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多高()


 


換下龍袍著布衣,冷雲仙人尋解脫


七皇智慧深難測,普度休靠口上言


 


    鐵梅於前往皇天山的馬車中大夢醒來,陷於沉思適才所作之夢,夢中一切竟是如此深刻,看著躺臥於車上的飄然,方知何故如是思念飄然,原來他倆有數萬年夫妻情緣,還一同經歷諸多解脫大戰,可如今飄然才與自己剛成親就辭世,留下自己一人獨力承擔普度眾生重任,想來實在痛心。太子車隊抵達皇天山之後,鐵梅選擇飄然故居木屋後院緊臨兩棵梅樹旁的空地為飄然立一墓,鐵梅以太子妃禮厚葬飄然,還將飄然的墓佈置的像個小花園,又將飄然臨終交代他的事刻在石碑上,提醒自己注意,石碑則立於兩棵梅樹旁。後事均完畢之後,鐵梅又差遣侍衛送白銀千錠至飄然父母家,代飄然略盡為人子女之孝道。鐵梅又將空蕩蕩的木屋安置各項傢俱器具,決心於此修悟,也是打算要陪伴飄然三年。


 


    鐵梅一連串的行徑觸怒了父皇,父皇認為,鐵梅身為皇太子,不知檢點言行,卻在民間大動作追求民女,又動員地方大隊官兵開路衛戊,傳出去難免令人以為皇太子輕薄好色,實在有失皇室穩重之威儀。尤有甚者,未經父皇同意,私下在民間與民女拜堂成親,又未經父皇冊封,即在皇天山以太子妃禮厚葬飄然,其行徑不符皇宮禮制,實在離譜之至;尤其鐵梅決定為亡妻守墓三年,更讓父皇震怒,父皇對母后說:「此兒太荒唐,自古以來,有子女為父母守喪三年之禮,哪有夫為妻守喪三年的規矩。」因此父皇差人傳口訊要鐵梅回宮,但鐵梅一意要在皇天山,後來父皇下達聖旨又派遣皇宮御林軍將鐵梅硬押回皇宮。


 


    鐵梅回宮之後,總是待在太子東宮深居簡出,宮廷權位之爭,大內眾佳麗之誘惑咸不能動搖其心。父皇看這事不妙,如此下去,鐵梅一定會離宮修悟去了,父皇看宮中眾佳麗皆不能動搖其心,只有那飄然能令太子動心,因此差人打聽飄然的長相及專長,官差回報,飄然與太子於土地廟成親當天其美貌勝過天上仙女;官差又回報,飄然臨終之遺言刻於石碑上,盡是修道高人之言論。父皇得知之後,遣人抄錄石碑記載,又令宮中畫師畫出飄然成親當天形象,父皇想依此尋一神似飄然之女子立為太子妃,以安太子之心。


 


    畫作出爐後,父皇差畫師將畫作送給太子過目,父皇之用意是測試畫師所作是否傳神。不料太子看後竟然哽咽無語當場暈厥,左右急忙找來御醫,御醫把脈後曰:「太子幾個月來相思成病,體質極虛,適才忽然見到飄然畫像,想必是畫師作品逼真,令太子彷彿見到真人,故一時間捲出太子極深的相思,由是急憂攻心,乃至昏厥,只要施以針灸並服湯藥即可無礙。」太子見畫暈厥驚動父皇、母后,至此父皇方知太子是何其深愛飄然,為了安慰太子那受傷的心,父皇下詔追封飄然為太子妃,並厚賜飄然父母家屬,父皇同時與皇叔商量,將皇天山賜給太子,他人不准擅動皇天山景物,亦不得踏進皇天山半步,讓鐵梅完整的擁有與飄然的所有回憶,同時父皇開始積極尋找與飄然神似之女子,早日讓太子轉憂為喜。


 


