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多高(十二)  


          


影后省長雙巨星,三十護法亂情緣


大羅符咒破三禪,日陽心法護眾生


 


星月彩衣二十五歲那年獲選年度影后,成為眾所矚目又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超級巨星,年紀輕輕就爬上人生的頂峰,財富、事業、榮寵、愛情,想要什麼都有,然星月彩衣所缺的唯獨是不問紅塵的愛,影視圈帥哥很多,瘋狂追逐者一大堆,但不問紅塵除了英俊瀟灑之外,他那種空靈脫俗的氣質,卻是人間罕有,影視圈那些追求她的男子一個也比不上,因此,星月彩衣決心和不問紅塵結為連理才能滿其所願。


 


不問紅塵與明空隨風感情發展得很甜蜜、很順利,因此他們倆訂了婚,準備一年內不問家的水果事業順利之後就結婚。然此時,星月彩衣展開了強勢的追求行動,經常親自上不問紅塵家的水果店陪伴不問紅塵,對不問紅塵的父母親更是體貼、孝順備至,並允諾要運用其影響力幫助伯父的事業成長,因此,乃父母對星月彩衣的印象好極了,在明空隨風和星月彩衣之間逐漸偏袒星月彩衣。這也難怪,星月彩衣是國內首席巨星,星月彩衣的父親則是知名的資深記者;而明空隨風只是一個平凡女子,明空隨風的父親則是報社的工友。除了客觀條件遙遙落後,而星月彩衣更厲害的是一點架子都沒有,對伯父伯母溫柔體貼、善解人意,每次星月彩衣來看不問紅塵,總是親手幫忙水果店的生意,客人為了一睹影后丰采,自然蜂擁上門,而星月彩衣總是推薦大家買水果,大家看在影后的面子,出手可是非常大方,因此,在星月彩衣光臨幾次之後,水果店的生意真是好極了。試問,這門好媳婦要到何處去找?若不是兒子十分護著明空隨風,乃父母是要定了這門媳婦的,但乃父母有個優點,就是不會勉強不問紅塵作決定,所以星月彩衣的行動一直沒有重大成果。


 


但是,星月彩衣老是泡在水果店糾纏不問紅塵,這事讓明空隨風醋意大發,幸好不問紅塵對星月彩衣總是冷淡,而依然體貼對待明空隨風,因此明空隨風還能忍受。實際上,明空隨風心中還有另一位男子深深的佔據她的感情世界,那男子是明空隨風的大學同班同學,名為「松紋名劍」,松紋名劍的氣質和不問紅塵相似,相貌雖然沒有不問紅塵那麼帥,但也算是個英俊的男子,因此明空隨風也戀慕著松紋名劍,但當時松紋名劍為人憨厚略帶愚拙,好像永遠不會想到兩性關係,這令明空隨風十分無奈,此外松紋名劍的姐姐黏得很緊,和松紋名劍總是一道上下學,這也打擊了明空隨風與松紋名劍進一步發展的機會。松紋名劍的姐姐比明空隨風大一歲,也是該大學的校園美女之一,名曰「天河芙蓉」,天河芙蓉的美貌不輸明空隨風,但天河芙蓉及松紋名劍的家世比明空隨風好,因為天河芙蓉的父親是知名的小提琴家,該小提琴家即是「鐵梅先生」。在七大軍師的佈局,天河芙蓉及松紋名劍均是重要的王牌,參與多次解脫大戰的任務,爾後在地球耶穌的天界團隊中,天河芙蓉即扮演耶穌母親「聖母瑪利亞」的角色;而松紋名劍在地球的人類史中曾扮演上古聖者「以撒」的角色,在耶穌的天界團隊中,松紋名劍則扮演「聖雅各」的角色,姐弟兩人均係解脫大戰的王牌,故兩人的氣質當然非凡,因此明空隨風才對此二人念念不忘。


 


大學時期明空隨風除了暗戀松紋名劍之外,還對松紋名劍的父親十分好奇,鐵梅先生除了是位小提琴家之外,還聽說他對解脫心法頗有研究,因此明空隨風也幻想,如果與松紋名劍結婚,就能經常與鐵梅先生接近。然而因緣際會,自己卻和不問紅塵走到如今這個地步,就不再幻想與松紋名劍的婚事。但感情真是奇怪的事,每當明空隨風和不問紅塵有誤會,明空隨風就特別思念松紋名劍。如今,星月彩衣不斷對不問紅塵採取攻勢,明空隨風時常為此吃醋,因此思念松紋名劍的心就更迫切了。


