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雲(五十二)


 


應度亡靈赴陰間,有眼不識解脫者


慧可入獄晚景涼,道家大師蘇玄朗


 


    明空開悟證道法眼一開,便見梅花含笑立於前,一切前塵往事了然於心,遂拉起梅花的手,一同往穹蒼的高處飛去,霎時間飛回天界明月小築,回到他倆最愛的畫舫煮茶、賞月、賞雪。明空於突厥國隱遁三年,突厥國氣候寒冷,及至冬季更是大雪紛飛,飛雪更添寒意,加上思鄉思親之情,那可真不好受,常令明空淚濕衣襟;可這明月小築的飄雪,只是透著一股清涼,並不覺得嚴寒,且飄雪具有極高能量,能使人精神爽朗。


 


    明空與梅花煮茶賞雪之際,道出其下凡人間至今遺憾之事有三,其一,未能完成承接陸修靜大師道家解脫心法之任務。其二,下凡人間本為度眾生,可卻殺害眾生,雖不是親手所殺,但皆由自己下令所殺,談因論果豈可置身事外。其三,紫霞為救自己,承受刀劍砍在身上的巨大痛苦,至死力戰不退,此捨己相救之至愛令明空難忘。


 


    故明空決定再下凡人間,一則發揚光大道家解脫心法,再則履行紫霞於辭世時雙方約定來世再為夫妻之約,三則希望能將紫霞度回天界。對於明空的決定,梅花亦深表認同,然此世之生命尚未走到終點,梅花認為今生應協助師父慧可大師光大達摩祖師心法,因為梅花及明空以自己開悟證道之實證經驗,確知達摩祖師「不立文字、頓悟成佛」之心法,真能幫助眾生解脫,故如此美好之心法,實應光大之。


 


    彼時周、齊兩國將被隋朝滅亡,分裂的中國將統一,那群勢力強大的強盜集團頓失周、齊兩國朝廷貪官污吏之靠山,必被隋朝新政權掃蕩剷除,只要明空殺身之禍一除,將離開突厥國回河北老家團員。明空與梅花於明月小築相聚之後,原靈均回到肉身,明空開始收拾細軟,時機一到便啟程回河北老家。


 


    明空開悟證道之後,復以法眼觀看紫霞亡靈現在何處?明空發現紫霞亡靈仍在突厥國自己身旁及墳頭圍繞不去,時而回強盜大本山探望父母家人,時而和若干性向相近之亡靈結伴出遊。


 


    明空亦發現,梅花為安頓紫霞之亡靈不至於在人間流浪,特於自己居所旁之靈界,以神力為紫霞築一小庵,讓紫霞可以安居。紫霞係死於重傷,雖已無肉體,但紫霞亡靈仍深感痛苦不安,故梅花不斷安慰紫霞,以定紫霞之神識,並授以解脫心法,讓紫霞得以修悟解脫。當紫霞發現明空已經可以看見自己,心中甚覺歡喜,終於可以和明空訴說心事,明空除了表示對紫霞的思念,亦感激紫霞捨命相救之愛,還鼓勵紫霞用心修悟解脫心法。明空屈指算出紫霞下次輪迴時間,適逢師父慧可大師圓寂之後,故明空決定於師父圓寂之後即坐化,陪紫霞共赴輪迴之路,有明空一路相伴,紫霞自然非常欣喜。


 


    解脫之道並非有肉體的活人才能修行,亡靈亦可修行,只是亡靈的習氣與活著的時候相同,活著的時候剛強難化,死後依然剛強難化;活著的時候執著錯誤的修行方式,不能接受解脫心法,死後依然頑固其錯誤修行方式,還是無法接受解脫心法。故度化亡靈與度活人一樣必須運用諸善巧方便,還要講究機緣,並非每個亡靈皆能順利度化。


 


    民間流行以誦經法會超度亡靈,甚至說可以超度到極樂世界去,此乃浪費金錢虛妄之方法也,法會頂多給生者心理上的安慰,以為已經為亡靈辦了不少事情,實際上不可能把亡靈超度到極樂世界去,甚至那些法會對亡靈之助益極低,亡靈之去處,完全取決於自己修行之功力及一生之業力。


