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天界之舟《佛學講座》(實用生活禪)|天雲老師|陰間大審判鑒察良心|如何度得愛河|天界之舟是正宗佛法.jpg

1437728466-3633110313.gif 陰間大審判鑒察良心 如何度得愛河│20200426 天界之舟 天雲老師 佛學講座(實用生活禪) 兩性的危機 辯才無礙的維摩詰居士 佛陀時代的故事 善良的人才能見神

 

箭頭符號:29.gif   請點以下影片觀看

 

 

|本集精華|

透過比丘犯了淫罪請示優波離尊者的故事,讓我們洞悉地府的審判不只是觀看人的言行,乃是以良心定罪,提醒我們切勿從表面論斷是非,很容易誤會他人。 而人生的愛慾執著非常嚴重,我們要如何得度愛河?當太依賴戀情,忽略其他事情、又忽略無常的降臨,兩性的危機就開始產生了;當喜愛控制對方,戀情成為監牢的時候,爭執、分手、離婚隨之而來;當另外一半為了自己有異性而沒有人性的行為,將來,也可能會輪到你自己。 為什麼我們無法度愛河,因為兩性當中只有言行及花樣是不夠的,必須仰賴穩定的心靈力量維繫戀情,另外一半越禱告、越見佛,心性越慈悲,才是對你最可能產生愛情的時候。

 

 

|本集內容|

「律師持律自縛,自縛亦能縛他,外作威儀恬靜,內心恰似洪波」

 

我們談到了律,佛門有一門專門講戒律的,很嚴格的戒律,有一種傳道人就叫做「律師」,跟我們這邊法律的「律師」是不一樣的,佛門的律師是專門持戒律的。

 

當時佛陀的這個弟子當中,有一個持戒第一的優波離尊者,這個故事應該很多佛門弟子都知道。

有兩個比丘犯了戒律,這兩個比丘在外面行腳的時候搭帳篷,有一個比丘出去化緣,另外一個比丘在帳篷裡頭睡著了,睡著了以後恰好有一個女子在那邊打水,在河邊看到一個帳篷,她很好奇跑到帳篷來看一看,一看一個光頭大帥哥,很多出家人雖然剃了光頭還是氣象萬千,這個女子心生仰慕之情,可是這個比丘睡得很熟,這個女子就直接上了他,直接做了。

 

做了以後這個比丘在夢中驚醒把她推開,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有漏精液,這個在佛門來講已經構成犯戒了,他覺得糟糕會被逐出佛門,他很擔心,而且正好不巧,另外一個比丘從外面回來當場撞見,這可怎麼辦,他們知道犯了戒很緊張,想要找這個女孩子出來幫我解釋清楚,我真的是在睡夢中被妳玷污了,可是這個女子落跑了,她也知道佛門清規這是大戒,這怎麼可以犯,這個比丘一定要把她逮到,因為事關他同參道友的名譽,要把她抓到、要她出來說清楚,結果追的太厲害,這個女孩子也怕,一不小心掉在山谷裡摔死,更慘了,一個犯了淫戒,一個犯了殺戒。

 

今天怎麼這麼倒楣,出來行腳遇到這個事情,回去如何跟佛陀交代,這兩個比丘很煩惱,很煩惱啊,因為他們知道犯的這個戒不得了,他們不敢去見佛陀。

 

「卻往問這個優波」優波離尊者是當時戒律第一,他對佛門的大戒小戒很清楚的,所以去見師父之前先來見優波離尊者,請教他,我們還有路走嗎?結果優波離尊者很厲害,聽完以後說你們一定要被逐出師門,因為「殺盜淫妄」四大罪,「殺」有個比丘犯了,追趕這個少女讓她掉到底下摔死了,「盜」這個他沒有構成,「淫」構成了,因為他有流出精液來,「妄」說謊這跟他們沒有關,所以優波離尊者就跟他講佛門四大戒律,你們兩個一個犯了淫戒,一個犯了殺戒,所以應該逐出師門。

 

這兩個一聽慘了,所以「轉增比丘網羅」,聽完以後更痛苦了,這回一定要被逐出師門了,怎麼辦,而且殺人這不得了啊,不但逐出師門,官府可能馬上就要上門了,所以他們非常的痛苦。

 

「方丈室中居士,維摩便即來訶」

「訶」是訶責這個字,當時在佛陀那個時代,有兩個證道者,一個就是悉達多太子,另外一個就是維摩詰居士,悉達多太子是現出家相,維摩詰居士是現在家居士相,結果他聽到了這個事情以後,就親自出馬來訶,訶責優波離,你是要按戒律來論,你要讓這兩個比丘逐出師門,犯了生死大罪,你這也太殘忍了,說的優波離默然無對,怎麼會這麼容易被說服呢?

