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多高()

 

 

 

借問蒼天有多高,上弦月光照大地

 

樞機天印在人間,善惡殊途一線間

 

 

 

    一戶小農家住在山邊不遠的小平原上,小平原上就只有那戶農家,離縣城約十里地面以外。那農家有三口人,夫妻之外尚育有一眉清目秀的小兒。他們家可耕種的田地不大,只有小小兩畝地,農夫有五十多歲,他的老伴約四十多歲,兒子十來歲。雖然夫妻倆加起來超過100歲了,可這夫妻氣色極佳,態度優雅,神情愉悅,想必他們有相當高的生命品質。這夫妻本來是師兄妹,在「皇天山」拜師修行,多年後修煉有成,名列皇天山二十高手,後來兩人以天緣為媒,在師父主持下結為夫妻。師父見兩人功力不俗,足以下山普度蒼生,遂差遣兩人下山,兩人依依不捨拜別師父及山中師兄弟姐妹後,便踏上行道度眾之路。

 

 

 

    夫妻倆依師父指點於離皇天山七百餘里之此地落腳。除了十二年前生下兒子後曾攜子回皇天山探望師父,請師父為兒子的前世今生看個端倪,再請師父為兒子取個名字,從此至今十二年忙於農務及抽空進附近縣城點化蒼生,一直沒再回皇天山拜見師父。

 

 

 

    這對夫妻修行功夫可不簡單,兩者在皇天山都是名列二十名以內的修行高手,夫道號「上弦」、妻道號「月光」,兩人合稱「上弦月光」,這可不是師父故意這樣取的道號,是後來師兄妹在皇天山相見一往情深,順著天緣自然發展結為連理,才湊成一對「上弦月光」。

 

 

 

    皇天山的主人法號「鐵梅」,人皆稱「鐵梅先生」,鐵梅先生原為皇太子,但鐵梅先生少年即悟道,看穿人間一切均逃不出生老病死輪迴,故對名利權位興趣缺缺,只想尋處地方潛心修悟解脫之道,鐵梅心想:「若逃不出苦海輪迴,就算繼承皇位也終究成空,倒不如讓位給皇弟,皇弟為人敦厚,有他繼承皇位,也是黎民百姓之福。」因此鐵梅吃了秤砣鐵了心,離開皇宮後就隱居此山修行,說什麼都不回皇宮。皇弟即位之後為感念皇兄禪讓之美意,遂封鐵梅先生隱居修煉之山為「皇天山」,此乃皇天山之來歷也。

 

 

 

    鐵梅先生於皇天山開悟證道之後,許多修行者慕名前來拜師修悟,因此皇天山門庭逐漸廣大,能人輩出,成為中國當時著名的修行道場。皇天山除了排出前二十名修行高手之外,鐵梅先生多年之後又在二十人中精選八人組成「皇天八聖手」,八聖手稱為「海闊河長、英雄玉心」,鐵梅先生預言未來天下大事,八聖手及二十高手將與其他修行團體之絕頂高手組成天界團隊,共同參與公元兩千年普度天下蒼生的重要決戰。

 

 

 

    鐵梅先生開悟證道之後,主張:「人類的解脫只在一念之間,與宗教沒有關係,宗教界的見解過於複雜,反而使人心無法準確定位,離解脫將更為遙遠。」故鐵梅先生的教化中沒有複雜的宗教見解,他的見解簡單又有效,乃純正的「見性成佛」、「立地成佛」解脫心法,不拐彎抹角,不浪費大眾時間,與鐵梅先生對話,一個時辰內就可洞悉終極解脫奧義,剩下來的問題是,聽眾信不信任鐵梅先生的見解?還有另一個問題是,聽眾願不願意實修鐵梅先生的建議?

