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雲(十九)


 


自性超能初體驗,賽斯書重要啟示


新人新政摩擦起,緣盡當散離教會


 


    耶穌基督親現身時跟我說:還要再加油。於是我知道未來還有一段路要走,但我充滿了信心,有耶穌作我的後盾,我就不擔心魔界的勢力。只是當時我不知道,下一個階段人生歷程,耶穌已經將我交給了地藏王菩薩,地藏王菩薩將帶我找到終極解脫之路。


 


    魔難期間除了諸多實證的經歷,那幾年我便深愛靜坐,靜坐中放下一切念頭,享受一片清淨清涼法喜,一個念頭都不願意起來,不願攪擾那片清淨。有了一些初級的體驗之後,就明白,怪不得這麼多人喜歡靜坐,可是基督教是嚴格禁止靜坐的,所以我不敢在教會談起,教會禁止靜坐的理由是:「一旦心靈放空,最易引起邪靈入侵附身。」


 


    可是我的實證經驗恰好相反,心靈放空,不起一念,讓附身邪靈無力攪動我們的意念,從而無法把我們推入胡思亂想的苦海,此時最易驅除附身邪靈。所以我還是繼續靜坐,以實證經驗優先,至於教會那些教條理論,我則不予理會。


 


    除了一片清涼法喜,當意念管理更進一步時,靜坐中時常看見刺眼的強光,後來又發現自己身上潛藏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這個力量大到無法形容,也帶給我極為安穩的感受,還發現這個力量也可以產生許多不可思議的神通。


 


    大學時期為了找尋生命的終極答案而遍覽各宗教的入門書籍,當然也讀了幾本佛教、道教的入門書籍,我還記得,佛教徒以成佛為目的,道教徒以成神仙為目的。當我發現自己身上潛藏無限大的力量,我領悟到怪不得三隱士、隱世高人可以有那麼大的法力,原來每個人本身就潛藏無限大的力量,因此我於靜坐中證實,成佛、成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力量已經在自己的身上,端視你要不要運用他。


 


    但基督教認為所有的力量都來自於上帝的賜與,如果上帝不賜與我們力量,我們將虛弱不堪,因此我們必須不斷向上帝禱告請求充電,我甚至一度認為,三隱士、隱世高人、所有的天使、撒旦、大天使長、耶穌,都要依賴上帝持續賞賜他們力量,一旦遠離上帝,就會陷入無能及虛弱。但經過靜坐的實證經驗,發現基督教那些教條理論是錯誤的,實際上,每個人都潛藏無限大的力量,根本不用老向上帝禱告請求充電,上帝從創世紀開始,就把大家創造得很圓滿,足以獨立自主,不再須要依賴祂,這就是上帝的大愛,上帝從來就把大家當成平等,從來沒有想過要主宰任何人。那種須要一再弱化自己,請求上帝充電的思想,是魔界蓄意值入聖經的偏差思想。


 


    我又想到,多年前三隱士之ㄧ曾經問我:你是上帝嗎?他給我三小時的思考,我那時候三次很明確的回答他:我不是上帝。我還記得他好失望的表情。可是當我發現自己潛藏無限大的力量時,就可以明確的回答:「是的,我是上帝,我是佛,我是神仙。」我這種回答,以基督教教義來看簡直就是異端,但我決定以實證經驗推翻教會那些教條理論。


 


    當時我還想透過深度靜坐斷除一切煩惱,當時認為煩惱都是生活層面的,後來發現,修行者老是想追求修行境界提升,這就是一個大煩惱,如果不斷除追求境界提升的念頭,就不可能斷一切煩惱。因此,後來我又領悟,所謂境界高低,根本就是人去創造出來的分類,既然每個人身上都已潛藏無限的能力,因此大家的境界都是最高、最圓滿,哪有什麼境界高低的問題,而且潛藏的能力已是無限大了,豈可能再提高什麼境界。我領悟到,我們對自己的潛在力量有多信任,就能發揮多大的力量,如果你認為人類比上帝弱小太多了,那是你在自我弱化,你在自我設限,你在封鎖自己的力量。信任彷彿是一個開關,你相信自己有這個力量,你的力量就打開了,你不相信,力量就關閉了,你半信半疑,開關就忽開忽關,力量則忽大忽小,完全取決於你的一念之間。


 


    能發揮多少力量,主要是受到對自己潛在力量的信心高低所影響,此外,尚有一些次要指標也頗重要,以韓國趙牧師強力禱告的成功要件來分析,愈專心、愈持續,則力量發揮的愈大,多年後,我又兼修念佛法門,將意念高度專一,則力量又發揮的更大。


 