 


星月彩衣後來進一步採取行動,透過關係認識了該星球第一大宗教大羅教的副教主自在飛雲,自在飛雲以神通力測知星月彩衣即狐仙之王本尊親自下凡,是魔界大智囊團佈局的極重要人物,將來是大羅教第三號人物,因此自在飛雲全力支持星月彩衣,自在飛雲還指派大羅教三十位護法之一,現任該省之省長出面幫助星月彩衣完成心願。那省長是當地素孚眾望的大老,在該省可謂呼風喚雨,黨政軍、黑白兩道都吃得開,在大羅教副教主自在飛雲的指派之下,省長自然全力以赴達成指令。該省水果事業競爭激烈,最主要的水果市場經營權採兩年一審的制度,因此每隔兩年不問紅塵的父親就為了是否能獲得執照而傷腦筋,萬一得不到執照,就必須讓出主要市場、退居小市場,對營收影響至鉅,因此乃父為了市場的經營權不得不討好有力人士,以利取得執照。乃父也是一位修行者,拜當地一位道長為師,該道長姓「雷」,當地人皆稱之為雷道長,雷道長所經營的道場即為宇宙霸王大日紅所支持的教派「日陽心法門」所屬,日陽心法門的總部離不問紅塵的家鄉頗遙遠,雷道長主持的道場在當地與大羅教相比,只是小型道場,在大羅教擠壓之下,雷道長經營得很辛苦。           


 


某日,省長派遣秘書邀約不問紅塵及他的父母晚宴,由於是省長之約,不問紅塵的父親自然十分重視,席間除了省長和省政府高層官員之外,就是影后星月彩衣和她的資深記者父親出席,政治巨星加上影壇巨星連袂光臨該飯店,維安人員、媒體記者加上萬千群眾將飯店現場擠得水泄不通。省長禮數周到,除了以極品晚宴款待不問紅塵全家,省長更提出特聘不問紅塵出任省府「機要秘書」一職,擔任機要秘書一職就掌握了分配該省商業資源的權利,可以輕易為父親取得水果經營權,解除父親常年之憂。因此,乃父母非常感激省長的安排,萬般希望兒子立即答應下來,然乃父母卻說不出口,因為乃父母深知,兒子深愛著明空隨風,亦深知兒子前女友星月彩衣也深愛著自己的兒子,今日這個局八成就是星月彩衣安排的,若兒子答應前去省府上班,地理位置上就更接近星月彩衣,這等於是選擇和明空隨風漸行漸遠,雖然乃父母希望兒子選擇星月彩衣,但基於對兒子的尊重,乃父母不便說些什麼,而將決定權交給兒子。           


 


不問紅塵此時陷入沉思,他知道這件事必是星月彩衣設的局,雖是個局,但這個局卻給足不問家族面子,亦能紓解父母常年經營權之憂,以孝道來說,今日實在應該答應下來。實際上,不問紅塵亦知,今日大概不答應不行,若不答應,難保省長不悅而找父母親麻煩,他家的水果事業怕是要進入黑暗期了,可答應下來,勢必把明空隨風帶在身邊,否則怎放心一個人遠走?不問紅塵又想,到了省府就是進入省長和星月彩衣的大本營,一個是政壇巨星,一個是影視巨星,兩個巨星聯手搞破壞,恐怕他和明空隨風的感情將不保。左思右想,不問紅塵一時拿不定主意。           


 