 

因為維摩詰居士辯才無礙,連四大菩薩觀音、地藏、文殊、普賢,未必辨的贏維摩詰居士,因為他是大徹大悟,不但大徹大悟,還是一個標準的證道者,跟釋迦牟尼功力相當,所以等於是他師父來訶責,可是優波離到底錯在哪裡?他就按照佛門的大戒,一個犯了淫戒,一個犯了殺戒,當然逐出師門,哪裡有錯?可是為什麼被維摩詰一責備之後,他也默然無對?

 

志公大師把佛陀那個時代的這個故事拿出來,在南北朝的時候再次地提醒他的一些門生弟子,也提醒往後的修行者,這個地方等於維摩詰去推翻了,相當程度來講他推翻了優波離對戒律的審判,也就是說維摩詰是用大悲心來諒解這件事,為什麼會這樣?

 

「淨名說法無過」

就是用良心來審判,地府一直到今天,不止兩千六百年前,到今天我們陰間大審判,有的時候不是只看你的話語和行為,有時候是看你的良心,你內心裡頭是乾淨的,就算是無過,這個看法辨得優波離尊者無話可說。

 

 

「而彼戒性如空,不在內外娑婆,勸除生命不肯,忽悟還同釋迦」

維摩詰居士開始教導優波離,你這個戒律師只知道守戒,維摩詰在責備他的十大弟子之一優波離的時候,釋迦牟尼佛完全同意,因為釋迦牟尼佛知道維摩詰居士也是證道者。

 

「戒性如空」

紅塵就是鏡花水月一場夢,夢裡胡為苦認真,你要了解這個紅塵是一場夢而已,無邊無盡的眾生,為什麼佛陀以慈悲來面對一切的眾生?為什麼叫無緣大慈?為什麼叫同體大悲?為什麼是永遠可以寬恕?因為他們完全理解,大家是困在夢境當中、夢裡胡為,雖然確實有胡為,也可以寬恕,他的標準就是什麼呢?

 

「淨名說法無過」

他要審查你的良知良心,你在做這件事的時候,良心裡頭是不是蓄意的、故意的、造假,如果這個當然就過不去,可是大家看看剛剛那兩個比丘,老實講一個在睡夢中,那一個為了還他同參道友的清白去追少女,結果急急忙忙掉到山谷摔死了,第二個比丘害死這個少女,可是他完全沒有要殺她的意思,完全沒有,完全符合良心審判,沒有罪,另外一個比丘他是睡夢中,睡夢中發生的事情,他醒來以後來不及了,他太疲倦睡著了,所以這兩個在良心上、良知上,沒有故意要犯淫戒,也沒有故意要犯殺戒。

 

雖然言行上面是構成的,可是在良心上面,我們要體解眾生都在夢中,我們不是常常提醒大家嗎?人間為什麼無常快速?你們可以發現,回顧過去十年如同一瞬間,飄然而去都不見了,再回顧往昔20年,有些年紀比較長的長輩,有七十歲以上的,回顧過去70年還不就是快速就成空了,為什麼人世間留不住這些時光,為什麼無法把捉,金剛經早就給我們答案,因為這個世界是一場夢,你還沒有發現是夢嗎?為什麼這些東西飄然而去無法掌控?

 

每一個人都在無常裡頭,每一個人都知道人生必定轉成空,會轉成空的東西就不是真的,不會轉成空的那才是真的,只有在佛性的世界裡頭,才能夠見著真身法性。在這個世界裡頭,你明知道的,身邊的人忽然而去,你自己很多的人生的事情忽然變化,最後你整個人生也要歸零,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縱然你看不出來,可是像維摩詰這種證道者,他還是用體解的心來看這兩個比丘,他們是沒有惡意的,最重要的就是「淨名說法無過」。

 

所以不只是兩千六百年前佛陀那個時代到現在,我們地府的因果大審判仍然最重要的是,考察你內心的良心,你在做這件事、說這個話的時候,你有沒有故意犯錯?有沒有故意犯錯?這才是重點,假定沒有惡意,其實滿天神佛都願意用最大的尺度來寬恕你,為什麼要寬恕你?因為你的夢中。

 

「彼戒性如空」這些戒都是在框那種,生活在夢幻泡影當中的眾生,所以這些戒性不在內外娑婆,因為他根本不存在,各位你們一醒來,夢中的點點滴滴不就不見了嗎?有人在夢中做了壞事醒來也都沒了嗎?在夢中做好事醒來也沒了,在夢中金榜題名,好高興啊!考上了,醒來沒有啊!有很多的修行者,夢中夢到自己騰雲駕霧飛天遁地,好高興啊!一醒來沒呀!