   在深度的靜坐冥想中,一再確認自己的新領悟是沒有錯誤的,只是沒有師父可以討論,更不可能和教會牧師或弟兄姐妹討論,所以沒有人能幫我印證我的幾點領悟是否正確,以下歸納當時的六點領悟:


 


    第一,透過深度的清淨可以發現自己潛藏無限的力量。第二,因為人都潛藏無限的力量,因此人就是上帝、人就是佛、人就是神仙。第三,潛藏無限的力量,無限就是最大、最高、最圓滿了,沒有高下之分,硬要分境界高下,或是要再去追求境界提升,是畫蛇添足,自尋煩惱。第四,這個無限的力量是隨著我們意念而啟動。第五,只要意念管理的很好,意念愈清淨、愈專一、愈能持續、愈有信心,即可愈完美的運用這無限的力量。第六,當我們能完美運用無限的力量,就不必依賴任何人,也不必仰望上帝的加持充電,就可以達到終極解脫了。


 


    雖然當時找不到人可以印證我的領悟是否正確,但往後我研究賽斯哲學,又再近一步研究佛典,才從資料中印證我的領悟是正確的。某日在書局發現賽斯系列叢書,當場翻閱一下,其主題在談:「意念即是實相,我們的意念就是我們的人生,意念如何,人生結局便是如何。」賽斯系列叢書揭櫫之重點,恰好與我的新領悟頗相似,而且那個時代,賽斯書是世界暢銷書,因此我買了整套回家,讀完之後,我發現我領悟的幾個項目,都有賽斯哲學的支持,因此我初步確定,我的新領悟是正確的。


 


    當時我家鄉一所鄉下專科學校任教,也在該校成立團契,想把我的領悟和學生們分享,後來該校董事會約談我,表示不歡迎宗教性社團進入校園,因此團契沒多久就結束了。與此同時,台北總會開除壞牧師,不久教會的新牧師來上任,新牧師上任之後,要擴大舉辦教會系列活動,可是壞牧師事件,已重傷教會元氣,許多弟兄姐妹流失,教會剩不到一半會友,人手嚴重短缺,因此我建議新牧師,教會此時不宜舉辦太多活動,這樣會累壞所剩無幾的會友。


 


    可是新牧師認為,要盡力辦活動,才能補充新會友,於是在他堅持之下,聖經班、團契、社區服務、課輔班、珠算班,加起來遠比以前多,真是把大家累斃了,留下來的會友,因為過度疲倦,若干會友也打算離開教會。當時會友和牧師反應,但幾經溝通無效,牧師總是說,這是上帝的教會,不是他的教會,我們都是為上帝在奉獻,因此要求會友撐下去,務必要把教會人數衝回原來數字。


 


    除了會友們已經很疲憊,事實上我早已證實聖經遺漏許多資料,教會那些教條理論很多是人造的,是禁不起實證考驗的,說的更明白,教會已經被魔界滲透成功。因此看見新牧師老是搬出已被魔界滲透的那套聖經教條壓著大家,我真是反感。本來我還幻想可以逐漸把我的領悟在教會推展開來,可是新牧師的頑固強硬作風,根本不接受任何意見,使我對教會的期待急速降溫。


 


    勉強配合新牧師大約兩年後,學校忙碌的工作加上沉重的教會活動,再加上身體非常疲倦,造成我的心完全靜不下來,本來是一個清新快樂的修士,現在變成煩惱的不得了,而且家庭生活也荒廢了,父親非常不滿意,最後我只好痛下決定,離開這間有深厚感情的教會。我離開原教會後,又去別一間教會聚會,可是家鄉是個小地方,我又在教會界待了十年,所以各教會都有許多會友認識我,聚會兩週之後,那新教會的長老和牧師約談我,認為原教會需要人手,我不宜此時棄之不顧,他們還說,他們各教會之間有默契,他們不搶其他教會的信徒。結論是:他們希望我回原教會。


 


    我心想,我已經在原教會硬撐著陪新牧師走了兩年,新牧師不但不接受意見,甚至一再想新點子增加活動,我們的疲勞豈是外人可知?別的教會牧師墨守教會間默契,不歡迎我去加入,原教會牧師為達個人設定之目標,毫不憐憫會友的疲倦辛苦,一味的辦活動。本來還有意留在教會,將正確的基督教教義還原,可如今發現,這些教會的領袖頑固難化,故我不想浪費生命與他們虛耗,也不再懷抱任何改革的希望,決定與教會斬斷一切緣分,不再回頭了。


 


    我發現,在魔界掌控的勢力範圍內,我很難有發揮的空間,因為大鐵球總部嚴密盯住我的行動,不允許我動它的地盤。因此,我務必要找到還沒有被大鐵球掌控的最後 20% 的淨土,如此才有發揮的空間,實踐濟世宏願,後來我發現,這最後的淨土,被佛教禪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心法守護著。(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