 

 

 

    若問蒼天有多高,回天之路有多遠,鐵梅先生總是說:「你就是蒼天,一念之間就回到天,比喝茶還簡單。」皇天山眾門徒都是這樣修證的,上弦月光夫婦隱居於山下小屋十多年,也都是這樣普度蒼生的,鐵梅先生還說:「無須抬頭等候蒼天的拯救,低頭更易遇見蒼天。」

 

 

 

    某日,正是兒子十二歲生日,上弦月光正開心的為兒子準備慶生,可今天氣候十分怪異,中午之前天氣還不錯,午時過後忽然烏雲密佈,烏雲密佈到恐怖的程度,午時該是豔陽高照,可此時竟然漆黑一片,還得點上油燈才看得清楚,這詭異的氣候弄得小兒子非常害怕,上弦月光表面上雖沉著,可眉頭深鎖,似乎預知不幸的事將要降臨。

 

 

 

    忽然間,從遙遠的高空傳來陣陣雷鳴,雷鳴愈來愈近,雷聲愈來愈威猛,後來就在屋外雷鳴大作,閃電四處狂劈,整片大地都在強烈震動,這小屋子危在旦夕,隨時都會被天雷及閃電擊碎。忽然在天雷聲大作之下,又傳出野獸狂嘯的聲音,那震天的雷聲之大,他們當面對話都聽不到彼此聲音,而那猛獸的狂嘯聲音竟然比震天雷鳴還要響亮,可想而知這猛獸必然非常巨大兇猛。小兒子已嚇得大哭,上弦月光夫婦忙著安慰孩子,此時他們眉頭鎖得更緊了。

 

 

 

    不多時,小屋子終究被奔雷劈裂了,一家三口人急忙逃到屋外,深怕被倒下來的樑柱、木頭等擊斃。跑出屋外之後,朝空中一看,空中哪是什麼猛獸,根本就是一大群身形極為巨大的恐怖惡魔,這群惡魔駕著放著閃電的烏雲來回快速奔走,其數量之多難以估計,極目遠眺盡是惡魔身影,看起來這群惡魔不是降臨這山邊平靜的小平原,更像是誰把煉獄硬塞進這個平靜空間,說的更明白點,是有個高人把時空的門打開了,讓此地與煉獄相通,煉獄的惡魔都來此地了。

 

 

 

    此時,空中忽然出現三人分別騎著三頭巨大紫色飛龍現身,並緩緩降落於平原之上,三人身形如電,飛龍才降落於地,三人一閃便立於上弦月光面前。這三人居中的是一位白髮老者,左右是一對年輕人,這三人面目均極為陰冷毫無血色,實際上怎麼看除了那身人皮之外,將他們歸類為殭屍可能更貼切。

 

 

 

    忽然那陰冷老者向著他們一家人噓…的吐了一口氣,就那麼小小的一口氣,一點也不惹人注意的一口氣,可這口氣竟然愈走愈強、愈走愈急,及至近身的時候忽地變化成滿空尖銳的冰鑚,被這滿空的冰鑚打中身體,必然身體碎裂,絕無活命之理。就在滿空冰鑚即將打中三人身體之時,三人身前忽然開出一抹上弦月似的光華,這一抹上弦月光華橫檔在三人身前,大片的冰鑚進入月光之後便消失無蹤。

 

 

 

    陰冷老者此時開口說話了:「上弦月光,果然是你們夫婦,終於給老夫找到了」。上弦答曰:「紫龍神君,汝針對在下夫婦即可,何必傷及無辜小孩。」陰冷老者嚴峻對曰:「廢話連篇,還談什麼傷及無辜,你們師徒冷酷無情,自以為是,哪是講情面之人,多年來老是為難咱七兄弟,弄得咱兄弟無法修成正果,至今老四、老六尚禁錮於皇天山,此仇哪能善了,定要你們師徒付出代價,如此才可罷休。」

 

 

 