 

所以夢中的那一切,我們要體解眾生困在夢境中,他縱然做錯也不要太訶責他,這就是我們佛法的精神,我們應該設法幫助眾生醒來,這個比較重要,罵他、譴責他、 K他、 修理他,這不是佛法,也許這兩個比丘不懂,也許優波離不懂,可是佛陀和維摩詰怎麼會不懂,所以他們必須要做一個最正確的引導,引導所有的佛門弟子要記住這個慈悲心,所以這個地方老實講,用戒性沒有辦法真的改變一個人。

 

所以「律師持律自縛,自縛亦能縛他」,你們這回就看懂了吧?這個優波離馬上翻出佛門大戒,一個犯殺戒,一個犯淫戒,逐出師門,實在是可怕,他都已經是比丘了,兩個比丘都已經出家了,放下一切,結果今天發生這種事情,而且後面可能還被官府論罪,所以這個時候慈悲的維摩詰居士出來解危了,然後說的優波離尊者無話可說。

 

各位我們要了解眾生在夢中,犯了錯很驚恐,不就是兩個比丘的現象?他很驚恐,這個時候來找優波離,就好像去找媽媽、找老師求救和哭訴,你這個時候不但沒有從佛法的精神來開導、安慰和鼓勵他,反而再論他一個罪,這叫作罪上加罪,讓兩個比丘非常的痛苦,他們心中很苦,他們都沒有惡意。

 

所以這就是我們佛門自古以來常常談的,儘量避免批評論斷,因為很多的事情大家並不能夠完全明白裡頭的細節,很多事情你們並不明白而又率然判斷,就成來渡人的結果反而是害人,優波離也是無辜,他也不明白整個過程,他也不知道兩個比丘說的是真的假的,所以他也不知道,然後就自己用他的想法就做了判斷。

 

第二行提到「自縛也能縛他 」你不但把自己困住也把別人困住,所以「外作威儀恬靜,內心恰似洪波」因為那是死板的,翻出第幾條、第幾條,來處理事情而已,並沒有真的深入到當時的事實真相。

你也很難看到,有人來找你那可能是好幾天前發生的事情,你如何跨越時光回到好幾天前去看到真相?絕大多數的人、99%的人都沒有辦法回到過去,來清楚的判斷每一件事,因此有智慧的佛陀會提醒我們,儘量不要論斷,在聖經裡頭也有很多這個痕跡,耶穌就提到,你用一個手指頭指著別人的時候,有四個手指頭是指著你自己呀!耶穌都提到這個問題,所以我們在佛門裡頭,在修行的門第裡頭儘量不要論斷,尤其不要為對方論罪,這是要很審慎的。

 

所以戒律到底要怎麼用?戒律的用法主要是給夢中的人,我們談到夢中或是瞎眼的人,因為他不知道靈界的路怎麼走,他不知道歸天的路怎麼走,這個時候最高層天就啟示一些戒律下來,就跟你講殺盜淫妄酒這五個不要做,雖然看不到歸天的路也看不到奈何橋,沒有關係,至少你記得最高層天交代,殺盜淫妄酒不要犯,雖然你不知道路也看不到靈界,可是至少這五件事不要做,就不會跌入危險,就可能醒來,各位要了解,這是當時的用意。

 

可是當你已經大徹大悟的時候,要改變判斷,就不能再從言行來判斷而已了,你要進入內心世界,就像維摩詰居士這樣子,不能只從言行來判斷,要去觀察他的內心的動機和目的,只有他的內心是蓄意犯罪,才能夠定他的罪。

 

所以戒律的本身變得很外在,所以「內心恰似洪波」,很多內心的心路歷程,其實很多的戒律師他也不知道,他只是判而已,對方的心路歷程,還有幾天前或幾年前的點點滴滴,恐怕他也不知道,所以這就是志公大師提到的,你單單從戒律來修行的話,失誤很多的喔!所以不能夠只從持戒想要解脫升天,這個是不夠的。

 

 

「不駕生死船筏,如何得度愛河,不解真宗正理,邪見言辭繁多。」

假定我們一直困在戒律上面,第幾章、第幾節、第幾條、第幾款,都在講這個一直修煉沒有進步,修煉沒有辦法跨時光,你修煉也沒有辦法進入他內心世界去觀察,一直都進不去,所以這個地方就叫做「不駕生死船筏」,你不能在戒和文字的表面上活動而已,要如何脫離生死,你要做更深的修煉,要看見別人的內心。

 

