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多高()

 

 

 

魔亦可度魔轉佛,蒼天無極大令旗

 

劫貧濟富天地悲,十二十五背信諾

 

 

 

    上弦月光夫婦有十二年沒回皇天山了,此番因為聖龍大帝對天海這孩子下達格殺令,故鐵梅先生要上弦月光一家人搬回皇天山,以利就近保護照顧。天海才剛滿十二歲,對人生充滿了好奇,與一般小孩無異,然天海悟性極高,則非一般小孩可及,以悟性極高故,心頭智慧湛然,記憶力超強,又常懷悲天憫人之心。天海回到皇天山之後,聽說鐵梅師公因和聖龍大帝對決而受傷臥病於床,天海便想:「我們困在大陣兩天師公才來救,本來我還抱怨師公來救太遲,後來於大陣內親眼見到聖龍大帝強盛的帝國大軍團,方知要救咱一家人著實困難,當時錯怪師公真是不像話。」

 

 

 

    後來天海見到鐵梅先生後曰:「師公,那聖龍大帝一再下格殺令,他心地那麼壞,勢力又那麼強大,連師公和他對戰都受傷了,尋常人怎麼對付得了他呢?我見天界兩位大天使長率領大軍團來救咱,天界既然有強大實力對付聖龍大帝,為何天界不一舉消滅聖龍大帝,以永絕後患,為民除害呢?」

 

 

 

    鐵梅先生對曰:「孩子難得你有這份悲憫蒼生之心,你這問題甚好。話說無量劫前,萬靈之父耶和華以自己無量分身創造出無量天使,所有天使均與耶和華完全平等,壽命均為無量,超能力均為百分百圓滿,那時耶和華就將萬靈設定為與自己完全平等,都是萬壽無疆,都是永生不死。魔界三巨頭撒旦、冥獅尊王、聖龍大帝,三人皆係當時無量天使之ㄧ,與萬靈之父一樣圓滿,一樣萬壽無疆,一樣永生不死,故天界不可能消滅他們。往後三巨頭因一念之差轉變為魔,然永生不死之特質仍在,且其超能力始終維持在九成七至九成九,與耶和華實力所差無幾,因此天界仍不可消滅他們,至多就是將他們驅離。」

 

 

 

    天海又對曰:「如果魔界無法被消滅,天下豈不是永無寧日,且蒼生也很難避免被魔界引誘而迷失,所謂度盡天下蒼生,不就成了一個無法達成的任務嗎?」鐵梅先生對曰:「世界萬千如花開花殘,萬古以來總變遷不定,並非眾生只會迷失,魔界三巨頭亦可能變好,一念之差由魔轉而為佛,吾觀無量劫以來,三巨頭無量分身原本皆為魔,然至今許多分身皆已由魔轉佛、回歸天界,故吾等忍受辛苦堅決普度蒼生,實則也是在度撒旦、在度冥獅尊王、在度聖龍大帝。普度眾生確實係苦差事也,面對剛強難化眾生,須承受羞辱及冷淡,吾亦時常痛心難過,經常想,罷了罷了,吾回天上去也,何必自討沒趣?然又尋思,若吾等熬不住辛苦而放棄普度蒼生,則迷失的萬千蒼生就斷送了回天界的機會,是故又再扛起度眾任務。萬古以來,天界總是不捨眾生,一直有高級靈願意降生為人,接力完成普度任務,我們皇天山多位修行者即是從天而降的高級靈,為普度蒼生而下凡,天海也是,你也是啣命降生的高級靈啊。」

 

 

 

    天海對曰:「我曾聽我父母親說過,他們說天海身上帶著『樞機天印』,因此天海肩負重要的普度蒼生任務,父母親還說聖龍大帝要格殺天海,也是因為天海身上有這天印,但不知這天印是什麼,為什麼會引來聖龍大帝的殺機?」鐵梅先生對曰:「本想等你長大點再和你細述,可如今聖龍大帝已經上門找你,看來是因緣成熟,該向你細說分明。話說天界派遣高級靈下凡度眾,才降生就被魔界鎖定全力攻擊攪擾,故要成功完成普度任務實在困難重重,為幫助下凡的高級靈順利完成任務,天界設計了多層次的保護網,其中一項保護措施即是授與下凡高級靈權柄,此權柄可以指揮天界所有官員及軍團配合辦事,至於權柄可以發揮到什麼程度,則端視授權大小及個人修為而論。」

