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雲(二十九)


 


天界慈光照人間,地藏慈尊掌天界


兩代恩師恆垂護,緬懷師恩淚涕零


 


    地球上有許多宗教哲學團體,有的屬於天界,有的屬於魔界,如果該團體揭露眾生本來成佛、眾生本來即是上帝,又引導眾生恢復圓滿的本來面目,如此才是屬於天界的團體。眾生本來成佛是個事實,只要徹底想通這事實,即稱為開悟,開悟後即可有效運用佛性超能力。然若干團體,先設定人類是渺小軟弱的,然後開出許多修行課程,要幫助人類逐漸變強,這些課程循序漸進、一步一步往上堆砌,讓許多民眾深為激賞,認為這才是修行,因此反對眾生本來成佛的真理,他們認為,眾生本來成佛的說法,只有不求上進的修行投機客才會鍾愛。


 


    佛性是奧妙的,你認為自己的力量有多大,佛性就提供你多少力量,如果堅持定位自己很渺小,堅持定位自己比佛差得很遠,那佛性就成全你的心願,你的力量就比佛差得很遠,所以那些人發現自己的力量很弱小,連改變自己的缺點都很難達成,他們不知道弱小的原因起於自我弱化,不是人本來就弱小。


 


    撒旦作亂之後,不只魔界分為若干國度,天界也分為若干國度,主要是迷失的眾生由不同管道回歸天界,幾個管道包含,佛教、道教、基督教、儒家…,因此才有不同國度的天界,天界雖分這幾個國度,但這只是初級天界才有分別,超能力回復九成以上之的高級天界,就沒有宗教國度之分別,高級天界是完全沒有分別的。


 


    目前天界有無限多的高級靈,皆已達圓滿百分百超能力,每位都能擔任天界最高統帥,但是他們都無私無我,沒有人出來競選最高統帥,後來天界公推地藏王菩薩作為最高統帥,因為地藏王菩薩度眾生之大願是第一名,故推選祂作為天界最高統帥,綜理天界的行動,指揮天界所有軍團。地藏王菩薩擔任天界最高統帥之後,魔界刻意造謠,把地藏王菩薩降級,描述成管理地獄、管理靈骨塔、管理墳墓區的菩薩,造成民間不小的誤解。


 


    整個天界都在積極進行搶救迷失生靈的行動,即便是一條狗,一隻螞蟻,或是一個小鬼,天界也有救援計畫。天界軍團跨越無數宇宙,與魔界軍團已經進行數不清的戰役,當你仰望天際,看見雲層異常詭異,或是聽見天雷大作,那可能是天界與魔界又展開戰鬥,目的是為了我們迷失的眾生而戰。不只天界進行救援計畫,我們已經得道的祖先、歷世已經得道的師父,都會救援自己的後代或門生。


 


筆者某日神遊至一處人跡罕至之深山,發現一處洞天福地,赫然記起前塵往事,斯處乃數千年前我曾拜師修煉之處。才由雲端落地,大師姐迎面而來,歡喜的擁抱我,一干師兄弟姐妹亦歡喜的將我圍在中心,我們高興的淚流滿面,他們說,你終於找到回家的路了。自幼我總覺得我的家在雲端的天上,或是深山的仙洞,原來我的感覺沒有錯,我真的回家了。


 


    大師姐說道:「師弟此番紅塵走一回,不只師兄弟姐妹關懷師弟於紅塵中的一切,師父更是放心不下,他老人家以神通力暗中保護師弟的安危」。聞大師姐所言,憶起師父往昔一切恩典,不禁感動涕零,師父是隱居深山得道的仙人,對於弟子向來非常嚴格,平日不苟言笑。我走入師父居處,師父背對著我,從他背影看見他一頭白髮,他還是一樣的嚴肅,一句話也沒有對我說,我則在他身後問安求教。


 


    他轉過身來,還是那張嚴肅的臉,每次見到師父嚴肅的臉,就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哪邊沒有做好?師父沒有問我下山這幾千年的點滴,他帶我至後院,後院有一片黃土地,師父突然躺在黃土地上打滾,弄得全身都是黃土泥巴,他站起來之後,用力抖落渾身塵土。我不解其意,師父站起來後開示,此番你紅塵一行,必然多歷苦難誘惑,紅塵宛如泥坑,難免有所沾染,但無論苦難及誘惑如何,務必保持清淨心,即可抖落一身塵土,不被紅塵所困。


 


    師父開示之後仍然嚴肅,他親自送我至山口,我離開他的那刻,回首看到他雙眼深深的凝視著我,想必他是忍著淚,不露一絲慈愛笑容,用那一臉嚴肅提醒我紅塵處處多留意。想起師父幾千年來暗中關注,還有得道成仙的大師姐,還有一干師兄弟姐妹,這千年關愛之情,令人萬分感激,故立誓完成任務,方不愧對恩師及同門之至情至義。


 


    家父多年前一場大病,我決心務必救父親一命,故向天界求救,發現一位佛是我好多世前的師父,我小時候也常想,我的家在很高很高的天上,原來這也是真的,我拜過一位佛為師。我到佛居跪求師父救我父親一命,師父慈悲的看著我,立即答應我的懇求,我急著回家看望父親,臨走前師父親切交代,有空回來看看師父,不要一千多年才回來一趟。


 


    後來探望於加護病房的父親,見父親有起色,果然好轉起來,我真是開心。於是幾天後,又去佛居叩謝師恩,見到恩師,嚇一大跳,師父竟然重病臥床,原來師父為了成全我的心願,將父親的病移轉給自己承受,我跪於床前,心痛百感交集,真不知該如何是好,一個是我的父親,一位是我的師父,我不願意他兩位老人家任何人生病,可是因果法則不可含糊,為了成全弟子的心願,師父只好代受病苦折磨。師父見我傷心,用虛弱慈愛的手摸摸我,他說師父功力比較高,承受的起,你別難過。


 


    仰望蒼天,天上有位疼愛我的師父守護著我,遙望深山白雲深處,也有位關愛我的師父守護著我,誰道人間多零丁?除了天界慈光普照之外,蕩蕩師恩實無以為報,惟願紅塵一行能達成任務,切莫令師父失望,方能報答師恩於萬一。(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