你自己當然內心要洞然明白,佛法是個心法,漸漸的我們就不要只在語言文字方面去判斷事情、行為他怎麼這麼做、不要隨便批評,他這麼做未必不好,也許他根本沒有惡意,我們在佛法裡頭、在二六時中要明明白白,你沒有惡意,可是言行有惡意,這也不夠精準、不夠精純。

 

要證阿羅漢、要證道,就不能夠再推卸,我沒有這種想法、我就不知道啊!不能一直這麼講,也許蒼天可以寬恕你,可是請你不要太快放過你自己,怎麼可以修煉那麼多年還推說「不知道」、「忘記了」你怎麼還在講這個話呢?各位難道不知道證阿羅漢之前,二六時中明明白白,你的每一句話、每個行動都在佛性洞然灼照當中,這是阿羅漢之前的跡象。

 

所以雖然剛剛維摩詰用大悲心寬恕了這兩個比丘,可是兩個比丘也漸漸做事要更加的細心,你追趕人家,知道這是山區,你這樣追趕,她掉下去怎麼辦?但因為你的思考太簡單、做事不夠細膩還是闖禍,闖禍的罪你還是跑不掉,也許不用逐出師門,可是闖禍的罪還是跑不掉。

 

不可以在二六時中對你自己的言行推說「不知道」、「我也忘了」、「我搞不清楚」,這不及格,這是凡夫,這是迷失的眾生,回到佛性的本來面目當的是洞然明白、真知灼見,聖經上說耶和華連每一個人的頭髮都算清楚了,就是在形容,我們佛性在導航的時候何其的細密。

 

所以各位從這個戒的故事,一方面我們體解,不要隨意地斷人家的罪,第二個你也不允許自己再迷迷糊糊的,為什麼可以不迷糊,你要回到你的佛性裡頭,只有佛性才能夠出離生死,我們修道人的目的也不是只求今生的安樂,因為你們都知道這是夢幻泡影的世界,最重要的是人生結束之後,你能夠超生了死,這才是重點。

 

所以各位你的生活當中,一定要記得修行的目的就是要超越生死,一定要記得,你沒有這種觀念度不了愛河,一定要這種觀念,修行不是只有哈拉聊天,找一群人解解悶,不是這樣子的,各位你真的要有一種心,我不要再六道輪迴了!我要停止這個六道輪迴的迴圈,你要有這個想法這才對喔!

 

一個修道人來講,因為你佛性如烈陽普照,當然可以度過生死、可以改善人生,所以改善人生是修道人基本的副產品,你進入佛性的世界以後,他不但能夠帶你脫離生死、生活自然幸福。

 

 

「如何得度愛河」人生的愛慾執著非常的嚴重,我們先把愛河鎖定在戀情好了,簡單地講有各種愛慾執著,兩性的危機在於太依賴戀情,很多人以為我只要跟他結了婚或是住在一起就沒事了,所以就忽略了其他該做的事,也忽略了無常的降臨,這就是你自己的危機,來自於你自己的無知,我們不是講證阿羅漢之前,你佛光普照的,很清楚這個世界正在變化,你很清楚這個世界正在變化,這個是真的。

 

因此我們一直鼓勵大家在追求工作的成功、家庭的成功,還要撥出一點時間來修煉正宗的佛法,這是不違背的,你可以把你談天、喝茶、哈啦、看手機、滑網路的時間,把他改變成禱告,一天騰出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很簡單的,也就是說兩性的危機,為什麼你無法得度愛河?

因為你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你以為找到一個理想的另一半就沒事了嗎?還有很多國事、家事、天下事、辦公室的事會困擾你,還有鄰居、還有哪個妯娌、親戚朋友,不是只有你們兩個人世界那麼簡單,後面還有個無常,如果你想的太簡單、一廂情願,那你自己就是走錯路了。

 

有人誤以為只要改為同性戀,戀情的危機就消失了,他認為為什麼我們兩性之間會那麼多問題,因為這是異性戀,所以有人就想改成同性戀,同性戀我們很尊重,你喜歡同性戀,我們很尊重你,可是我們要講實話你跟男的交往和跟女的交往,還不都是一樣的毛病嗎?難道你今天換一個男的他就沒毛病,換一個女的毛病就很多?

