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多高()


 


正月初二鬼門關,神醫追魂續命針


三角陣形破三角,終極開悟答四十


 


    正月初一新年開春,雪地上皇太子侍衛隊一路狂奔疾行,沿線官府早已收到飛鴿傳書,官兵徹夜於雪地開道,俾皇太子車隊順利抵達土地廟。之後太子侍衛隊收到官兵通報:「飄然身染急性肺炎,縣城大夫診斷病篤垂危,沒有把握能治好」,鐵梅知道飄然病危,於馬車內痛心落淚,又心急如焚亟欲見飄然一面。鐵梅心想:「我早看出這世界祇是清夢一場,遲早要醒,故對世間一切總能看淡,可說來也怪,我與飄然只有兩個月的交誼,又沒有苟且之事,亦無海誓山盟,何故皇天山一別,卻老念著飄然,說不清是怎麼回事?尤其想起自己錦衣玉食,飄然卻如是清貧,就覺得對不住她,似乎該與她同甘共苦才是。還有,看見飄然在梅樹上留下的八個字『飄然無依、與君訣別』,更是心如刀割,痛恨自己沒有照顧好她,令她傷心欲絕。如今她病危,我更覺應在她身邊,為她承擔一切,縱然她大限已到合該揮別,也應一路陪著她走,避免邪鬼惡靈侵擾,避免幽冥鬼國攔阻,直到送她到該去之處才是。我對她這份心思,就是如此自然,就是如此濃烈,究竟這是怎麼回事,真希望哪個人能為我說個清楚明白。」


 


    鐵梅彼時尚未證道,故不知她與飄然過去世豈止萬年夫妻情緣,夫妻同床共枕、肌膚之親、患難與共,其間點滴絲絲入扣,較各種人與人之關係更易留影於潛意識。更何況兩人一同修行、一同開悟證道、攜手普渡蒼生,既是夫妻,更是同門師兄妹,倆人談經論道即可忘卻萬年之憂,何其美哉、何其甜哉!以是之故,倆人今生相遇,必然勾動潛意識的記憶區,只因尚未證道,鐵梅無法看穿前世記憶,故不知究竟原因,只在心中留下那濃得化不開的思念。


 


    大夫用過針灸、又餵飄然喝下上好藥湯之後,眾人無不期待奇蹟降臨。半日後,飄然高燒漸退,稍微甦醒,眾人無不欣喜,感謝土地爺顯靈。母親對飄然曰:「萬幸萬幸,女兒妳高燒昏迷了數日,如今可算是清醒了,女兒要撐著點,萬不可放棄求生意志,皇太子終究還是掛記著妳,他命令官府務必醫好妳,現在找來了縣城最高明的大夫,用上好的藥,又施以針灸,想必是能救活妳。況且官兵說,皇太子一日左右便可趕到,女兒妳的心願就要實現。」


 


    飄然此時仍甚為疲憊虛弱,但聞太子快要來了,故勉強要起身要梳妝打扮,然實在氣力虛弱,自己無力梳妝打扮,便曰:「娘,快請表妹來助我梳妝打扮,別讓太子見我一身邋遢,又見我一臉病容,對太子實在失禮。」娘親急忙勸阻曰:「女兒啊,天氣酷寒,妳重病才稍稍起色,身體還極虛弱,此時梳妝打扮個啥!萬一更衣過程又染風寒,那可是九死一生。若皇太子對妳真心誠意,又怎會在意妳的打扮?且若妳倆真有緣份,還怕菩薩不作主讓妳倆成婚。」雖然母親所言都是道理,但飄然執意要更衣,後來在表妹的協助下勉強梳妝打扮完成,而後想喝些鹹粥,想不到鹹粥還沒有喝幾口,就氣喘如牛、又嘔吐當場昏厥。大夥連忙把大夫喊來,大夫急忙趕來把脈之後搖頭嘆息,眉頭深鎖曰:「少女本來肺炎就很嚴重,在下實在沒有把握醫好,屋漏偏逢連夜雨,適才少女更衣又入風寒,此時脈象更弱,恐無力回天,切莫再令少女下床更衣,此時湯藥她已無法吸收,只能施以針灸以續其命,或許幸運能撐到一日後太子爺駕到見最後一面,至於痊癒之機會實在渺茫!」少女娘親聞大夫所言不禁又傷心落淚,娘親心想,如今最後希望全寄託在太子爺身上了,或許愛情的力量可以讓女兒奇蹟康復。