不問紅塵方在猶豫,不料星月彩衣忽然離席,前來不問紅塵父母面前便常跪行大禮,此行動驚動現場所有人,堂堂影后怎當眾下跪!乃父母即刻欲拉起星月彩衣,然星月彩衣堅持跪於地直哭的梨花帶雨,曰:「伯父、伯母在上,請容晚輩跪稟,想我和那不問紅塵大學四年恩愛情深,我和他早有夫妻之誼,然因細故分手,然分手至今四年,晚輩仍深愛著他,沒有任何男子能入我心,只愛他一人,我對他的愛至情至性,天地可鑑。近一年來無論影業有多忙,我每週總是抽出一天去水果店陪他,平日電話噓寒問暖從不間斷,竟絲毫挽不回他的心,他一顆心都被其他女子偷了,想來令我無限悲傷,日夜經常為他落淚,因此今日跪求伯父伯母,求您兩老成全我一片真心誠意,勸勸他給我機會,若我和他有個好結果,我也好孝敬您兩老。若他一點機會也不給我,與其我如是日夜忍受相思之苦,不如吞藥自盡,了此殘生罷了,我雖一死,孤魂必常伴他左右,雖他負我,我卻永不負他。」言畢,仍兀自傷心落淚,乃父母強拉起星月彩衣,疼惜之心油然而生。             


 


別說乃父母疼惜,在現場哪個人不感動呢?尤其星月彩衣的父親更是軟言勸請不問紅塵善待自己的女兒。這星月彩衣可不是別人,她乃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影后,又是傾國傾城的絕代美人,竟然為了一個水果商的兒子而卑躬屈膝至此,現場眾人皆認定其情愛為真非假,就連不問紅塵那顆堅定只愛明空隨風的心都產生了裂痕,忽然之間,星月彩衣那梨花帶雨的倩影擠進不問紅塵的愛情世界,不問紅塵動心了,對星月彩衣產生了疼惜之心。尤其在父母、省長與星月彩衣父親及現場眾人相勸之下,不問紅塵當場答應和星月彩衣約會幾次,除了約會,不問紅塵也同意前往省府出任機要秘書,正式成為政府公務員,不問紅塵的決定除了影響他和明空隨風的愛情及婚姻,同時也攸關天界與魔界大軍團交戰之勝敗。     


 


不問紅塵和他的父母都在雷道長門下修悟心法,禪定功夫有一定的程度,對於五欲紅塵之誘惑亦有相當的抵抗力,可在這次晚宴可以說是毫無抵抗力,完全被省長和星月彩衣牽著走,究其原因有五:第一,震懾於省長的勢力,不敢得罪省長,深怕將來水果事業被影響。第二,星月彩衣相貌即有顛倒眾生之魅力,兼又能低調卑躬屈膝,故能令現場眾人感動進而認同她。第三、省長為大羅教三十護法之一,大羅教的三十護法都是魔界最高級靈下凡降世,故每位護法的法力都很高超,此外,晚宴之前自在飛雲將極為厲害的符咒交給省長,讓省長可以對不問紅塵全家施為,此符咒名為「言聽計從」,係自在飛雲獨門絕技之一,現場來賓一旦中符咒,必然難以抵擋省長之意見,縱然心中不服,但此符咒可令人心生無端恐懼及深度昏沉噁心,乃至無法流利答辯,終究被省長主導局勢。第四,自在飛雲於晚宴前將「相思難了」、「與君斷腸」兩個符咒交給星月彩衣,此兩符咒均為自在飛雲獨門絕技,相思難了可令不問紅塵愛上星月彩衣,與君斷腸則可破壞不問紅塵與明空隨風的愛意。第五,自在飛雲即係森林狼君本尊,森林狼君的超能力將近九成九,森林狼君統治之獨立國度兵強馬壯,戰鬥力極為恐怖,因此他下達的每個符咒都有靈界大軍團效勞,可輕易攻破禪定功夫達三禪境界之人,一般修行者根本無法招架。此外,一旦中了自在飛雲的符咒,除非自在飛雲親自解除,否則將終生受該符咒宰制。           


 


飯店晚宴一切進展,在省長及影后的授意之下,各家電視台均現場即時報導,把不問紅塵將出任省府機要秘書一職立即公諸於社會,又繪聲繪影將不問紅塵與星月彩衣描述成相愛的鴛鴦伴侶。故晚宴尚未結束,明空隨風就在電視看見即時新聞快報,明空隨風看見快報之後,心痛如刀割,心想:「近一年來,星月彩衣對不問紅塵獻盡慇懃,我總覺不安,因她是影后巨星,而我只是個尋常百姓,除了相貌不輸她,其餘各點都無法與之相提並論,尤其伯父每兩年就為取得水果事業經營權而傷透腦筋,還得四處請託,如果有個影后當他媳婦,何愁取不到執照?因此,我早已察覺伯父的心思是偏向星月彩衣的。不問紅塵遇重大決定,總是和我先商議,可今晚他作了如是重大的人生決策,竟連撥個手機給我說句話都沒有,我還得看新聞才知道,足見他對我的愛變淡了,也罷,我情願退出這複雜的三角愛情,莫再忐忑不安,如此自己也好過些。」雖然明空隨風想通了自己著實鬥不過星月彩衣,應該放下這段感情才能免於傷心,可這段感情怎可能說放就放,尤其他們如是相愛,又已經訂婚,實在難以割捨,想來想去就更想不通了,但卻無計可施,只能不住傷心落淚。       


