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天白雲(五十九)


 


邪術靈符小人志,秘密武器驅魔令


魔道北進分天下,十月官道白髮人


 


    萬年魚精被收服之後,她的海底精靈王國成為天界盟友,因此不再興風作浪攻擊沿岸百姓,也不再攻擊出海作業的漁船,東南海域平靜不少。可是太平洋海底勢力不是僅有萬年魚精這個精靈國,還有許多精靈國存在,有的國度實力也很堅強,不輸萬年魚精的國度,那些國度也會攻擊百姓與及船隻,海底精靈王國攻擊人類的原因,幾乎都是因為人類大量宰殺海洋生物所引起,人類實在應該正視這個問題。


 


    人類的飲食習慣確實該檢討反省,除了餬口的理由之外,貪得無厭的追求美味,或為了取得皮件而殺害動物的案例多不勝數,而且許多案例殺害的手法非常凶殘,慘不忍睹,人類造下無邊殺業,也造成動物對人類產生強烈的僧恨心。縱然根據前世因果,這些動物有被殺害的前業,可那是動物的業障,與我們何干?他該被殺自然就會有被殺的情境出現,我們犯不著自告奮勇擔任劊子手,以為搬出動物的前業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殘殺他們,然後貪得無厭享受美食。人類長期殺戮,實在難以避免海底精靈國的報復。


 


    我們做任何事情都應展現節制,修行者禪定功夫日益進步,尤應展現高度節制。飲食方面的節制,就是除了餬口或營養的理由,我們不宜多吃肉,如果能漸漸少吃肉,然後達到完全素食,那是最好。有些人節制力很差,長年習慣於肉食,甚至一餐沒有肉都受不了,從早餐到宵夜,菜色中一定要有肉類。有些小朋友就養成這種壞習慣,早餐吃顆煎包都會喊:「煎包裡怎麼沒有肉,我吃不下。」我們可以檢視自己的飲食習慣,如果每天吃一餐素食都辦不到,那表示自己嚴重藐視動物被宰殺的劇烈痛苦,罹患冷酷無情症,離大悲美德十分遙遠。


 


    東南海域平靜之後,長江以南最嚴重的靈界惡勢力就屬「雲貴總道長」。總道長的總壇原本在雲南省昆明城的滇池畔,自從李唐開國之後大為禮遇道門,故道門各脈系無不趁機全力發展,總道長也順勢將其原本的發展地域雲南、貴州、廣西一帶向北方擴展,幾年後將總壇遷至洞庭湖畔岳陽城,並兵分兩路發展,一路北渡長江發展,另一路往長江下游發展,往長江下游發展,將踩進道觀設於鄱陽湖畔的十二高道長期經營區域。


 


    總道長為了全力發展其脈系,以百歲高齡親自進駐岳陽城總壇,總道長優秀的門生幾乎都調來岳陽城,最得意的五大弟子也到齊。十二高道素知總道長為邪派,可民眾未必知悉,民眾貿然投入其門派,後果不堪設想,因此十二高道決心阻止總道長勢力之發展,而總道長也視十二高道為眼中釘,雙方時有衝突,雙方進行大對決似難以避免。


 


    十二高道決定與總道長對決,引起師父蘇玄朗高度關切,因總道長魔法已達爐火純青,且其門下弟子能人輩出,居首的五大弟子幾乎盡得總道長真傳,功力接近爐火純青,其道號分別為:新魁、新鵬、新廣、新州、新龍。此五人實力均可獨霸一方,若總道長辭世,接班人必是此五人之ㄧ。


 


    當時總道長已超過百歲,滿頭白髮,滿臉白髯,又好著一襲樸素灰色長衫,且紅光滿面、氣象極佳,不明究理之人以為見到活神仙。總道長禪定功夫到家,一入定輕易便是七日夜方起坐,其念力已練就能在千里之外攻擊敵人,使敵人受傷、生病、或死亡,亦能在千里外使敵人癲狂、亦能主宰其意志,故被總道長念力鎖定之人,麻煩可大了。


 


    總道長除了修煉出超強念力,還是符籙之術的絕頂高手,總道長畫一道靈符交給他人使用,此人無論攜帶至任何地方,均可百分百發揮其威力。靈符之所以有效,實際上是驅使靈界眾靈執行任務,至於驅使哪些靈,端視畫符之人與哪些靈打交道,不少符籙師為了追求速效,不惜與邪靈打交道。總道長因為功力極高深,因此有能力與靈界高等級邪靈界打交道,並驅使他們為自己的靈符效勞,故總道長的靈符非常有威力。


 