    上弦對曰:「強辭奪理,汝等七蛇無法修成正果,乃因私欲太甚,寄情於紅塵五欲難以自拔,故修行難得精湛,正是劃地自限,與家師何干?且汝等七蛇好以妖法為禍人間,為所欲為,家師出面阻止,乃解蒼生之苦,哪是阻止汝等修行?家師好意點化,特意隻身前往七龍山,意在指點汝等正確修行之道,以免汝等繼續入邪,忠言逆耳,汝等聽不下去,反倒恩將仇報與妖魔合作興起惡毒的『苦海煉獄大陣』,意將家師永困於七龍山,幸家師法力無邊,破苦海煉獄大陣飛回皇天山,可你家老四、老六竟一路尾隨家師窮追猛打,必致家師於死地而後方休,家師見兩人邪氣太重,必然為禍人間甚鉅,乃擒此兩人,將他兩人留於皇天山,一則避免蒼生受害,二則以皇天山祥和能量煉化那兩蛇的邪氣,家師實乃用心良苦。」

 

 

 

    陰冷老者對曰:「你們皇天山自許替天行道,殊不知天界係尊重每人自由意願,但你們怎不遵守天界原則,不但老是阻撓咱七兄弟之事,你師父更強擄老四、老六,如是不尊重蒼生自由意願,還好意思厚顏自許替天行道,簡直就是群口是心非的小人。」

 

 

 

    上弦對曰:「天界尊重每人自由意願,但天界亦不允許傷害他人,汝等七蛇邪心自用,處處圖謀已利,不惜傷害蒼生,如是邪惡居心還敢大談天界原則,簡直荒謬之至。今日你既興起如是苦海煉獄大陣,想必不是來與我鬥嘴,以你們七龍山的作風,今日你必置我們一家三口於死地,我們夫婦也不是省油的燈,要戰就戰,何必多言。」

 

 

 

    陰冷老者冷笑對曰:「上弦老匹夫,少在那邊虛張聲勢,你們夫婦實力深淺老夫清楚的很,苦海煉獄大陣,乃無上至尊『聖龍大帝』所創,大陣之內與外界時空隔絕,陣外之人看不見陣內,陣內之人亦看不見陣外,一但困於陣中,叫天天不靈,喊地地不應,求出無期,十死無生。縱然你師父親自出馬,要破陣亦非易事,以你夫婦的功力是頂不住多久的,要收拾你們的性命易如反掌,但老夫今日大發慈悲,只要你們交出孩子為質,我就放你們夫婦生路,你們且去找你師父,要他放回老四老六,你孩子自可安然而回。」

 

 

 

    上弦心中早已想到對方必是來綁走他兒子,因師父曾說他兒子乃是最高層天界下凡度眾的高級靈,且此子身懷「樞機天印」,樞機天印為僅次於「樞機鐵杖」的天界第二高等級信物,比玉皇大帝的「擎天大令旗」還高一等級。故兒子肩負重任,對天下蒼生的重要性極高,師父吩咐務必善加調教、全力保護。

 

   

 

    父母孩子骨肉相連,哪有父母願意圖自己安危就把小孩交給惡人帶走,再加上師父的交代,上弦月光夫婦怎可能交出兒子。故上弦對曰:「咱們皇天山沒有怕死的,除非我們夫婦戰死,否則休想帶走我兒。」陰冷老者對曰:「找死。」話畢旋即暴退數十丈,忽然數量難以估計的惡魔同時以狂雷劈向上弦月光一家三人,狂雷威勢極為霸道,附近地面皆被狂雷劈裂,大地裂出數十丈方圓大口,地底噴出大量高熱熔岩如波似浪撲向上弦月光一家三人。

 

 

 

    上弦三人此時已無地面可站立,於是上弦月光夫婦以法力在腳下開出一抹上弦月光,三人便立於月光之上,同時夫婦兩人以畢生功力於身邊展開一丈方圓的渾厚巨大護身光球,硬擋萬道狂雷猛劈,也讓高熱滾滾岩漿無法近身。

 

   

 

    同時兩夫婦迅速使出皇天山絕技之一「大羅擒邪掌」,夫婦四掌倏的變化成漫天無數巨掌抓向無數惡魔,所有巨掌都泛出強光,照破苦海煉獄大陣的無邊幽暗,登時華光普照大地,大羅擒邪掌不愧是皇天山絕技之ㄧ,招式才一出,登時山河變色。