 


天珊水靈也看見新聞報導,又見姐姐不住傷心落淚,因此義憤填膺,認為姊夫實在太過分,當場就拿起手機撥電話給不問紅塵,要問清楚來龍去脈,不料打了好幾通,不問紅塵竟都沒接電話,天珊水靈心想,真不知道他在搞些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別以為我們貧寒人家好欺負,於是天珊水靈決定明天要去找姊夫算帳。不久,父親下班回家,一回家就跟全家人訴苦曰:「報社老闆今天約談我,要我勸女兒不要再和不問紅塵交往,希望我女兒成全星月彩衣的心願。我隨即向老闆表示,年輕人自由戀愛,未必聽從父親的意見,但老闆竟然嚴厲譴責我教導子女無方,還要求我不可讓子女為所欲為。我雖然心中非常不服氣,但畢竟我只是報社小工友,在公司任人使喚,毫無地位可言,同時為了掙口飯吃,因此不敢頂撞老闆。我們報社老闆向來和影視界關係良好,想必是受到請託,才要利用我施壓女兒放棄這段感情,但我家雖貧寒,卻不向惡勢力低頭,縱然我被革職,也絕不會施壓女兒分手。女兒,妳就堅持和不問紅塵交往,不可輕易退出,依我之見,不問紅塵是個端正男子,是難得一見的人才,他今晚在飯店所作的決策,我看八成是身不由己,妳且耐心等到明天再找他問個清楚,目前切勿急著下決定。」 


 


父親雖然說不怕失業,可萬一失業,對家庭經濟總是有影響,而且父親已超過五十五歲,身體又不是頂健朗,要再就業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讓父親因為自己的愛情而失業,這令明空隨風萬般難受,況且父親只是一個小工友,人微言輕,最易被整肅,如果那些權貴發現我還堅持和不問紅塵交往,不知他們又要使出什麼壞手段羞辱父親,明空隨風回憶父親那辛苦的身影,父親從事體力勞動工作,把我們幾個孩子一路拉拔長大,如今他年事已高,而我已經長大,該是換我保護他,不該再令他為我煩憂才是。因此,明空隨風決定:「如果不問紅塵真如電視新聞所言要和星月彩衣交往,那我只好忍痛退出此惱人的三角戀情,莫再令父親受辱才是。」


 


不問紅塵一家三口不知道已經中了自在飛雲的獨門絕技,言行思想均頗偏袒星月彩衣,也對省長大有好感,不問紅塵且積極準備赴省府上任事宜,約定好時間就在兩週之後。晚宴結束後,不問紅塵和星月彩衣在媒體記者及萬千影迷的包圍下牽手走出飯店,兩人隨即搭上豪華轎車,不久豪華轎車在影后車隊的保護下快速消失於攝影機畫面,這一切畫面透過人造衛星即時播出。緊盯著電視新聞的明空隨風一家人,親眼看見不問紅塵牽著星月彩衣的手走出飯店,又親眼看見他們倆上車約會去了。一家人咸感錯愕,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惟恐說錯一句話會加添明空隨風的痛。


 