    於當今台灣社會,靈符運用極為廣泛。讓長官賞識自己的靈符可稱為「升官符」。靈符也運用在男女關係上,讓對方愛上自己的靈符可稱為「和合符」,讓對方和情敵分手的靈符可稱為「斬桃花符」。靈符也運用在教育上,讓孩子乖乖聽話,這種靈符可稱為「調遣符」。靈符也運用在開店經商方面,這種靈符可稱為「召客符」。升官符、和合符、斬桃花符、調遣符、召客符所運用的原理都一樣,就是靈符驅使靈界眾靈以使用者的利益為中心,逼使相對人服從自己,故靈符的運用必然會犧牲對方的自由意願。使用靈符暗中強逼他人順從已意者,都是私心自用,可歸類為小人。


 


    萬一有人對自己下靈符,要如何破解呢?因為靈符都是驅使眾靈辦事才會有效力,因此要破解靈符就得請出更強大的靈來趕走對方驅使的靈。此外,還要拼修為、拼耐性,對方放出靈符後,持續發功一年半載也很常見,我們掃蕩一波之後,對方又再攻來一波,若自己修為不夠或耐性不足,遲早會被對方的靈符攻破,而被對方控制。


 


    有鑑於念力之術、靈符之術威脅眾生極甚,故地藏王菩薩為實修兩千年解脫福音的修士特別設計了四個法寶,一則保護修士,同時賦予修士保護眾生的利器。四個法寶,其一是「印心授記」、其二是「驅魔令」、其三是「聖驅魔令」,其四是「總驅魔令」。印心授記於本文前幾篇已有詳細說明,故不再贅述。


 


    驅魔令是保護自己的法寶,印心授記之後,經地藏王菩薩認定狀況穩定進步者,地藏王菩薩會為修士開光驅魔令,驅魔令經開光之後,該修士可以直接下令驅魔,修士一下命令,天界驅魔軍團立即堅壁清野,掃蕩所有騷擾修士的邪靈惡魔。若對方的靈符長年累月咬住修士不放,前波掃蕩才完,又再驅使新一波邪靈攻勢,此時修士再下個命令即可完成掃蕩,故有此法寶護身,就再也不怕任何邪術及邪靈的攻擊。


 


    縱然被總道長這種爐火純青的高強念力攻擊,驅魔令一樣可以化解,只要修士下個命令,天界軍團立即於修士身邊築起球狀堡壘,將修士嚴密防衛起來,等到對方停止發射念力,天界軍團才會撤軍。萬一總道長再進行新一波念力攻擊,此時修士再下一次命令即可完成防衛,因此不怕任何高強念力的攻擊。


 


    聖驅魔令比驅魔令更強,聖驅魔令除了可以保護自己,還可以保護別人,只要任何人無辜的受到邪靈惡魔或念力的攻擊,我們持聖驅魔令即可為其解除危機。至於總驅魔令,則是賦予我們主動攻擊施術者的權柄,只要發現某人經常以邪術害人,此時可使用總驅魔令請天界軍團廢掉那人的邪術修為,一經廢除邪術修為,那人頓失法力,便無法再害人,那人想要恢復功力,勢必經過重新修煉,若干人被總驅魔令廢除邪功之後,終生都無法修煉恢復到原來功力水準。


 


    驅魔令開光之後,修行如果又更進步,地藏王菩薩才准開聖驅魔令。聖驅魔令開光之後,修行又更進步達到開悟證道或將近開悟證道,地藏王菩薩才准開總驅魔令。民眾除了自己修為三元合一,又願意鼓勵他人實修三元合一,如是之人也可授與驅魔令或聖驅魔令,以利彼等普度眾生。


 


    總驅魔令無法廢掉超能力恢復九成左右的修行者之邪功,此類高人已立於不敗,不可能被廢功,至多就是被驅離。總道長的功力差不多達九成,故無法以總驅魔令廢掉他的邪功。再者,若施為邪功之人係魔界所派遣,則必有魔界保護,此時若欲以總驅魔令廢掉該人邪功,勢必引爆靈界大戰,成敗殊難預料。   


 


    蘇玄朗雖是開悟證道的修行者,可是當時他沒有承擔籌組天界團隊的任務,故沒有得到地藏王菩薩的授權,因此無法為十二高道開光驅魔令。那時候蘇玄朗研究了許多道法破解當代各門各派的念力之術與及靈符之術,蘇玄朗的道法之所以有效,乃是蘇玄朗前往天界的「道脈仙都」請求相助,仙都視蘇玄朗同為道脈自己人,故仙都諸神仙、大仙、金仙願意配合蘇玄朗的道法出兵相助。有道脈諸仙相助,於是蘇玄朗道法威力無窮,蘇玄朗將道法悉數傳給十二高道,十二高道運用蘇玄朗傳授的道法,幾乎攻無不勝。