 

 

 

    鐵梅先生繼續曰:「天界樞機重地授與下凡人間高級靈之權柄分為四個階層,此外尚有天界各盟國或個別高級靈自行授與之權柄,權柄大小依序為:

 

  一、樞機鐵杖。

 

  二、樞機天印。

 

  三、擎天大令旗、蒼天無極大令旗、金書聖印。

 

  四、總持大令。

 

  五、天界各盟國自行授權之印信。

 

  六、個別高級靈自行授權之印信。」

 

 

 

    天海對曰:「既然都是高級靈下凡普度眾生,大家任務相同,應該都是平等的,為何又要細分如是大小不等之權柄?」鐵梅先生曰:「孩子說的不錯,眾生本來平等。然授與權柄之原則,也必須考量下凡高級靈之修為深淺,且樞機鐵杖、樞機天印、擎天大令旗、蒼天無極大令旗、金書聖印這五種特殊權柄不會授與太多人,都是分別只授與一人,因此不致破壞眾生平等原則,亦即天下人間只分別授與五人,如果原來安排好接受權柄的人選,始終無法開悟到達天界所定之標準,亦可能五種權柄都給一人。此外,天界團隊普渡眾生,必須有一個妥善的管理制度,才能使一切業務井然,故權柄必須分級。」

 

 

 

    天海對曰:「師公能不能說說天海身上這樞機天印之功能。」鐵梅先生對曰:「樞機鐵杖、樞機天印、擎天大令旗、蒼天無極大令旗、金書聖印、總持大令這六種權柄皆係授與天界大使,六種權柄功能相同,權柄經過開光之後,天界大使可隨意下達一切指令,各種指令諸如:延壽、治病、趕鬼、普度亡靈、祈雨、氣候變化、更改死期、調兵遣將、姻緣媒合、降災或消災、審判眾生、賜與財富、生育子女、,天界大使下指令之後,天界所有官員、所有軍團、所有盟國均會依指令行動。但行使權柄時有三個注意項目:第一,不得變更或牴觸天界樞機重地之決策。第二,不得變更或牴觸上階層權柄之指令。第三,除非為了幫助有心人終極解脫,否則不得下達違反因果法則的指令。」

 

 

 

    天海又問曰:「天海不明白,為何這樞機天印會在我這個修行功夫淺薄的小孩身上呢?聽父母親說,皇天山高手如雲,尤以八聖手修為最高深,父母親說,大師伯天吾修為造詣最深、幾乎盡得鐵梅師公真傳;大師姑天河之禪定功夫一流、無極神力登峰造極;二師姑天雨早已大徹大悟、心意自在如行雲流水;二師伯天雄早年剃度出家,為知名佛學大師,頗有佛學著作,後來拜鐵梅師公為師。還有三師姑天心之念力修為極深、能於數百里外發功;四師姑天媱出身貧寒,但能於清苦中潛心修悟,其忍辱功夫人中一流;三師伯天情為樂善好施之大善人,具悲天憫人胸懷,後了悟行善佈施非終極解脫之道,從鐵梅師公修悟後早已大徹大悟。四師伯天華本為開爐煉丹之道士,道法修為頗高深,精通符咒法術,後與鐵梅師公鬥法敗陣,又經師公點化,了悟性命雙修方為正確解脫之道,如今為道家心法大師。既然八聖手修為如此厲害,為何這樞機天印不在八聖手各位師伯師姑身上,卻在我身上呢?鐵梅師公您是否錯看天海了?」

 

 

 