 


    如果亡靈生前就不信經教,則那些誦經法會對亡靈而言,只是製造一大堆噪音,不但無益,對亡靈還是一種騷擾。如果亡靈生前雖信經教,但對修行冷淡無趣,則幾場誦經法會不可能使亡靈突然轉冷淡為積極,亦不可能幾場法會就將亡靈一生業障勾銷。


 


    亡靈的修行開悟證道過程,與活人的修行開悟證道過程完全相同,一點捷徑也沒有,必須真修實煉,故生者不必浪費金錢請誦經團,亦不必浪費金錢辦法會。不如自己長年累月為亡靈付出禱告,禱告請菩薩勸亡靈接受解脫心法,禱告請菩薩提醒亡靈真修實煉,如此方是度亡靈之正路,便宜行事必是錯路。


 


    亡靈離開肉體之後,除了解脫者可以回到天界,其餘都還在苦海輪迴,依其修行功力與及一生業力決定去處。大多數亡靈都屬於沒有大惡,但修行功夫淺薄,又對紅塵非常眷戀,如是亡靈不會掉入地獄,也不會升天,而是在地球上流浪等候輪迴,他們會在生前眷戀的幾個地方徘迴,並積極找活人的肉體附身,附身成功即可享受肉體的生活,與活著的時候無異。


 


    還有為數可觀的亡靈群聚於各宗教機構,因為這些亡靈生前虔誠敬拜佛菩薩或上帝,一心等候佛菩薩或上帝接引自己回天,無奈死後卻苦等不到接引,此時亡靈往往以為自己生前對佛菩薩、對上帝不夠認真付出,因此就群聚於生前所熱衷的宗教機構,繼續生前的宗教行為,對佛菩薩、對上帝更加虔誠付出,期待蒙垂憐,總有一日被接引回天。


 


    實際上,靠求神拜佛,無論怎麼虔誠,無論怎麼乖順,無論捐多少錢,無論付出多少服務,都不可能解脫。欲證解脫,必須不受紅塵羈絆,且生前就開悟證道。開悟證道,包含開悟 + 證道,是兩個程序,所謂開悟,是確信自己有圓滿的自性,確信自己即是佛,確信自己即是上帝,亦即找到自己圓滿的鐳光球。所謂證道,係經過四大關的考驗,仍不被紅塵羈絆,亦不被任何宗教邪說誘惑,毫不動搖自己已經成佛、已經是上帝的確信,如此即是證道。


 


    雖然沒有開悟證道,也還執迷於紅塵,可是有虔誠的宗教行為,也有許多慈愛的付出,這樣的人於輪迴時,得投生好家庭,一生順利,但由於心性仍在迷失狀態,難免造作業障,下次輪迴,未必仍會有好去處,故輪迴中人始終處於高風險之不確定狀態。


 


    新興的隋政權,順利統一中國,那群勢力遍及周、齊兩國的強盜集團,果然被隋朝大軍清剿。因此明空啟程回河北老家,由於紫霞輪迴時間尚未到,故明空讓紫霞一路跟著自己回老家。若非梅花及明空都是開悟證道的高級靈,有足夠能力開導及安頓亡靈,一般民眾沒有能力開導及安頓亡靈,萬萬不宜將亡靈帶在身邊,否則只會徒增生者與死者愛戀思慕之痛苦,對雙方都無益處,宜禱告請地藏王菩薩將亡靈引度到「陰間」等候輪迴。


 


    陰間是地藏王菩薩於靈界特設的一個區域,讓那些不必下地獄,又回不去天界的亡靈,能夠有一個安全的活動區域,該區域如同人間的社區,生活方式也與人間相似。地藏王菩薩派遣天界之靈前往陰間保護亡靈,並指導亡靈追求解脫,只是那些輪迴中的亡靈都有其執著的劣根性,未必聽從開導,甚至未必願意到陰間居住,故還是有很多亡靈在人間流浪。家屬超度亡靈的最佳方式就是向地藏王菩薩禱告,請地藏王菩薩引度亡靈去陰間等候輪迴。