 


    須知,施為道法或靈符,靈界所給予的回應是有限的,不是無限供應。一個道法或一張靈符所動員的靈界力量萬一被對方擊敗,則此道法或靈符就失效,必須再重新出招。此外,道法或靈符所能調動的靈界力量,與自身修為有關,修為愈高超,能調到的力量愈大,故雙方於鬥法時,施術之人修為功力的深淺攸關勝敗至鉅。


 


    道法或靈符與驅魔令之運用差異極大,驅魔令是天界賦予的權柄,比道法或靈符方便甚多,使用驅魔令之人縱然從未修過道法,只要下令驅魔,天界軍團必然堅壁清野,完成任務後才收兵。但使用驅魔令之人無法潔身自愛、或與邪靈惡魔打交道、或臨場膽小畏縮,驅魔令就無法發揮功效。


 


    大唐開國之後,紫霞率領十二高道自鄱陽湖返回茅山,回到茅山之後,他們全力宏陽道脈解脫心法,因此十二高道之威名又更為遠播,其中以天吟及玄英成就最高。明空、清風、抱池、松紋四人辭世之後,天吟被蘇玄朗視為接續道脈最理想的人選,可惜天吟是女兒身,於大唐那時代,社會重男輕女的成見極深,因此蘇玄朗只好選擇玄英接棒,後來玄英被皇帝召進宮,蘇玄朗只好選擇清雲接棒。


 


    玄英入宮,清雲接棒,天吟則成為道脈第一高手,人間重男輕女,故忽略了天吟這瑰寶,可玉皇大帝識得寶貝,特賜天吟「擎天大令旗」,成為大唐時代玉皇大帝在地球上唯一的欽差大臣,令旗一揮如同玉帝聖旨,後來天吟四處遊化行道,普度蒼生,又收了許多門生。


 


    但玄英入宮、清雲接棒、天吟得擎天大令旗,那都是往後的事。十二高道知悉總道長勢力已進入長江流域,經請示師父蘇玄朗之後,十二高道決定擇日重回鄱陽湖畔道觀,以便就近阻斷總道長的發展。可鄱陽湖道觀離洞庭湖岳陽城的距離已進入總道長高超念力千里發功的攻擊範圍,故十二高道為普度蒼生,又將再次涉入險地。


 


    自從紫霞於鄱陽湖夜會明空,如今又歷九年,算算日子,明空為紫霞延壽十年的大限接近了,這九年多紫霞由一個柔弱的姑娘搖身一變成為十二高道之首,在道法、劍術、心法的造詣皆達上乘。且紫霞率領十二高道四處行俠仗義,對於苦難百姓的央求,不惜出生入死盡力完成,其大悲心感動天地。紫霞的成長及表現足堪告慰明空在天之靈,也不枉明空捨己相救之情義。


 


    轉眼又是初冬的日子,紫霞回憶前塵往事,十年前愛夫明空在前往鄱陽湖的路上客店內為救自己而被官兵殺害,想來無限的感慨。此時紫霞正率領十二高道從茅山前往鄱陽湖道觀,而這往鄱陽湖途經客店的日期就是紫霞算好的,紫霞刻意選擇愛夫明空十週年忌日,欲重回客店現場弔念明空,可紫霞不知道明空為她犧牲生命所換得的延壽只有十年,明空十週年忌日也正是自己大限之日。生死簿定妥之事,誰也沒有辦法更改,為了讓紫霞無牽無掛的生活,蘇玄朗沒有告訴紫霞大限,明空也沒有告訴紫霞大限。但時間一到,鬼使神差就要拘拿紫霞,紫霞規劃弔念明空的日期及路線乃是鬼使神差的意見,鬼使神差要依據生死簿將紫霞送進大限。


 


    十二高道快馬迎風奔馳,他們於黃昏時候到達客店,可這客店不知何故竟然關門了,看外觀關門好久了,或許明空等四人於此喪命之後,客店老闆覺得晦氣就關門歇業算了。可紫霞不死心,決定路邊宿營,今晚非得在客店旁過夜不可,因為十年前的今晚明空與紫霞就在此客店通宵煮茶談心,明空也就是在那晚指著天上明月約定了往後見面方式,因此紫霞執意要宿營追憶,實際上客店荒廢之後,這個路邊小鎮似乎也沒落了,四下頗荒涼,於此宿營實在危險。


 


