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雲()


 


黃土地埋苦命女,秋風寒雨伴新墳


初遇魔頭不知險,赤子之情誠追隨


 


 


    返鄉的火車上,我一直追憶著她。她是一個問題家庭長大的苦命女孩,因為嚴重的家庭問題,導致她一直有輕生的念頭,國中時就割脕自殺好幾次,後來又服毒自殺,但都被搶救回來。搶救回來之後,長期接受教會的輔導,後來也成為虔誠的基督徒,生命由黑暗走入光明。我初到這間教會時,就注意到她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而我們教會是一個小教會,沒有很多年青人,所以我經常和她同工搭配服事,於是聽她分享、談心事的機會很多。


 


    看見她雪白的手脕上有好幾道很深的割痕,我一直很憐惜她,據研究,割脕自殺是一種疼痛度很高的自殺方式,因此每次想到她用刀深深的割自己的肉,就知道她的心是多麼的沉痛,心痛到已經不在乎肉體的痛。後來她那次服毒自殺,又燒傷食道,讓自己的進食也很困難。


 


    平湖竟起了波瀾,相處久了而生情,她明確的表達想成為情侶的意願。當時我一直在台北念書,也在台北教會聚會,其實只有寒暑假返鄉時才到那間小教會,而當時我剛在台北認識了我的初戀情人,一顆心都在初戀情人身上,因此我拒絕了她。拒絕之後,我非常擔心,因為她是苦命的女孩,這幾年完全是靠堅定的信仰撐過來的,稍一不慎,也許她又起輕生之念,於是我還是很關心她,噓寒問暖自不在話下,但言明我們只是教友關係。感情一事著實難處理,剪不斷、理還亂,感情的種籽已在她心中發芽成長,她依然深情款款,於是我只好痛下決定~必須徹底了斷,以免她愈陷愈深。所以中秋節我返鄉時,堅持不見她的面,她寄來的包裹,我也決定不打開看,既然決定了斷,就堅持下去。


 


    想著想著,火車回到家鄉了,一下車我直奔教會長老家,我想要了解詳細經過。聽長老的描述,原來她瞞著我許多事情,她高中服毒自殺那次,食道已全毀,不能飲水也不能進食,因此肚子手術開了一個口,開口處有一口袋,飲水和食物必須由肚子的口袋擠入胃中。這事情她從未說過,故我一無所知。


 


    可能她為了討好我,也可能怕我嫌棄她,在我面前她都正常進食飲水,這些食物及飲水會造成食道很大的痛苦,不但進不到胃部,事後還要挖出來,還會引起感染病變。想到這,我非常難過,更加深我的悔恨及不捨。長老還說,她高中服毒那次,除了食道全毀,身體機能也受重傷害,所以活的很痛苦,其實也活不久,這次她死意甚堅,她在胃袋中塞了很多藥物毒死自己,也許死對她是唯一的解脫。


 


    聽完長老的說明,我直奔她的墓地,找到她的新墳,想到她一生受的苦,又想到她臨死前,我無情的連十分鐘也不見她,於是我對墓悲慟落淚,時值深秋,東北季風強大,又持續下著雨,我身披雨衣,荒蕪的墓區更顯得悽涼無比。我開始進行強力的禱告,也用天國的靈語禱告,我死命的求耶穌要她活過來,我要當面和她致歉。禱告了幾小時,我知道耶穌不會讓她活過來了,只能求耶穌照顧她的靈魂,我也希求她原諒我的無情。


 


    此後,一連三天我都到她新墳去陪她,除了歉意和不捨的流淚,就是一直為她禱告。我在墳頭上想著很多事情,後來我想通了:「生命無常,也許這次是與朋友的最後一面,因此我要惜緣,基督徒應懷耶穌大愛,不受制於自私狹窄的兩性之愛,尤其對那些陷在苦難中人殷切提出的懇求,我當盡力成全其願,不要於人間留下任何虧欠。」


 


    我返鄉哀慟之事,也驚動教會新聘的牧師,在我回台北之前,新牧師主動說要請我吃飯。我和他見面之後,大為震驚,想不到家鄉小教會新聘的牧師,其聖經造詣如此高深,解經功夫真是了不起,聖經條文之引用,靈活又極有見地,遙遙領先我在台北見過的所有牧師及聖經教師。除了高深的聖經造詣,他竟然和韓國大牧師趙鏞基一樣有天眼通,甚至還有他心通,不但千里外之事均清楚知悉,我的想法他也瞭如指掌,故我對他極為仰慕,慶幸家鄉這個小教會聘到這麼一位絕頂牧師,我決定要追隨他學習。


 


    我懷著複雜的心情回台北,一方面不捨她痛苦的離開人世,同時慶幸教會聘請到絕頂的牧師。當時還不知道這個牧師是一位包裝很好的宗教魔頭,他在東南亞、台灣均有犯罪前科,他學了很厲害的魔法,根據日後我和他鬥法的經驗,這個大魔頭可以命令為數上百隻永和鬼屋等級的惡鬼,以附身或作祟降災等方式修理他人。(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