    鐵梅先生聞天海所言後大笑曰:「看你小小年紀卻如是謙虛,還能把各位師伯、師姑的專長記得清清楚楚,著實了不起,真是孺子可教啊。天海還沒有恢復本來功力,所以認為師公與及眾師伯、師姑很厲害,我們的原靈都是萬靈之父耶和華的原版複製分身,一切生靈都與耶和華一樣圓滿完美,只要能明白這個宇宙究竟真理,毫無懷疑的確信自己俱足圓滿的自性,如此行之既久,必能逐漸恢復本來面目。因此,只要天海堅持正確修悟方向,來日你圓滿的本來面目必大展流露,比起師公及八聖手之功力絲毫不差。還有,目前天下尚有僧璨大師禪宗心法一脈與及蘇玄朗大師道家心法一脈亦皆對準解脫定位,非僅我們皇天山,此外,天海應切記師公所言,爾後你將領導皇天山修行高手與各門派修行高手會合普度蒼生,彼時萬萬不可獨尊皇天山,應虛懷若谷,尊敬一切夥伴,以團隊合作第一優先,切記切記。」

 

 

 

    話說上弦月光一家三人搬回皇天山之後,這皇天山始終飄著雪,雖說現在也恰好正值冬季,是該飄雪的日子,可往年的雪好像沒有今年這麼多。這是因為鐵梅先生利用冬季使出他的護身絕招:「萬里雪,梅花不凋」來保護天海一家人,使出萬里雪梅花不凋之後,周邊盡是片片飛雪,千軍萬馬休得踏進半步,千軍萬馬若要硬闖,片片飛雪中立即飄出朵朵梅花擋住一切進路,莫小看這飛雪及梅花如是柔弱,之前聖龍大帝和帝國五位戰神連手以絕招「萬佛且退」攻擊鐵梅先生,一時也打不破萬里雪梅花不凋的防衛,足見此護身絕招威力十分強大。

 

 

 

    鐵梅先生創此絕招是有其來歷的,這是一個蠻長的故事。話說這皇天山坐落於黃河以北,冬季降臨必然飄雪,多年前鐵梅先生自皇宮送走天河與天吾團聚之後,馬車直奔皇天山,於皇天山落腳之後,不久冬季降臨,那是鐵梅先生在皇天山的第一個冬季,山上的冷真是難以忍受,鐵梅先生將小木屋門戶緊閉,但還是覺得很冷,他決定以禪坐所發的熱量抵抗酷寒,強逼著自己去適應這冬季的溫度,還好在皇宮時已修行多年,禪坐功夫也有相當火侯,故能漸漸去除寒意。

 

 

 

    那年黃曆十二月十五日皇天山大雪,放眼望去滿山盡是一片雪白世界,在那大雪之日除非有什麼急切之事,否則沒有人想外出,可那天鐵梅先冒著大雪去後山河邊那涼亭坐坐,那涼亭不大,涼亭的山下有一小河,在夏季時那處可是一鳥語花香的避暑好地點,若是天氣太熱,可走下山在小河中泡泡水,那小河的水十分清涼足以消暑。

 

 

 

    鐵梅先生遙想多年前與皇叔及一干皇親國戚來皇天山避暑,在那涼亭留下一樁畢生難忘的回憶,這皇天山本來有數十戶人家居住,後來皇叔酷愛皇天山之美,請求父皇將此山賜給皇叔作為避暑山莊,父皇聖旨批准皇叔請求,父皇聖旨同時下令所有百姓限期遷離皇天山,將此山成為皇叔專屬的花園及避暑勝地,那年黃曆六月底是聖旨下令百姓遷離的最後期限,適巧鐵梅那年跟著皇叔上山避暑,彼時鐵梅就發現後山那涼亭極佳,是午後消暑及靜坐修悟的好去處,故每日午膳後便摒退左右侍衛,獨自去涼亭納涼及靜坐。某日午膳後鐵梅又去納涼靜坐,才靜坐不久,忽覺有人靠近,鐵梅直覺有異,立刻睜開雙眼,原來有十餘老小跪於鐵梅身前,鐵梅立即起座招呼大家起來說話。

 

 

 