 

 

 

    只見巨掌猛抓巨大惡魔,惡魔以魔法變大身型,巨掌也立即隨之變大,眾惡魔忙著招架巨掌一時無瑕再出閃電攻擊上弦夫婦三人。此時陰冷老者大笑曰:「果然有兩把刷子,但老夫看不在眼裡。」忽然陰冷老者手中拿出一個銀色權杖,那權杖正是魔界三巨頭之ㄧ「聖龍大帝」授與紫龍神君的權杖。

 

 

 

    上弦月光夫婦看那權杖出現就知大事不妙,因為聖龍大帝的超能力始終維持在九成七至九成九的超高境界,根本無法擊敗,且其統治的獨立國度聯盟最精銳大軍團的數量難以估計,那銀色權杖到底可以調動到多強、多少的軍團實在無法想像,更令人擔心的是,萬一聖龍大帝親自現身,他們夫婦必死無疑。上弦月光夫婦萬萬沒有想到,七龍山竟然投靠聖龍大帝的國度,這回天下蒼生麻煩大了。

 

 

 

    紫龍神君權杖一舉,頓時銀光一閃,無數的惡魔手中都多了一把銀色巨斧,巨斧到手之後,情勢急轉直下,惡魔逐漸壓制上弦月光夫婦的大羅擒邪掌。上弦夫婦見情勢逆轉,因此只好再出招,使出第二個皇天山絕技「月光神箭」,無數月光神箭自上弦夫婦的巨大護身光球激射而出,月光神箭滿天飛舞似若遊龍,月光神箭疾速追擊眾惡魔,月光神箭與大羅擒邪掌互為幫助之下,上弦月光再度穩住場面。

 

 

 

    話說那紫龍神君乃是七龍山的老二,他身邊的兩個年輕人是他最得意的兩個愛徒,起碼有紫龍神君七成功力。三人出馬之威勢驚人,普天之下難有幾個修行高手可以擋得下師徒三人的攻勢。七龍山的老大名曰:「金龍神君」,其功力比紫龍神君高超甚多,金龍神君甚少出山,如果上弦夫婦今天遇上的是金龍神君,恐怕早已了帳去也。

 

 

 

萬古以來,天界最高級靈不斷下凡人間普度蒼生,上弦月光的兒子就是其一,他兒子的道號曰「天海」,這個名字是師父鐵梅先生取的,師父的意思是希望這孩子的心胸像海洋一樣廣闊無涯,能夠包容一切眾生;也希望這孩子能把大地的苦海變成天上的極樂大海。師父還說這孩子一出生就帶著「樞機天印」,能配此天印,足證此人乃千萬人中難得一見的絕頂修行高手,是故魔界勢力必然全力打擊這個孩子,不讓這個孩子順利長大,至少不能讓這個孩子開悟,師父說這孩子的成長難免艱辛,然欲成大事者,受些艱辛勢所難免。

 

 

 

    上弦回想師父特別叮嚀,這孩子絕對不能被魔界帶去扶養,因為這孩子的天份實在太優,魔界必然悉心栽培這孩子成為一代大宗師,而且是思想偏離解脫正觀的一代大宗師,如此將有難以估計的地球蒼生接受其教化,而永困於苦海輪迴。

 

 

 

    上弦月光誓死也要保護孩子安全,可如今一家三人受困於魔界三巨頭之一聖龍大帝的苦海煉獄大陣,與外界時空完全隔絕,上弦心想,師父鐵梅先生不知是否能突破聖龍大帝的時空圍牆,測知天海這孩子目前正遇險而前來救援?上弦又想,縱然師父能突破聖龍大帝的時空圍牆測知天海遇險,可萬一聖龍大帝親自率領其聯盟諸國度最精銳軍團參戰,屆時師父率領皇天山師兄弟精銳盡出也無法擊敗聖龍大帝。(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