 

毛病不在於性別,自私、無情、無知、頑固,男人有女人也有,所以你的問題,不在換一個性別,從異性戀變成同性戀或著同性戀變成異性戀都不對,人都有毛病,你要做的老實講,不是換男人還是換女人,你要換你的心態,你要換定位在佛性上面。

 

匈牙利的詩人裴多菲「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你要體解,你把戀情變成堅牢啊!快要出事了,你看人家寫的傳頌國際,大家都覺得很有道理,生命很可貴的,可是一定要有愛情,沒有愛情活不下去了,沒有對方會死掉,很多人會這種現象,可是為了自由兩者皆可拋,假定你談一個戀情最後變成奴、為奴坐牢,你不要逼對方,不要用逼的你會後悔,你以為可以把對方全面的掌控,你錯了。

 

當戀情成為監牢的時候,爭執、分手、離婚隨著而來,你千萬不要以為你會有手段可以把對方完全控制,不管你的對象是男的還是女的都沒有關係,你不要以為你可以用什麼方法,把對方吃定了,你錯啦!人都是愛可愛的,你那麼兇狠誰會愛上你啊?難道因為他很兇狠、很會搞我,我好愛他?因為他很狠愛他愛得不得了?沒有這種事的,他只是怕你怕的要死,有一天有機會就飛了,投奔自由囉!你信不信?

千萬不要以為控制得了對方,你控制不了的,漫長的歲月當中,他哪天到外面去就看上別人了,因為你很凶,而外面那個很溫柔就那麼簡單,不是嗎?所以當愛情變成堅牢的時候,有多少人犯這個錯,都以為可以控制、用手段、用硬的,對方找到機會就投奔自由啦!

 

不可以有一種觀念「有異性而沒有人性」,很多人有這個毛病啊!對方為了你不顧道義拋棄親友,恐怕將輪到你被拋棄呀!你要注意到,應該選擇一個有情有義的對象,而不要以為他為了我可以無情無義、拋棄所有的親友,你以為你佔便宜了嗎?各位,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他的無情無義,你應該在道義上,要跟他講不能無情無義,做人要有情有義,你要教育他,你怎麼可以佔這個便宜,你看他為了我什麼親友,什麼都不管的就是為了我,連他爹、他娘、公司、朋友的道義都不要了,就為了我,我跟你講你開心什麼?他骨子裡頭有這種無情無義,你還開心什麼?哪一天輪到你,難道不知道有反作用力嗎?

 

第五點,當另一半對自己的身體不再好奇的時候,戀愛必然降溫,對你的長相甚至是對你的幽默,也沒有什麼好奇的嘛!床上這檔事也沒好奇了嘛!就這個樣子,而且這種降溫有時候很快,有的人可能一個禮拜就降溫了,你信不信,真的有人一個禮拜,有人還好一點三個月、六個月就開始降溫,所以你不能只靠身體的表現、不能只靠言行的花樣,為什麼無法度愛河?就是只有言行這些花樣而已。

 

應該怎麼做?此時勢必仰賴「穩定的心靈力量」維繫戀情,你一定要有強大的心靈力量,你們對於對方的肉體一定會開始,因為很習慣而失去了當初初相見的那一種悸動,剩下來真的就是維繫兩個人存在的就是「穩定的心靈力量」,你一定要有「穩定的心靈力量」。

而眾生的心思多半是「散亂和多變的」,欠缺心靈的力量,所以這個就是為什麼我們現在地球上面,離婚率、分手率高的一塌糊塗,就是這樣子來的嘛!有時候我們會在想有甚麼方法,你只有靠言行的方法那不夠,最好要你的內心充滿了生命力,可是眾生的心多半是很散亂的,有時候我們請他每天禱告半小時,半小時也是幫他收心,假設你的另一半他肯坐在那邊禱告半小時,總比他在外面混半小時好,你要想通這個點,你的孩子、另一半在外面混,混半小時、混半天,不如讓他在你面前禱告半小時、半天,你高明。

 

到外面去跑,外面的環境多麼多變化和誘惑啊!尤其很多兩性搞到最後都變成控制,當監牢來的時候,匈牙利裴多菲的詩,他就開始想到了「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我要投奔自由了!所以這個時候只靠那些控制術、控制他的手機、控制他的言論、控制他的約會,他就跑了,他過不了愛河就跳愛河,他寧可死也不跟你在一起,在你身邊像坐牢一樣,很多是這個這樣子的,所以你一定要進入豐富的內心世界,一定要進入豐富的內心世界,而一般的眾生連禱告半小時都覺得浪費時間,你就可以知道他的心有多散亂,你的另一半或孩子,你看到他在房間禱告,總比他到外面去跑還要好啊!真的是這樣,而且禱告是見佛,何不?只有開悟的修行者心靈力量才夠穩、夠強,換句話講你戀愛的對象不用換性別,而是換你另一半,如果是一個大修行者就安全了。

 

另一半是大修行者必然安然託付終身,因為他的心很穩是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這才是真的有情有義、可靠的對象,所以當你的另一半在禪房裡頭禱告的時候,你不要生氣,因為他在禱告的時候,或是他在打坐念佛的時候,是他的心最穩定、最乾淨的時候,最可能產生對你愛情的時候,你不要傻了,把他對你產生愛的源頭砍斷了。