    所幸一夜無事,及至剛破曉十二高道在睡夢中被遠方激烈馬蹄聲驚醒,大家仔細一瞧,見大隊人馬自西邊道路快速接近,十二高道為防出事,立即起身上馬戒備,並占據有利位置準備應變。紫霞身為十二高道之首,有責任保護大家安全,尤其在此地宿營是她堅持的,所以她更責無旁貸。


 


    大隊人馬愈來愈近,忽然十二高道覺得被強大念力攻擊,異常頭痛、胸悶、心亂、恐懼,經驗豐富的十二高道知道來者不善,功力極為高超,必是總道長的人馬。因此大家立即使出師父蘇玄朗的道法「護身玄光」,才阻擋住強大念力的影響。


 


    不久,十二高道被大隊人馬包圍,紫霞一看對方為首者,乃是總道長最頂尖的五大弟子領軍,紫霞心想事態嚴重。實際上,總道長算準今日是紫霞大限,鬼使神差必有行動,任憑蘇玄朗如何高深,也不能逃避此命運,總道長認為,只要配合鬼使神差的行動出擊,必能有所獲。十二高道經驗豐富,見敵眾我寡,寶劍一出鞘立即往東方強力突圍,片刻也不耽擱,十二高道劍術高深,順利突圍往東疾走,可是大隊人馬如同蜂群緊盯不放,情況十分危急,紫霞心想,只要進入鄰近大城,有官府干涉就沒事了。


 


不久,見路上有另一群人馬擋住去路,紫霞心想大事不妙,因此大聲命令眾師弟師妹:「全力突圍,不可回頭,一路逃入城鎮。」所幸十二高道劍術高超,經驗極豐富,故又突破重圍繼續前進,但有多人受傷,血流不止,故前進速度變慢。紫霞忽然暗中立馬回頭,企圖一人力擋追兵,讓眾師弟師妹順利逃脫,師弟師妹奔馳一段路之後,才發現紫霞沒有跟上,便欲回頭相救。


 


此時路邊樹林突然衝出一白髮老者率領二十餘騎擋住去路,大家一看那老者竟是師父蘇玄朗,只聽師父急切大喊:「徒兒速速前進不准回頭,為師去救霞兒。」十一高道看見師父老人家親自來救,不禁感動得熱淚盈眶,十一高道正值壯盛之年,怎好讓師父老人家回頭救紫霞,而自己逃跑呢?但情勢十分危急,不容爭執,蘇玄朗只說:「蒼生需要你們,一個都不准犧牲,聽為師的,快走,至城內會合。」言畢蘇玄朗率二十餘騎回頭搶救紫霞。十一高道聽從師令,快馬向東疾走進城,然白髮蒼蒼的師父身影深烙於大家心中,十年來都是十二高道迎風奔馳,而今只剩十一高道?大家擔心失去師父,又擔心丟失大嫂,一路奔馳疾走,風中飄著水花點點,這水花點點不是雨,而是十一高道的眼淚及鮮血。


 


    蘇玄朗事前即測知今日變局,但今日係紫霞大限,故無法阻止,只能事後補救。蘇玄朗所率之二十餘騎皆是羅浮山武學高手,他們願意隨蘇玄朗出山營救徒兒。蘇玄朗知道今日欲救回紫霞性命是不可能,但蘇玄朗心疼紫霞受苦,想在紫霞臨終前盡力減少其痛苦,也想於紫霞臨終前和紫霞說說話,安慰紫霞一番,故蘇玄朗與二十餘騎全力驅離包圍追殺紫霞之人馬。


 


    那群武學高手果真厲害,經過激戰順利驅離總道長人馬,蘇玄朗見紫霞渾身是血躺臥於地,便下馬跪於地將紫霞抱在懷中,不禁老淚縱橫。紫霞勉力睜開眼睛虛弱的說道:「師父你來了…師父你哭了…紫霞謝謝師恩…紫霞要去見明空了。」蘇玄朗曰:「霞兒,師父無能沒有保護好妳。妳的表現很好,師父以妳為榮,妳和明空及眾師弟師妹緣份極深,來世必然重逢,為師會生生世世守護妳們,霞兒寬心勿掛。」


 


    不久紫霞斷氣,紫霞安睡於師父蘇玄朗懷中。初冬的清晨,恰好是十月十五月圓之日,本該是團圓之日,可今日沒有團圓只有離別,那淒冷的官道上白髮人送黑髮人,那白髮人正是隋唐第一高人,他的高超不僅是道法、劍術、心法,他最高超的是那永不止息的大悲心,能當他的門徒,實在是三生有幸。(待續)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