 


    正月初二,正是中國習俗嫁出去的女兒回娘家之日,也是官府推算皇太子駕到之日,原本一個不起眼的鄉野小村莊,今天卻是官兵嚴密駐防,道路沿路線盡是騎兵隊開道,深恐皇太子安危有個差錯,地方官員哪裡擔當得起。正月初二午時,飄然無法起床進食,仍於床上昏睡,但氣喘聲音愈來愈大,似乎難以呼吸,大夫再切脈後曰:「少女要走了,皇太子此時再不駕到,就見不到面了。」聽大夫這樣說,少女娘親、叔叔、表妹只一味落淚,再也燃不起任何希望。又過了三刻,大夫研判少女撐不下去,但這少女一口氣竟還硬挺著,大夫病人見多了,便曰:「少女必是心願未了,是以一口氣硬撐下去,看來少女對太子爺用情至深,著實令在下動容,在下有家傳絕技『追魂續命針』,無論疾病多重,皆可令其甦醒,然此針只有約兩個時辰功效,時辰一到必死無疑,在下願以追魂續命針為少女續命,以成全她見皇太子的心願,不知家長意下如何?」


 


    少女娘親曰:「老身不願失去女兒,又不願女兒在皇太子駕到前過世,老身悲慟難耐、六神無主,一切請大夫做主吧!」又過了兩刻,大夫診斷飄然熬不住了,便施以追魂續命針,於大夫下針之時,母親當場痛哭昏厥,因那幾針扎在女兒身上,如同宣佈死刑,今生母女情緣就此了斷,如是悲情怎是老人家受得住的!下針之後,又過了一刻,飄然果然呼吸恢復穩定,臉色也出現些許紅潤,搭配著那一身為鐵梅預備的衣裳,著實是個國色天香的女子,只可惜這最後一口氣是靠著大夫的神針續命,此時地府鬼使神差已駕到土地廟,準備帶走飄然,可那太子爺呢?怎還沒到,太子爺可知飄然用人生最後幾滴燈油在等他!


 


    此時,鐵梅在疾行的馬車上焦急萬分,片刻無法平靜,那飄然的念力緊緊的牽著鐵梅的心,鐵梅的皇太子侍衛隊已換過幾次馬匹,始終以最高速狂奔,皇太子的車隊將大地都震動了,但鐵梅還是覺得速度太慢,鐵梅強烈的知道,飄然那邊一定是出事了,只是馬匹的速度已是最高速了,急也沒有。


 


    正月初二申時初,皇太子大隊人馬終於趕到小村莊,官府大小官員早已在現場恭迎,大夫將飄然病況及使用追魂續命針一事詳細向皇太子稟告,鐵梅一聽當場痛心疾首落淚曰:「是我誤了她,我對不起她。」言畢抹乾眼淚,交代大夫盡力救回飄然,不得有誤,交代後急著上土地廟見飄然。此時,飄然在追魂續命針的威力之下,已甦醒但仍臥床,飄然不知道自己是必死的人,還對母親曰:「我這一覺睡得真久,如今身子覺得舒暢起來,想必是大夫醫術高超,讓我能好起來與太子煮茶論道,算是蒼天可憐我。」言畢土地廟外人馬鼎沸,廟門被官兵推開,飄然往門口看去,那走進門的不是別人,正是他日夜思念的皇太子,飄然一見着太子,心花怒放、頓時氣力旺盛,就要下床相迎,然此時鐵梅已快步走到床邊勸阻曰:「飄然,妳且躺著養病,我既然來了,就決計不會離開妳,我要向妳致歉,皇天山十二月十五失信於妳,讓妳如是傷心,又讓妳罹患重病,妳對我情深義重,我立誓絕不辜負於妳,若妳不嫌棄,就請妳嫁我為妻,也請伯母能答應這門親事,鐵梅當用心疼愛飄然,我也已經要求大夫務必醫好飄然。」


 