 

他不禱告也不見佛了,不見佛見你的面就比較強嗎?你讓他見佛再見你,他在見佛的過程中,他的心性越來越慈悲,所以你阻擋他打坐、念佛、禱告,你傻啦!他禱告完以後更加的慈悲、更加的多情,你試試看。

 

所以志公大師所說「不駕生死船筏,如何得度愛河」,你沒有回到佛性,你們心靈的力量沒有,當對方對你的身體和你的言行已經不再好奇,剩下來的是什麼?當然就是你很深邃的生命力量,而你不要傻了,不要吵著對方陪你,他不見佛他會回到眾生的毛病「多變」,而且他不見佛的話,他因為很煩,他不會對你好的,他心裡頭不煩他對你會很好,你們試試看,看自己就知道了,當你的心很平靜的時候是不是特別容易對別人好,當你心情已經很差的時候,你才沒有辦法對別人好,我都心情都惡劣極了對你好什麼好?

 

一個大修行者長年累月的要求自己心性,所以天下人最值得結交的朋友名單中,應該要有幾個大修行者,尤其當你看到另一半、家人肯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禱告半小時、一小時,你要很開心他靜得下來,他不會被五欲紅塵勾引誘惑,終究人生一場空,勾來勾去長久靜不下來就沒有法力了。

 

「不解真宗正理,邪見言辭繁多」也就是說你們只是在這邊律和戒,這個東西不是真宗正理,真宗正理要駕生死船筏、要有超生了死的觀念、要回到你的佛性,如果你不懂這個的話,你的邪見言辭會特多,你自己不知道你有多邪見,像維摩詰責備優波離尊者,各位他都尊者了餒!十大大弟子欸!戒律第一的,被維摩詰訶責到無話可說,戒性是空的不在娑婆內外,為什麼戒性是空的?因為人生就是空的,空還能制空嗎?空是要放下的,放下空才是上上的智慧,空無法對付空、抓不住空的,所以你不解真宗正理,你的很多的言論就叫做邪見言詞繁多。

 

盲人那個道人,也許他能夠改變你一生的命運,各位可以發現,很多人在拜師的時候就先要師父露兩手給他看,不露兩手就認為這個師父一定很弱,正宗的拜師你先活出善良的本質,你才有資格看見神蹟,兩個娃兒很善良地帶他到鄰村、幫他找到路,動心起念沒有利害關係,最後這個瞎子其實是個高人,因為這兩個娃兒的善良他才露了兩手來幫助他,這就是正宗的。

 

自古以來的傳承,大家一定要有正確的觀念,當然現在有很多錯誤的觀念,也跟時下錯誤的宗教教育、社會教育有關係,大家都變的有時候太保護自己,保護自己沒有錯,可是甚至要求到師父要先顯化什麼給他看,否則掉頭就走。

在這個過去我求道的過程中,我也曾經犯過這個錯,我記得有一年一個朋友去拜訪所謂的通靈大師,後來跟我去的這個朋友他很不滿意掉頭就走,在門口的時候還哈哈大笑,那個笑在我的心中永遠都是一個提醒,你憑什麼這麼狂妄?你憑什麼來這裡人家就要顯給你看?你憑什麼?他的笑在我心中十年、二十年都一直記得,這個不是拜師學藝的料。

 

更別談我們很多禪宗大師,各位看過很多的公案,很多師父根本不講話的,因為他考驗了你的誠意,當然眾生有資格考驗師父的功力,師父也有權利瞭解你的誠意,雙方都是平等的,不是說只有你可以考驗師父,憑什麼?

 

那個通靈大師沒有點出來你在哪裡高就,沒有點出來你貴姓,你就大笑而去,覺得那個通靈師父是假的,你怎麼可以這樣?這個經歷深深的讓我放在心中,我提醒自己永遠不可以像他那樣,我沒有一分一寸的對這個修道人貢獻,為什麼那個修道人要立刻秀給我們看?