    然父皇有所不知,鐵梅與飄然數萬年夫妻情緣,又是解脫道上神仙俠侶,以是之故,方如此深情相思,縱然父皇能找到相貌及談吐均神似飄然之女子,然緣分若是不夠深,豈能觸動太子堅定修行之心?因此,爾後半年送達太子東宮之幾位女子皆被太子婉拒,父皇心想:「這孩子修道心切,我看不施點壓力就留不住這孩子,遲早他會去皇天山隱遁修道。」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後,父皇打算強制太子成親,不久正好地方官送來一才貌雙全,又能出口成道之女子,此女子原本是地方官為巴結孝敬皇上的,但皇上看此女子才貌勝過宮中眾佳麗,又能出口成道,直覺此女子必是天仙下凡,想必能讓太子動心,因此決定割愛立為太子妃,此女子即天河是也,細節於本文第三集已有交代,茲不贅述。但父皇想不到,強逼太子成親之後,不但留不住太子,反而導致後來太子連夜送天河返鄉與天吾重逢結髮,太子從此隱於皇天山再也不回皇宮。皇上為此極為震怒,哪有已成親的太子妃可以任意返鄉與其他人成親的道理,實在是皇室莫大恥辱,本想下令將天河及天吾斬首;但轉念又想,天河離宮是太子下的決定,也是太子親自完成的行動,將天河斬首,等於和太子徹底決裂,如此太子必然再也不回宮,縱然硬綁太子回來,只怕太子也絕計不願親政,慮及此,皇上只好忍氣作罷。


 


    鐵梅回到皇天山時,正是初冬十月底,離飄然過世已超過九個月,離十二月十五日爽約之日剩不到兩個月。一回到小木屋,鐵梅即痛哭失聲,往事歷歷在目,思念飄然的心將自己全部吞噬,鐵梅換掉太子龍袍,著粗布衣裳,試圖擺脫一切紅塵繁華潛心修悟。推開後門到後院梅花樹旁看看梅花樹,又看看刻著飄然遺言的石碑,鐵梅邊看邊垂淚,是思念飄然,其實也是悔恨去年爽約,更心疼飄然為了自己重病往生。爾後的日子,到皇天山的日子有幾天,就哭幾天,一天也沒有少過,直哭到滿月了,鐵梅心想,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當振作起來,因此下定決心收斂起傷痛,同時決定,不開悟證道絕不離開皇天山,鐵梅對飄然墓曰:「謹記愛妻訓勉:修悟為重,蒼生為念。吾指天起誓,除非開悟證道,吾絕不離開皇天山半步。吾再起誓,今生悉力投入普度蒼生,置個人享樂安逸於後,致死方休。」從此,鐵梅正式告別皇太子身份,以鐵梅先生名義行世,別號「冷雲仙人」,冷者,寂靜也;雲者,飄逸自在也。


 


    漫天下起大雪,小木屋內實在嚴寒,鐵梅盤腿靜坐,以丹田罡氣趨走寒意,逐漸適應酷冬嚴寒,鐵梅想,那飄然就是在這屋子長大的,可見她成長過程多麼辛苦,想到這裡,不禁又傷感落淚,但立即以禪定功夫滅絕一切雜念,逐漸又進入空靈之地。轉眼十二月十五日來臨,是日大雪,山上積雪盈尺,鐵梅一早起來,先把飄然成親當天為自己穿著的那套衣裳取出擺於床上,看著衣裳沉吟良久;然後到後院飄然墓前沉吟良久;又到梅樹下沉吟良久;然後步行至後山涼亭回顧往事,又是沉吟良久。其間鐵梅心痛如刀割,但鐵梅以禪定鎮住自己眼淚,因他決定依飄然遺言,以修悟為重,一切紅塵往事就讓他隨風而逝。


 


    鐵梅回到木屋依然專注入甚深禪定,思維終極解脫之道,逐漸悟透生命的實像。轉眼正月初二來臨,正是飄然週年忌日。鐵梅一早起來,又把飄然成親當天為自己穿著的那套衣裳取出擺於床上,看著衣裳沉吟良久;又到後院飄然墓前沉吟良久;一樣到梅樹下沉吟良久;然後依然步行至後山涼亭回顧往事,又是沉吟良久。與十二月十五日紀念飄然的方式一樣,但鐵梅發現自己心更定了,心中對飄然的思念雖然還是深遠,但已不須要強忍崩淚,輕易就能止住情傷,鐵梅知道,這代表自己的定力進步,也代表自己對無常的紅塵看得更透,也表示自己的情傷逐漸痊癒。


 