    飄然聞太子所言十分開心,但害羞的臉色泛紅,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倒是飄然母親接著答話曰:「太子爺遠來偏僻小村莊探望我家這清貧百姓,此恩此德已足堪受用,至於小女與太子爺的婚事且待飄然身體康復之後再作打算,還望太子成全。」話說,這飄然的母親明知女兒兩個時辰內就要殞命,此時和皇室高攀親事,簡直就是兒戲,一旦開罪於皇室難免殺身之禍,以是之故,只有拒絕才是正路。但飄然母親有所不知,鐵梅久居皇宮,知道急性肺炎無異索命狀,醫療稍有怠慢便要致命,且剛又聞大夫說使用了追魂續命針,鐵梅雖口頭上吩咐要治好飄然,但鐵梅明白,飄然是必死無疑,因此才決定一定要娶飄然為妻,就當作飄然臨終前對她的補償,也當作是送飄然上路的最後一個禮物,當下鐵梅還決定,飄然走後,要為亡妻飄然守喪三年再說。故鐵梅拉著飄然母親借一步說話,雙方均不願意讓飄然知道她只有兩個時辰生命,後來母親無法再推辭鐵梅的心意,就答應這門親事。鐵梅立即下令左右於土地廟籌辦成親現場,三刻後成親。


 


    飄然聽到母親答應自己三刻內就要和鐵梅成親,心中雖覺開心,也未免生疑,何故如是急切?但因母親已答應,自己也不好拒絕,加上成親的對象是自己心愛的鐵梅,而且鐵梅甚為慇勤誠意,因此飄然熄了一切疑問,歡喜迎接馬上就要舉辦的婚禮。鐵梅對飄然曰:「我們成親後,就安居於皇天山修證終極解脫之道,我亦決心退位,莫再讓紅塵俗事耽誤我們證道,世界萬千皆係因緣和合之假相,執之必成病,忽然萬象成空,悔之莫及,終究在苦海輪迴。」


 


    飄然對曰:「你說得很好,雖然我娘答應你這門親事,但我的心願是嫁給開悟證道的出世高人,如果找不到這樣的人,我寧願不嫁,因此,你務必記得剛剛你所言,用心修證才是正路,莫再失信於我,你十二月十五日爽約,我除了痛心沒能見着你,亦擔憂你已經身陷宮廷權位美色之迷陣而無法自拔,以是之故,才如此傷心。我且看出你悟性超人一等,比起皇天山附近縣城那禪寺的方丈尤有過之,因此你若沉溺於宮廷權位美色,不僅是你自己迷失,更是蒼生的損失,故你務必答應我『修悟為重、蒼生為念』,可耶?否耶?」鐵梅對曰:「飄然勿慮,妳交代的八個字,我立誓照辦,終生不渝,此生決不虛度,亦絕不負天下蒼生。」


 


    飄然又曰:「世人頗多修道之人,然彼等修道不是為了終極解脫,乃是假借修行之道力圖謀虛名浮利,就算在修行團體之內,亦是難掩其浮華之心,或喜好被人尊崇、或喜好爭奪領導權威、或喜好自私佔有,如是之人縱然口口是道,卻是個假道人。我看好你將來必要主持龐大修行團體,那些假道人的毛病,你切記分毫不可沾染,亦必須看好團隊,不可令如是之人破壞了清修之地。」鐵梅對曰:「妳所言有理,我必時時警惕。凡貪愛名利成就之人,必然用盡一切手段成全其名利成就,若修行團體能助其成就名利,彼等自然雀躍投入,此類修行者既然不是誠意追求解脫,就難免沾惹貪婪詭詐,又最易心性不定,一味往利益處鑽營,如是之人是造成修行團體腐化的主因,吾自當謹慎自省,也會仔細防範假道人破壞團體。」


 


    飄然又曰:「我於皇天山植栽的兩株梅樹你都看見了嗎?」鐵梅對曰:「看見了,還看見妳用刀刻的八個字『飄然無依、與君訣別』。」飄然曰:「我們成親前,還望你再答應我兩事,則我於願足矣!」鐵梅曰:「妳只管說,我一切依妳。」飄然曰:「你當初喜歡梅花,是因為梅花能耐酷寒,你又常說江山萬里積雪,唯獨那梅花不凋謝,我希望你來日無論是自己修證或是普渡蒼生,不管面對多大的難關、不管值遇多大的奚落、不管遭受多少的誤解,你總是不能退卻,要學習那寒梅耐雪,能耶?不能耶?」鐵梅對曰:「謹遵提示,吾立誓不退。」飄然又曰:「最後你要答應我,咱們回皇天山之後,無論皇室有何意見,你都要全力讓那兩棵梅樹好好站在那邊,因那兩棵樹是我變賣奶奶的手鐲換來的,那兩棵梅樹是代表我對你的愛,也是代表我對奶奶的思念。」鐵梅對曰:「我當全力保有那兩棵梅樹,飄然勿慮。」