 

當然我們在愚昧的時候,我們會用這種態度,可是當我們成長以後,我們對人別說對一個師父,你哪怕是對一個路邊賣口香糖的,甚至於在開車有人賣香花的,拜託大家對這些賣口香糖的、賣香花的友善一點、客氣一點,如果你有三十塊錢跟他買一朵花,你不缺這三十塊可是他很缺,大家可以把你的善在生活中去發揮出來,假定你有這個善,那兩個娃兒就遇到高手了。

 

你要做一個很善良的人,別說對一個修行者應該善良一點,哪怕路邊賣報紙的、賣口香糖的、賣香花的,給人家一點機會,也許你給別人機會就是給你自己機會,這就是正知正見,凡事要先有付出的態度,而不是先有得著的態度。

 

為什麼成佛了還要禱告?禪宗不是說「眾生本來成佛」,成佛了還要禱告什麼?如果你沒有真的契入佛性,你的視野有時候就是會偏偏的,眾生已經成佛了為什麼還要禱告?佛不是一個念頭就成功了嗎?眾生誤以為禱告是求神佛幫忙,其實不是只有求神佛幫忙而已,你搞錯了前提就搞錯了,禱告本來就不是只有求神佛幫忙而已。

 

高樓大廈最左邊埃及的吉薩金字塔146公尺,可是在杜拜的828公尺的哈里發塔,大概只有它的五分之一的高度,你的高度只有人家的五分之一,你想參透什麼呀?你的境界只有人家的五分之一,你能夠看見什麼啊?

 

縱然臺北101、西爾斯大樓527公尺很高,可是來看大峽谷空中玻璃走廊1200公尺,論境界人家是1200度,我們101很高了可是才508度,人家的一半都不到啊!你能夠多厲害?你的境界是人家的一半而已,你能夠多厲害?

 

有很多東西是因為你境界不夠高、看的不夠遠,這個問題是在你,問題不在對方是在提問題的人,你自己就是有問題,因為你很多東西是在誤會,禱告從來就不是求神幫忙而已,我們都知道神佛比哥們還要哥們,哥們一句話「你幫我帶個便當」,他就帶個便當還有什麼好求的?神佛更慷慨,甚至於你翹著二郎腿在沙發上拜託「觀世音菩薩幫我」,他馬上就來幫忙了,我們都懂這個道理。

 

禱告本來就不是這樣子而已,禱告是把念力高度集中在一個點對焦,高度的對焦使其產生巨大的力量,這才是我們禱告的原理,很多人就是沒有站在高塔上面,在低處論斷天下,等你有那麼高的境界,你就看到、就會跟他講你不要亂講了。

 

禱告十分鐘、二十分鐘、六十分鐘、九十分鐘,專注度不一樣,你在禱告中的覺受和看見完全不同了,我沒有辦法跟你講,你不肯走進去我怎麼跟你講?你就不肯上那個高塔上,我請你上去、拜託上去,你就不上去偏偏在矮的塔那邊,一直講東講西,叫你上去「我沒有時間啊」、「我哪有時間上這個塔」,繼續在矮的塔講東講西,你又不上去,怎麼辦?

 

所以我現在必須引導很多的修道人,一定要有提高境界的努力,你會吸收到不同的空氣,你現在太矮所以你碰不到,碰不到就說人家沒有,禱告就跟雷射光一樣、就像水,這個江河流水沒有威力,可是你把他集合成水刀時候還可以切割鑽石和鋼鐵,水都可以切割鑽石和鋼鐵,就可以知道集中力量產生多麼大的神奇的事情。

 

你越專注、專注的時間越久力量就越大,修道人、演講者沒有辦法跟你講清楚,一定要自己去體驗、路要自己走、橋要自己過、飯要自己吃,你一定要去做,否則你永遠只會跟師父辯論而已,無窮無盡的辯論,因為我們站在的點不同,我們站在1200公尺的塔尖你又不肯上來,路都開給你走你又不上來,整天在底下辯論,這怎麼辦呢?

 

所以各位為什麼成佛要禱告?成佛才要禱告,你知道你是佛以後就知道要對焦,尤其當你要移動的事情是很巨大的擋牆的時候,你要非常地專注,好像你在用超能力要搬動一塊岩石很專注,這個專注可能一個月把他移開來,更大的三個月,不要想天上掉下就立刻沒有了,那種最好不要去想,看電影是可以啦!看完電影以後你回到現實社會,有哪一家教堂、哪一家修道院「咻」有神蹟?你越專注、專注的時間越久力量就越大。

 

禱告是神佛、妖魔、精靈國、阿修羅界「施為法力」的絕佳工具,不是只有基督徒、天主教徒、回教徒在強調禱告,去看就知道那些妖魔都很會禱告的,禱告就是對焦「懇求地藏王菩薩我感冒立刻康復」,就是一直對焦、一直對焦,結果不但你的體質開始改變、你會因緣具足碰到最好的醫生、吃到最理想的藥,你去看那些精靈、那些修羅非常專注在禱告,他們禱告已經不是字很多是把他濃縮,比如說你今天想要考取公職,就專注地「讓我考取公職」、「考取公職」、「考取公職」,很專注的,這個時候你的整個力量鎖定那個點,假定你要的是訂單增加、生意增加或者是夫妻感情和睦,你也可以做這個禱告、一直禱告、一直禱告,禱告就是把你滑手機、喝茶、哈啦、聊天,聊天聊不出人生來的,沒有太大的變化,聊天大多數都是打發時間而已。

