前進,成功的拖延了軍師前進速度。此時,地府之鬼使神差亦現身人間執行任務,鬼使神差引導軍師研判明空夫婦必往北逃至突厥國,因為突厥國內該山強盜影響力極微,是躲藏的最好去處,故軍師受到鬼使神差之暗示,除了親自帶兵往北急追,同時以飛鴿傳書,諭知北邊鄰近突厥國堂口之弟兄劫住明空夫婦。


 


    依據梅花的研判,追兵在鬼使神差的安排之下,三天內必會追上明空及紫霞,但紫霞功夫不俗,不可能束手被擒,也不可能恃其高強功夫自行開溜,必會留下全力保護明空,因此紫霞必和軍師追兵有激烈打鬥,但紫霞畢竟只一人,遲早會敗陣而亡。梅花亦研判,紫霞為救明空而亡,符合明空生死簿之記載,故明空有活下去的機會。


 


    梅花研判之後,便以原靈之本尊全天守護明空,梅花在河北家中之肉身內係梅花原靈之分身,此外梅花復以其他分身前往突厥國安排明空逃亡路線及隱居處所。梅花又拜託突厥國當地各神祇,於紫霞被追兵圍困時,立即安排官府出面干預,讓明空順利脫逃。


 


    明空夫婦將離開國境進入突厥國時,遭遇堂口弟兄攔截,故紫霞與堂口弟兄發生第一波衝突,幸賴紫霞功夫高強,又是首領之女,故堂口弟兄無法拿住紫霞,也不敢全力廝殺,惟恐傷及紫霞,只想拖延時間,待軍師追兵趕到,再請軍師作主方是道理,因軍師為此山強盜首領以降的第二把交椅,有軍師作主,堂口兄弟自不會開罪於首領。


 


    經過這麼一拖延,明空、紫霞才脫身進入突厥國邊境小鎮時,軍師追兵也同時到達,雙方冤家路窄,就在小鎮上碰面,紫霞見對方人多勢眾,自己久戰必敗,因此立即帶著明空設法強力突圍繼續向北而去。


 


    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身懷索命狀的軍師,見面之後出手毫不留情,軍師下令捉拿明空夫婦,若有不從、格殺無論。紫霞本想以高強武藝向北突圍而去,無奈明空不諳武功,故紫霞為保護明空已非常吃力,實在無力突圍,經過幾番打鬥之後,紫霞已負傷,但為保護愛夫明空,紫霞決定戰至最後一刻。


 


    此時梅花所拜託之各路神祇見紫霞被圍困,隻身力敵群賊,料是必死無疑,已符合生死簿之記載,故各路神祇火速以神力驅使百姓報官府處裡,復以神力驅使官府派兵快馬加鞭前來救人,故紫霞於重傷垂危之際,突厥官府救兵已到,軍師見紫霞必死無疑,心頭十分快活,軍師心想本山強盜與突厥國朝廷素無交情,不宜與彼等衝突,遂率眾速離現場。


 


    紫霞見救兵前來,始重傷不支倒地,明空見紫霞為保護自己而身受重傷垂危,原本即是夫妻恩愛,如今更深受紫霞為己殉難之深情所感動,故痛哭急切請求突厥官兵務必救紫霞一命。官兵速將紫霞送至該鎮大夫處治療,無奈紫霞傷勢太重,大夫無力回天,紫霞於命終前,以微弱之聲音交待明空:「切莫回周國,好好在此活下去,願菩薩保佑你,來世願再結連理。」明空對紫霞說,一切依妳,誠願來世再結連理,言罷紫霞辭世,明空傷心至極,崩潰痛哭。


 


    明空、紫霞雙飛赴突厥國,本想隱居避難,度此殘生,想不到與愛妻紫霞才到突厥邊境小鎮,紫霞便撒手而去。明空回想前塵往事,三年多前,若不是紫霞相救,早已成了刀下亡魂,而如今紫霞為了保護自己,苦戰重傷而死,且就在明空眼前,親眼看見一刀一劍的砍在紫霞身上,明空怎樣也無法忘懷紫霞痛苦力戰的那個畫面,怎樣也無法忘懷紫霞對自己犧牲生命的至愛。明空擇地而葬愛妻紫霞,立誓守墓三年、寸步不離,以報紫霞捨命之愛。


 


    談因論果,這紫霞前世晚年隨陸修靜修道,痛改前非,今生又為救護明空,被群賊亂刀砍死,可以說還了許多因果債;但障礙明空開悟證道的前業尚未清償,破壞明空前世天界大使任務之前債亦未清償,且紫霞亦未開悟證道,因此勢必苦海輪迴。


 


    梅花原靈一直守護在明空身邊,除了以超能力、高能量安慰明空,尚不斷提醒明空冷靜下來,依照慧可大師指點的頓悟心法潛心參悟,故明空於紫霞辭世後數月即從極度悲慟中走出來,靜下來參悟心法。


 


    梅花復以法眼測知,強盜軍師將紫霞之死推給明空,說是明空為逃離大本山而害死紫霞,強盜首領信以為真,下令各堂口捉拿明空。故梅花復託夢給明空,三年之後天下大勢將變,周、齊兩國必亡,該山強盜亦被新政權所破,屆時明空才安全無虞,可回河北老家團員,於今之計,只宜隱居於突厥國,萬勿踏入周、齊兩國,否則性命不保。


 


    明空隻身在突厥北國,愛妻紫霞陣亡,愛妻梅花及雙親、恩師皆遠在河北,想來是何等的零丁,尤其寒冬北國飄雪的日子,那是何等的冷清。


 


    命運已走到這個地步,何須埋怨頹廢?於是明空痛下決心,放下一切塵緣愁思,潛心修悟心法,明空終於在第三年飄雪的日子開悟證道,看破這世界僅是一場清夢,夢中盡是顛倒執著,不禁大笑,笑天下可笑之事,笑天下可笑之人。


 


    明空頓時法眼全開,入眼的第一景即是愛妻梅花含笑立於前,霎時間一切前塵往事完全憶起,原來梅花從前世到今生一直守護著自己,又想起前世自己將梅花冷落於楓林居的點點滴滴,實在慚愧不已,於是起座,拉著梅花的手往穹蒼的高處飛去,雙飛回天界明月小築,明空急著和梅花回明月小築,要在他們所愛的畫舫煮茶賞月。(待續)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