    日子飛逝,又到某年十二月大雪的日子,鐵梅仍於小木屋內潛心禪坐修悟,終於悟透生死玄關,了知自己與太虛為一不是二,鐵梅證道了,才證道法眼大開便見飄然含笑立於前,此時鐵梅洞悉宇宙萬象一切前因後果,了知原來飄然即是地藏王菩薩本尊,亦明白自己和飄然數萬年以來是解脫大戰的老搭檔,亦明白自己和飄然那段從皇天山到土地廟曲折又痛心的戀曲,原來是天界七大軍師安排好的劇本,就連飄然變賣玉鐲、泣血追憶鐵梅、重病垂危,全都是七大軍師安排好的劇本,只是身處其中的飄然與鐵梅,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執行劇本,那一切的傷痛都是貨真價實的,連天界最高統帥地藏王菩薩都下凡受苦渡眾,當真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鐵梅不禁大笑,果然人間如戲、世事如棋,一切都是夢幻泡影,萬般何須執著。隨即和飄然回到天界樞機重地,與耶穌基督、老子金仙、孟子大聖及七大軍師共同研商明月小築佛國承擔地球普度任務之天機策略。


 


    七大軍師說明,明月小築下凡地球的高手,天界將多數人安排於皇天山、羅浮山、雲貴滇池等三處,尚有部分人員安排於禪宗僧燦及道信門下,尚有部分安排於羅馬天主教廷,有部分則投生於水族、動物或地底族人。依照天機佈局,鐵梅必須在一千五百年內將全部明月小築下凡人員召集齊全並輔導彼等開悟證道,以面對公元兩千年解脫總決戰。七大軍師又說明,三巨頭萬古以來與明月小築交手無數次,對明月小築的實力知之甚詳,天界智囊團分析,未來兩千年總決戰時,三巨頭必然調集無垠宇宙最強列王齊集於地球,全力打擊明月小築團隊,以確保魔界在地球的勢力範圍。


 


    天界智囊團還分析,萬一鐵梅順利答對宇宙之父的四十個問題,則宇宙之父必然引退五百年,此對魔界十分不利,因此三巨頭將懇求宇宙之父派遣宇宙之父的七大軍師參戰,而宇宙之父基於對三巨頭之厚愛,又適逢兩千年總決戰,故自己引退之後,同意派遣的機率很高。宇宙之父的七大軍師又被尊稱為「七皇」,七皇為:機緣尊皇、生死尊皇、究竟尊皇、天行尊皇、翰海尊皇、地極尊皇、時空尊皇。七皇每位都是宇宙超級強國的君王,七皇的國度均遺世獨立,獨立於天界亦獨立於三巨頭勢力之外,七皇唯聽從宇宙之父,七皇超能力與宇宙之父一樣都是百分百,擁有完美的戰鬥力,且七皇智慧深不可測,故成為宇宙之父的軍師。比較起來,七皇的功力與天界七大軍師實力不相上下。


 


    天界七大軍師又說,如果七皇真的出面協助三巨頭,則明月小築此次必須精銳盡出,甚至邀集各佛國高手參與,實力絕對要比萬古前的解脫初戰還要堅強才可能戰勝。除了孔雀明王、小龍女、聖彼得、孟子都已下凡之外,觀世音菩薩、彌勒菩薩、聖約翰,這三位絕頂高手也將下凡人間,因此能與鐵梅搭配轉天盤或組成大三角陣形的預備人選很多,如此才足以應付三巨頭的攪擾破壞。


 


    其次,七大軍師又和鐵梅討論解脫之戰的特色。人類分為「靈、魂、體」三個部份,三巨頭的大三角陣形攻擊目標即是對準此三部份。第一個角專門攻擊「身體」,挑起肉體五欲及破壞身體健康,誘人沉溺於五欲之追逐使人無心追求解脫,或製造過於忙碌的工作,使身體高度疲勞,或散播病毒使人生病或死亡,或製造意外使人生病或死亡,修行者若身體被破壞得很嚴重,就無法承擔重任,不構成魔界之威脅。第二個角專門攻擊「魂」(魂即思想)負責製造眾生思想的執著。修行者應修到無所住的超絕清淨之地,如此方能包容一切眾生;但魔界喜歡引導人執著於某種意識形態,再令人整天想東想西,大腦老是靜不下來,靜不下來就不可能修到無所住的境界,因此很難擺脫意識形態的綑綁,形成頑固偏執的性格,是類修行者無法威脅魔界。魔界拿手的高招,還有散播不同的意識形態,將眾生區隔為好幾群,然後再製造群眾對立,群眾均堅持自己所愛的意識形態,由是社會斷難和諧,此時最易陷入思想或學術論辯,心靈難得清淨空靈,如是之人也無法威脅魔界。