 


    明空從出外商旅至今已超過七年,如今終於歷劫歸來,明空父母多年來思兒心切,今日終於能再見到明空,一時相擁而泣,明空看見青梅竹馬愛妻梅花,亦相擁而泣。雖然明空開悟證道後,已能萬里視物,早已遙視家人多次,更能原靈出竅,瞬間即可到家,可那都是原靈之活動,明空肉身七年多來首次見到家人,亦是七年多來首次見到梅花,腦細胞中的愁思一時得到慰藉,故亦激動落淚。


 


    新朝代建立之後,佛教倍受重視,此乃因為隋朝開國皇帝「楊堅」自幼即受到尼姑撫養,稱帝之後規定「佛先道後」。可佛教倍受重視,對於慧可大師而言反倒不是什麼好消息,本文前數篇即說明,南北朝佛教界認為達摩及慧可師徒為魔教,故佛教愈強,對慧可大師愈不利。尤其縣城那位大名鼎鼎的禪師,本來對慧可大師即百般為難,如今該禪師更受到朝廷的禮遇,故愈發排斥慧可大師,慧可大師處境很艱辛。


 


    明空及梅花開悟證道之後,確信慧可大師「不立文字、頓悟成佛」乃正宗的解脫心法,故明空及梅花全力光大慧可大師解脫心法,在明空及梅花的努力之下,追隨慧可大師的門生愈來愈多,門庭逐漸廣大,但門庭廣大卻令那縣城禪師十分不悅,禪師決心出面「捍衛正宗佛法、打擊魔教邪說」,因此向朝廷構陷慧可大師,以禪師之聲望,朝廷自然深信不疑,慧可大師最終被害死於獄中。


 


    慧可大師為開悟證道之解脫者,何故晚景如此淒涼?談因論果,慧可大師武功造詣高強,出家之前曾擔任朝廷大將,於戰場上所造殺業著實不少,故晚年才有此一劫。雖慧可大師係因殺業而亡,然亦可看出當時佛教界已嚴重偏差,竟認不出開悟證道的大師,足見當時佛門無力引導眾生得解脫,幸好慧可大師於圓寂若干年前已將衣缽傳給三祖僧璨大師,正宗佛門解脫心法後繼有人。


 


    慧可大師圓寂之後,紫霞輪迴時間也將到,故明空將隨紫霞輪迴而去,梅花則選擇坐化歸天。明空前世未能接續陸修靜大師光大道家解脫心法,實乃明空之一大遺憾,故此次下凡人間,除與紫霞再結連理之外,想為道家解脫心法盡些力,以補前愆。明空遂以法眼搜尋中國境內道家修行高手,發現道家「蘇玄朗」大師頂門放大光直衝九霄,其修為功力不在僧璨大師之下,故明空甚覺歡喜,決心下凡人間之後,要投入蘇玄朗大師門下。


 


    明空立即以千里傳音與蘇玄朗大師對話,表明將下凡人間追隨大師修悟道家解脫心法。蘇玄朗大師以其「內丹玄功」觀照明空前世因果,一切均了然於心,非常欽佩明空下凡度眾生之大悲心,故蘇玄朗大師回應甚表歡迎,並表示明空及紫霞出生之後將親自以道力護衛,並安排接引明空及紫霞至其門下修悟。


 


    欲得追隨解脫大師修悟,必須善根因緣俱足方有此機遇,一般人未必有機會值遇解脫大師,若因緣不俱足,縱然勉強為之安排,相遇之後亦不能信受教導。明空為解脫者,自然俱足善根因緣得追隨蘇玄朗大師修悟,而紫霞連續兩世修悟陸修靜及慧可兩位大師的解脫心法,故紫霞亦有相當善根因緣得親近蘇玄朗大師。明空及紫霞的下一世將以蘇玄朗大師為中心,展開其新的人生。(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