本來還聽父親的分析,決定明天再找不問紅塵問清楚,可此時事實就擺在眼前,還有什麼好問的?明空隨風忍不住痛淚,拿起手機就狂叩不問紅塵,然,任憑她打多少通電話,不問紅塵就是不接!明空隨風忽然心中異常恐懼,頭皮發麻,雞皮疙瘩起了滿身,她覺得自己和不問紅塵之間有極深的鴻溝阻絕,這鴻溝好深、好廣,這鴻溝似乎有一大群惡鬼把關,絲毫不容許她倆有任何發展的空間。不但明空隨風有這種感受,全家人都頓時有這種感受,她們都感受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硬是要將兩人分開,而這個力量大到無可侵犯,縱然她們全家人合作,也絲毫無法動搖那股強大的力量。明空隨風再也忍不住這荒唐又離譜的壓力,含淚奪門而出,騎著機車消失於夜色當中。大家擔心明空隨風出事,乃父也騎著機車欲追上女兒,明空隨風車行在前,只是一味落淚悲啼,其悲啼令人不忍聞之。乃父邊騎車也是邊落淚,他恨自己一生沒有出息,只是個小工友,拿不出任何勢力或財富來保護女兒,只能任人宰割,愈想愈對不起女兒,因此老淚縱橫,放聲大哭,其悲鳴之聲在夜間的道路上顯得何其悽涼、何其無助?話說為人父母者,豈能忍受子女任人宰割,勢必挺身而出維護之,然就怕自己能力不夠,只能含悲任人欺負子女。


 


明空隨風騎車速度很快,經過幾個岔路之後,她父親就追不上了,乃父情急之下乾脆直奔雷道長的道場,這雷道長的日陽心法門是不問紅塵及明空隨風兩個家族的信仰中心。乃父一進門,便聲聲呼喚「師父救我女兒、師父救我女兒」,雷道長聽到呼喚聲,急忙從後堂走來大殿,看見明空隨風老父親老淚縱橫,急的六神無主,於是雷道長心中萬般不忍。實際上,今晚的新聞報導雷道長都看到了,他推測明空隨風必然傷心斷腸,因此決定要助愛徒一把。在場的眾弟子也非常同情明空隨風的遭遇,雖然不問紅塵也是同門,但大家是同情明空隨風的,大家決定要插手幫明空隨風。有了同門的支持,乃父頓覺有了依靠,真可謂「天無絕人之路」。


 


雷道長頗有修為,一看明空隨風父親之神色,便知被高人暗中下了重手,以致六神無主、無端心生大恐懼,於是招呼乃父坐定,雷道長以日陽心法門之絕技「日陽回魂手」按住乃父頭頂,便開始祝禱,經過祝禱之後,乃父狀況轉好,散亂之心慢慢恢復穩定。雷道長先交代在場的眾弟子立即外出四處尋找明空隨風,若一小時內找不到,就立即報警處理,交代完畢之後,雷道長對乃父曰:「我已從新聞報導得知不問紅塵之事,依我推測,你們兩個家庭恐怕都中了大羅教的符咒絕技,以至有不正常的演出,不問紅塵向來禪定功深、超塵空靈,來日必成大器,終究是普度眾生的重要人才,他絕非寡情好色之流,因此我建議你們父女稍加忍耐,此事讓為師出面處理,處理之策不可意氣用事,勢必先破解大羅教下的符咒重手,才可能喚回不問一家人之心,然大羅教絕技萬分霸道,以為師之功力亦未能完全破解,以爾等之修為自然無能為力。就以你身上所中的符咒,我也只能緩解其傷害,卻無法完全破解。」


 


乃父曰:「我從未去過大羅教任何機構,何故師父說我亦遭大羅教重手?」雷道長曰:「為星月彩衣出面作媒的省長即是大羅教三十位護法之一,三十護法為教主八荒千送及副教主自在飛雲的御用鐵衛,直屬教主及副教主,省長既然出面,就必然是教主或副教主授意,以大羅教的作風,派護法出面辦事,則務求必勝,因此會採用大羅教各種宰制人心之絕技,也會運用其政治影響力找些大人物出面幫助星月彩衣,依我猜測,應當有大人物出面要你施壓女兒和不問紅塵分手,那出面之人即是下重手之人。」


 


乃父對曰:「師父分析的很有道理,今天我們報社老闆才約談我,要我逼女兒和不問紅塵分手,可我沒有答應,因此被老闆嚴厲譴責。」雷道長曰:「暗中下手之人肯定就是他了,你們報社老闆也是三十護法之一,手中必然有厲害的符咒,是很難對付的角色,且大羅教的符咒都有強烈的傳染性,可以透過你傳染給鎖定之人選,讓鎖定之人亦陷入六神無主、無端恐懼之狀態,我推測你家人都中了。我會連夜發功設法降低符咒的威脅性,凡中符咒之人難免做出傻事,故應從速找回明空隨風,遲則擔心她要出事。」(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