    那一家人最年長者曰:「我們乃山中清貧百姓,世代居於此山,家中無啥積蓄,日常謀生就靠山中幾畝旱地出產勉強糊口,不料王爺看上了咱這座山,皇上聖旨下令所有百姓限期遷移,期限就在這月底,但我家要搬到哪?家中著實沒有幾個銀子買新地面起建新居,更別談買新田地耕種營生,然官差逼勢甚急,一再催逼搬遷,於今之計,我ㄧ家人除了尋死之外,料更無良策。所幸吾等見太子您每日來亭下靜坐修行,見您慈眉善目,一臉正氣,料想太子必是仁民愛物的高人,因一家老小實在走投無路,故冒死斗膽懇求請太子為草民找條活路。」

 

 

 

    鐵梅聞老者所言甚覺驚訝曰:「朝廷規定,凡徵用民地應給百姓合宜補償以安民,老伯家沒有收到朝廷補償銀兩嗎?」老者曰:「草民收是收到了,但總共收到六錠銀子,可那幾錠銀子遠不敷購地及搬遷所需,現在咱家在皇天山這些祖產是好幾代祖先經營累積的成果,土地、農產、房屋及所有器具算起來雖不值錢,但起碼還有三十錠銀子價值,可朝廷不這麼算計,朝廷就只給了微薄的六錠銀子,就要咱家捨棄價值三十錠銀子的祖產。」

 

 

 

    鐵梅先生聽後眉頭深鎖,心想:「看那老者一家人體型清瘦,穿著甚為樸素陳舊,顯見其家境清苦,為了皇叔家族之享受,要貧窮百姓遷移,實乃劫貧濟富,斯乃人間大惡也,令吾甚為痛心。然吾雖貴為皇太子,卻無法影響父皇及皇叔作風,自古以來皇室家族費盡心血得天下之後,總是以皇室利益為優先,犧牲黎民百姓亦在所不惜,至於地方官府,亦多半挾權勢欺凌百姓,難得有幾個好官能顧慮黎民百姓福祉。縱然嚴懲貪官污吏,但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大小官吏仍見縫插針、花樣百出,貪腐敗壞仍層出不窮。吾尋思良久,發現此一問題非肅清朝政可以解決,乃人類心性上出了問題,人類長期困於苦海輪迴,被外物牽引而迷失了心性,唯有引導人類恢復心性,方能將社會問題徹底解決。

 

 

 

    老者見鐵梅低頭沉思良久,認為太子恐也無能為力改變皇上聖旨命令,老者情急之下曰:「草民活到今年也七十多歲了,我打從小就在此皇天山長大,如今家貧如洗,一家二十幾口人就指望這片祖產維生,斷無能力遷往他處,想我那老伴多年前離我升天而去,我也活夠了,少一口人吃飯,就可為咱家省一口飯。」言畢往涼亭旁山下之小河一躍而下,眾人攔阻不及,只見老者身形往下直墜,河床上有些大石頭,忽然「瓜」的一聲,老者頭部撞在河床大石上,當場腦袋開花、血流如注。

 

 

 

    老者一家人突然逢此劇變,驚恐又難過得哭鬧成一團,一家人急切下山往河床走欲搶救老者,鐵梅也跟著下去,然老者已回天乏術,一家人或喊爹、或喊爺爺,直哭的河床震動。鐵梅見此一貧寒家庭,竟被咱富庶的皇室貴族逼迫至此,亦痛心疾首嚎啕大哭,然老者孫女痛心之至,哪肯放過太子鐵梅,直衝向鐵梅,兩個拳頭往鐵梅身上猛捶,並聲聲哭喊曰:「你們這群心狠手辣的皇室貴族,何苦來逼害我家這樣貧戶,你們不怕遭天譴嗎,我跟你拼了,你還我爺爺。」這少女情緒崩潰,邊哭邊陲,一捶無法停止,鐵梅亦兀自大哭,任憑那少女捶打自己,後來遠方衛兵聽涼亭這邊哭鬧聲怎麼如此大,便急速跑來探視,看見河床及河水已被老者鮮血染紅,又見少女猛捶太子,衛兵見太子被攻擊,立刻下到河床逮捕少女。