 

眾生噪動不安、念力散亂,如果不專注禱告無法發揮佛性的力量,你不可能發揮,這個時候功力可能人家的一半都不到,硬要跟人家辯論吵架,大家都煩。有些眾生進了理想的修道院,因為不用功沒有體會,後來就離開了道院錯過美好的機緣,實在可惜。

 

我們可以打保證書天界之舟是一個絕對可以達到解脫道的團體,可是我們這個團體一定要你自己做,我們沒辦法給你,我演講者也頂多把路告訴你該怎麼走,剩下來就是你想不想走,而這個地方是這樣子的,你專注一個小時和兩個小時達到的點是不同的,你要了解心靈的點是不同的點,你能激發的力量是不相等的,有人就一直覺得浪費時間,所以他從來沒有進入過沒有真的入門,他就在門外沒有入門。

 

但是話語未必能夠入人心,各位也都知道有時候你講太多對方會覺得很煩,「你幹嘛強迫我」、「我幹嘛聽你的」,但是你強大的禱告能夠產生巨大的力量,較有機會讓對方產生對我們的好感,許多障礙就迎刃而解了,當你說不通的時候不要硬說,很嘮叨那樣講到最後他想幹掉你,你本來是勸他後來他表面上答應,你一走他趕快跟你斷絕關係了,講太多了,其實人間很多的事情,不管你在哪一個公司公務的也好、私人企業也好,主其事的不都是人,所以你的很多的障礙都來自於人,你們要了解很多障礙是來自於人,黨政軍也都是人在主持,是人掌握的國家的機器、掌握了鄉公所市公所,各機關、團體、學校、軍隊、警方都是人,你要順利就一直禱告,就會發射強大的力量,至少讓對方看到你的案子的時候心生好感,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要記得當愛情變成堅牢的時候就是分手的開始,何況對方還不是你的愛人,你憑什麼跟他嘮叨到這個樣子?你還不是我愛人你跟我嘮叨什麼?我另一半跟我嘮叨我都受不了,你跟我嘮叨甚麼?不要太靠嘴巴的嘮叨說個沒完沒了的,尤其你說太多會有敗筆,人家會看出來你的毛病,我們古人不是說嗎?你不說話的時候人家懷疑你是個高手,你一說話別人就確定你絕對不是個高手,所以你最好不要說話,因為你不要說話人家會懷疑他可能是個高手,可是你就愛說話,一說話他就已經確定絕對不是高手,這就是言多必失。

 

所以說我們在茫茫人海中,從民營企業到公務團體、黨政商,哪一個不是人在主持?老實講縱然是狗在主持,因為你龐大的禱告念力波,要知道你專注到這個程度念力向宇宙發射,你的案子到狗的手上狗都對你很客氣,你看真的,狗有時候對有些人很客氣,對有些人他就不客氣,都有影響的。

 

所以說我們單單講這個宇宙,不要講到宇宙,我們地球不通通都是人類在主持的嗎?國家機器一直到鄉鎮市公所、到企業、到車站不都是人的主持嗎?那你就多禱告,你跟人家辯論不如你多禱告,然後你的佛性知道你現在要去臺北,一路佛性對焦,臺北這一路讓所有的車長也好、路人也好,看到你對你至少都沒有敵意,不就順利了嗎?乃至於你到公司團體也是一樣,你就專注地禱告,你越少跟人家吵吵鬧鬧,人家對你印象越好,你信不信不要太嘮叨,言多有時候必失。

 



天界之舟的指導老師天雲老師,研究大乘佛法30餘年,持學嚴謹、演講內容精闢與眾不同,為開創天界之舟的創辦人,
素有「與君一席話,勝讀萬卷書」之美譽,引導無數學子找到真正的、永恆的自己,使其難忘聞法的感動,至今逾有千人印心授記,
擁有廣大讀者及修行弟子,歡迎大家線上訂閱天界之舟的佛學講座,成為生活最佳的心靈補帖

 

【協會帳戶】

戶名:中華天界之舟心靈健康協會

帳號:0725-0615-6786

國泰世華銀行代號:013

 

箭頭符號:01.gif 天界之舟官網 | http://www.heavenfortress.com/​

箭頭符號:01.gif 天界之舟YouTube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HeavenFortress/about

箭頭符號:01.gif 天界之舟粉絲團 | https://www.facebook.com/heavenfortress/

箭頭符號:01.gif 天界之舟問路家族 https://heavenfortress.com/blog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