 


    飄然與鐵梅又恩愛的談了幾句,飄然就開始不停喘氣,鐵梅心裡有數,知道飄然時候不多了,故強忍著即將奪眶而出的眼淚,此時正好官兵來報告成親場所都佈置好了,因此鐵梅立即扶著飄然拜堂成親,飄然此時真是美麗極了,若將她比擬仙女下凡,恐怕都還無法貼切形容他的美麗。飄然身體很不舒服卻仍含笑拜完了堂,和鐵梅雙雙入洞房之後,飄然已氣喘極為嚴重,勉力和鐵梅說:「飄然好幸福,飄然好愛你,我好累,讓我睡一下。」言畢入睡,飄然就此在鐵梅懷中與世長辭,鐵梅知道飄然走了,便放聲痛哭,時值正月初二酉時,鐵梅痛不欲生。


 


    話說這飄然的死,讓鐵梅深覺人生無常,萬象均無法把抓,成為推動鐵梅開悟證道的強大動力,而飄然臨終的交代,亦足夠鐵梅永誌不忘,當作終生指南,故飄然對鐵梅爾後擺脫皇宮權位美色誘惑極有貢獻。何故少女飄然年不滿二十,就能有高超之悟性,又能有胸懷天下蒼生之大悲心,此乃因飄然即是天界最高統帥地藏王菩薩本尊是也,地藏王菩薩無量劫前即參加解脫大戰,祂多次降世人間普渡眾生,亦曾使用飄然的身份和鐵梅有數萬年搭檔之夫妻情緣,故地藏王菩薩不是只在天上發號施令而已,祂乃親身力行也。只是少女飄然過世當時鐵梅尚未證道,不明白的事情還多,就只是一味傷痛及追憶著飄然。


 


    鐵梅護著飄然的遺體,太子侍衛隊大隊人馬往皇天山出發,鐵梅要將飄然葬於皇天山小木屋後院兩棵梅樹邊,決定要常伴飄然孤墳。天寒地凍的北國初春,鐵梅在前往皇天山的馬車上傷心昏睡,彼時鐵梅雖未證道但已開悟,且禪定之修為已達上乘,在強烈思念飄然之下,無意間讀到第八意識(鐳光球)中與飄然的前塵往事,此時天界七大軍師順水推舟,引導鐵梅看見萬古之前支援宇宙霸王大日紅外星球解脫大戰那一世的記憶。睡夢中見自己與飄然結為夫妻,夫妻生下三男兩女共五個孩子,這五個孩子的長相及名字皆清晰可見。夢中又見三根巨柱聳立於大地之上,三根巨柱呈現大三角陣形,每柱間隔數百丈遠,每柱直徑逾十公尺,高數十丈,柱子下大地之上有無數人潮多如海砂圍繞著三根巨柱。


 


    三根巨柱上分別有一人端坐於上,第一根巨柱上坐著的是位男子,手執大旗,大旗迎風飄逸,大旗普放翡翠青光直衝九霄,大旗上清晰可見「蒼天無極大令旗」七個斗大的字,空中有聲音說,那掌旗者名曰:「不問」。第二根巨柱上坐著的是位男子,手執大降魔寶劍,大降魔寶劍普放紫金大光直衝九霄,寶劍上清晰可見「金書聖印」四個大字,空中有聲音說,那掌寶劍者名曰:「戰麒」。第三根巨柱上坐著的是位女子,手執水藍色聖旨,聖旨如烈日放光直衝九霄,聖旨封面清晰可見:「擎天大令旗」五個大字,空中有聲音說,那掌聖旨的名曰:「明空」。


 


    三根巨柱所構成的大三角陣形中心點,有一個平台浮於半空,高度比三根巨柱高出數丈,鐵梅看見自己與飄然立於平台之上,鐵梅又見自己手中持鐵杖,鐵杖上清晰可見「樞機鐵杖」四個字。飄然手持天界鎮國玉璽,天界鎮國玉璽放大閃電直衝九霄,玉璽上清晰可見「樞機天印」四個字,空中有聲音曰:「鐵梅、飄然夫妻負責轉天盤。」此時,空中又降下三份名單,三份名單所有名字皆清晰可見,空中有聲音說,這三份名單將組成「大三角陣形」對付魔界三巨頭的勢力,俾鐵梅夫妻轉天盤。三份名單人員都是超能力達九成五以上的宇宙霸王等級最高級靈,名單如下:


 


    第一,「不問」團隊:不問、天海、天吾、天河、天雨、天心、天長、天方、清風、抱池、清雲、清智、天珊、天韻、天光、玄悟、出塵。共十七人。


   


    第二,「戰麒」團隊:戰麒、天紅、玄英、新龍、新念、新淨、新月、新魁、新廣、新鵬、靈犀、風竹、夢覺、採藥、尋根、荷花、蒼極。共十七人。


 


    第三,「明空」團隊:明空、天吟、天闊、松紋、紫霞、松恩、抱文、天媱、天情、天華、天雄、天玉、天浪、天雪、上弦、月光。共十六人。


 


    天上又降下大三角陣形佈陣圖,依圖中所示,不問、戰麒、明空三人為首的参個大三角團隊,三個領袖又分別受到小三角的三個絕頂高守防衛。分別是,不問受到天海、天吾、天河三大高手以小三角陣形防衛。戰麒受到天紅、玄英、新龍三大高手以小三角陣形防衛。明空受到天吟、天闊、松紋三大高手以小三角陣形防衛。


 


    鐵梅於夢中又見到遙遠地面亦有三根巨柱高聳入天,三根巨柱上分別站著三大巨頭,魔界魁首撒旦、王國聯盟魁首冥獅尊王、帝國聯盟魁首聖龍大帝,三大巨頭率領宇宙諸天列王亦組成大三角陣形吞噬無量眾生,將眾生困於輪迴苦海。三巨頭所率領之諸天列王諸如:狐仙之王、鰻魚大王、殭屍之王、蜈蚣之王、萬古蛇王、火焰魔王、震地獸王、色氣大王、鬥戰氣王、鬥戰馬王、巫師鬼王、啖精鬼王、吸陰邪王、八荒鬼首、森林狼君、六臂獸神、九頭海怪、十七頭海怪、蒼鷹尊神、夜梟色魔、水精靈王、風精靈王、九天人王、大地女神、黑夜雷王、滄海尊龍、飛天朱龍、。以上列王均於靈界自成國度,國度實力豈止千軍萬馬,列王都是超能力達九成五以上的宇宙霸王等級最高級靈。


 


    三巨頭組成的大三角陣形中心點亦有一平台浮於空中,平台上居中端坐一人,左右各一人站立陪同,居中的那人身形極為巨大,手執日夜星辰,空中有聲音說,居中那人即是三巨頭的靠山「魔中至尊」,名曰「宇宙之父」。宇宙之父超能力強大,三巨頭聯手都不是宇宙之父的對手,鐵梅、飄然夫婦必須與宇宙之父交戰,得勝之後方能轉天盤,轉天盤之後方能普度無量生靈回天界。鐵梅於夢中又見到自己與飄然聯手和宇宙之父正面交鋒,宇宙之父曰:「我甚欽佩汝二人之修為能達此境界,居然有能耐發現我的身影,但要擊敗我進而普度蒼生那可不容易,我且問你們四十道題目,若所有答覆皆令我滿意才算過關,我就引退不呵護三巨頭。反之,若有一題答得令我不滿意,我立即踢你們滾下平台,而且我將更用心呵護三巨頭。」鐵梅對曰:「我們夫妻倆亦甚為欽佩宇宙之父,但願宇宙之父您高抬貴手,讓我們順利普度蒼生,就請您出題吧!」宇宙之父曰:「第一題:天地長存,天即是地。」鐵梅對曰:「日月常伴,日即是月。」宇宙之父大笑曰:「答得好,第一題過關,再回答第二題。」


 


    鐵梅大夢至此忽然醒來,人還在往皇天山的馬車上,鐵梅醒來後回憶適才夢境甚覺驚訝,怎麼此夢境如是清晰?倒不像是場夢,更像是過去的真實經歷。鐵梅陷入深沉的思量,這夢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往只知道普渡眾生的方式乃以百千善巧方便好言相勸,然於夢中可知,普渡眾生不能僅靠談話,尚須佈下精密的陣形擊敗魔界陣形,為了擺出如是精密陣形,還要五十多位絕頂高手參與佈陣方能奏效。尤其還有一位令人頭痛的宇宙之父擋駕,從此夢來看,宇宙之父實力超強不可能被擊敗,要通過宇宙之父這關,只能完美答覆宇宙之父的四十道問題,看來沒有透徹的終極開悟是無法全部答對宇宙之父的問題。(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