 

 

 

    鐵梅喝令左右侍衛放人且退下,所有衛兵只好立於一旁,鐵梅又吩咐左右侍衛全力協助那戶人家處理老者喪事,一切喪葬開銷皆由太子東宮支出,又吩咐左右自東宮取白銀五十錠作為奠儀及搬遷費用,迅速辦理不得有誤。鐵梅吩咐之後,又再趨前一再安慰家屬,家屬本來極度傷痛,尤其對皇室極為憤慨,然聞太子交代左右善待本家之後,對太子態度好轉,咸跪於地向太子叩頭謝恩,鐵梅招呼大家起來說話,鐵梅曰:「於今之計宜速辦後事,以安亡者在天之靈,至於搬遷之事,因聖旨已下,我也不好抗旨,然搬遷事宜可待守喪百日後再行處理,此事我可向皇上稟告,皇上當允我所求。」因此聖旨下令黃曆六月底前驅離皇天山所有住戶之命令,就只有這戶人家例外,在太子求情之下,皇上特准這戶人家守喪百日後再著手進行搬遷,搬遷期限寬容至黃曆十二月底。

 

 

 

    鐵梅在皇天山避暑有兩個月了,黃曆八月轉眼即至,半個月後就是中秋了,皇叔一家人按例此時該結束避暑回皇宮過中秋。回皇宮之前,鐵梅再去後山探望那戶人家,實際上老者跳山尋短之後,鐵梅經常前往探望,與那戶人家也逐漸熟絡,經互動之後,鐵梅發覺這戶人家竟是有心尋求解脫的修行者,與自己志趣相符,故更特意常來走走,尤其那日猛捶自己的少女更是悟性高超,出落得空靈秀麗,可算是皇天山的「本土修行高手」,由於鐵梅和那少女悟性皆高超,故談天論地、談經論道無不心曲相通。然天下無不散的筵席,皇叔明日就要回皇宮了,故鐵梅與那少女徹夜長談,雖期待時間停留於此刻,然太陽還是準時出現東方,硬將這美好時光下了一個休止符,臨行前鐵梅承諾年底無論何事,必然從皇宮來送妳遷離皇天山,時間就訂在十二月十五日。

 

 

 

    鐵梅隨皇叔回到皇宮之後,四個月匆匆就過了,十二月初鐵梅打算啟程前往皇天山赴少女之約,然此時適逢皇叔重病,父皇交代鐵梅不可遠行,因御醫診斷怕皇叔熬不過去這個冬天。但這可急壞了鐵梅,十二月大雪紛飛,路很不好走,想要準時前往皇天山赴約,得提前至少五天啟程才算安全,然看著病危的皇叔,此時實在走不開。直到御醫說皇叔病情好轉,已是十二月二十六了,比約定日期遲了十一天,此時鐵梅帶著幾名貼身侍衛快馬離宮直奔皇天山,然連日大雪這路處處積雪實在難走,且老天爺真不配合,還不斷飄著飛雪,搞得連路都看不清楚。

 

 

 

    鐵梅心繫與那少女之約,顧不得休息,沿路急走,然左右侍衛因視線不佳怕出事,一路要太子放慢,如此一折騰,直到第三天才趕到皇天山,此時已是黃曆十二月二十九日,比約定時間晚了半個月。鐵梅一趕到皇天山便直奔後山那戶人家尋那少女去了,然這戶人家似早已人去樓空,連半個人影都沒有,鐵梅聲聲呼喚那少女,可只有空山迴響,哪裡有人回應。左右侍衛稟告鐵梅曰:「吾等一路上山,沿路儘是積雪,雪地上連雙馬蹄印、人鞋印都沒見着,看這家人定是離開良久了。」但鐵梅仍不死心,縱馬四周到處看看,卻仍不見人,後來靈光一閃,到後山涼亭去看看吧,同時命令左右侍衛速往前山去地毯式仔細尋人,鐵梅則策馬往涼亭前行,於馬上遠遠盯著涼亭那邊直瞧,真希望奇蹟出現,那少女出現在涼亭中。(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