 


    第三個角專門攻擊「靈」,負責打偏眾生的解脫定位,修行者應確信自己擁有圓滿的自性,確信自己是佛,明白一切現象都是自性將自己的意念創造成真。但魔界喜歡欺騙眾生,散佈眾生本來即是不圓滿的謊言,有時故意破壞眾生的好事,讓大家經常面臨失敗及不如意,擊潰眾生自信心,讓眾生誤認為自己不圓滿,最後使人不相信自性本來圓滿,從而斷絕與自性的關係,是類修行者亦無法威脅魔界。天界團隊就是面對三巨頭在身心靈三方面密集又強勢的攻擊,稍一不慎被攻破就可能導致失敗,故天界團隊的禪定及開悟功夫必須臻於完美,才有可能過關。


 


    七大軍師又分析,普度眾生不是僅靠善巧方便勸化眾生即可收效,三巨頭實力驚人,如果沒有超強戰力就不可能擺平三巨頭對普度工作的破壞,其破壞方式極多,或製造病痛、或製造糾紛、或製造意外、或製造天氣變化、或製造災難、或製造政治變局、或製造社會動亂、或製造戰爭、或製造飢荒,凡此種種攪擾破壞,必須拿出超強戰力擊退魔界勢力方可破解,豈是談論經教即可消彌災殃,故天界所傳之正宗解脫福音,勢必指導眾生發揮強大力量之方法,天界智囊團研究,發揮強大力量的最佳方式即是「禱告」。七大軍師又說,耶穌基督已將「禱告」方法普傳於天下,爾後天界團隊都應善用禱告突破困局。


 


    鐵梅自天界樞機重地回皇天山之後即著手普度眾生的工作。不久,天吾及天河夫妻到皇天山來找鐵梅拜師修悟,鐵梅以法眼觀看,原來天吾、天河都是明月小築宇宙霸王等級的高級靈,在外星球解脫初戰那時候曾扮演自己與飄然的親生兒女,因此鐵梅十分歡喜的收了這兩個門徒,天吾、天河成為皇天山最初的兩位門徒,爾後師弟師妹尊稱天吾為大師兄,尊稱天河為大師姐。鐵梅再以法眼觀看,皇天山周邊百里地面金光如星星閃耀,看來七大軍師安排若干明月小築眾高級靈降生於皇天山附近地面,俾鐵梅引度。


 


    鐵梅復以法眼搜尋明月小築眾高級靈降生之其他位置,找到不問已經開悟證道,正在主持羅浮山道脈,今世化名蘇玄朗是也。而蘇玄朗門下十五高道全數是明月小築的宇宙霸王等級高級靈,鐵梅十分欽佩不問的成果,鐵梅心想,不問不愧是明月小築三角陣形領袖,遂立即以千里傳音與不問對話,不問對鐵梅曰:「依照七大軍師之佈局,明月小築下凡的眾高級靈,未來必須由你負責最後的召集及教育,目前由我先負責教育訓練部分弟子,但羅浮山眾弟子往生之後,盼你接引至你身邊修悟。我們明月小築另外一位三角陣形領袖明空大士,目前也在我門下修悟,以其功力,證道是遲早的事,但明空大士為報答紫霞前世捨命相救之情,今生可能以死相報。而我門下之清風大仙、抱池大師、松紋尊者三人皆與明空大士宿緣極深,恐怕也將以死相救,此四位為目前羅浮山最菁英的四人,又都是明月小築的宇宙霸王,四人辭世之後,請你引度過去皇天山繼續修行。」鐵梅對曰:「不問金仙勿慮,此乃天機佈局,我自當照辦;不僅此四人我將引度過來,十五高道及紫霞我都會引度來我身邊修悟。」(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