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多高(十五)


 


凌霄寶殿上將軍,最是寂寞聖人心


屋漏偏逢連夜雨,暗夜街道逢生機


 


天情明燈分派兵力之後,又想:「大羅教不但實力超強無法估計,且大羅教雙奇及二十一位金衣長老智慧深不可測,用兵神出鬼沒,故多年來我們與大羅教交手敗多勝少,我們日陽心法門原本在全球超過百個教區,然幾年下來教區只剩二十多個,之所以還能守住這二十多個,乃是我下令放棄若干教區,集中兵力全力拒敵之策略奏效。而雷道長所負責之教區內有不問紅塵及明空隨風兩個非常傑出的修行家族,說什麼也得保護好這個教區,萬萬不可被大羅教所破,如此方可保護彼等兩個家族。因此,今晚若不能順利擊退盤據在彼等兩家族之惡靈軍團,則無須戀棧,全部兵力宜火速回防雷道長的道場才是,務必為眾生保全實力,來日再設法救人。」天情明燈策略既定,又交代一番便兵分兩路火速前往救人。


 


事情果然沒有那麼簡單,天情明燈率一萬兵力到達不問紅塵家族之後,原本盤據的一千惡靈軍團急速增兵,天情明燈以天眼測算,敵方兵力增至三萬,硬拼必敗,如今勢必再向大日如來請求增兵才能對決,若不增兵便回防道場。然,天情明燈復以天眼觀看,見不問紅塵家族深受惡靈兵團所困,許多惡靈甚至已經鑽入體內,天情明燈身為人師,豈能見死不救?故決心再向大日如來請求增兵,好歹也得拼拼看。遂請大日如來之眾將領再向大日如來調兵。


 


然此次調兵受到大日如來軍師營反對,軍師營之眾軍師研判:「依據目前大羅教出兵及增兵之動態,今夜大羅教可能傾巢而出,看來他們決心拿下不問紅塵與及明空隨風兩個家族。大羅教的領導中心有二十三位宇宙霸王,但日陽心法門的領導群尚無一人證道,故實力懸殊,我們若派出最精銳的銀河騎兵團參戰,天情明燈尚無力領導,故只能派出普通天使兵團。但是大羅教那邊高手如雲,有能力領導冥獅尊王旗下最精銳的『冥海流星』軍團,故一旦冥海流星軍團出動,戰局將非常險惡。因此,宜請眾將領勸天情明燈回防雷道長之道場,日後再徐圖救人之策。」


 


天情明燈聽到軍師營的決定,實在萬分傷心,其傷心之處有三:「其一,自己的超能力老是過不了九成大關,因此無法領導最精銳的銀河騎兵團與大羅教決戰。其二,弟子有難,自己竟無力救援,實在忝為人師父。其三,大羅教實力太強,聽說還要再晉升幾位金衣長老,如傳聞屬實,則大羅教愈來愈不可能被擊敗,普度眾生將更困難。」天情明燈既是自責、又是憂心徒兒及眾生。兩位副掌門率兵去救明空隨風家族,也遇到大羅教急速增兵,故也依軍師營指令回防道場。悉數回防道場之後,天情明燈發覺道場戰況愈來愈凶險,大羅教不斷增兵,連最精銳的冥海流星軍團也現身參戰,看來果然如軍師營所料,今晚大羅教恐怕傾巢而出,似要剷除雷道長之管區。天情明燈仍然採取守勢,下令十二萬大軍嚴密佈陣,只許守不許攻,然敵人攻勢太強,防線愈來愈難招架。軍師營未待天情明燈提出請求,主動持續增兵,軍師營的決策是:務必守住雷道長的道場。


 


雖然天情明燈尚未證道而不知天界佈局,但大日如來及其軍師營卻知悉天界樞機重地佈局,大日如來即宇宙霸王大日紅是也,乃鐵梅先生八拜大哥,此次鐵梅先生率明月小築五百位高級靈前往支援外星球解脫大戰,就是應大日紅之請,故大日紅及其軍師營當然知悉樞機重地之佈局,也知悉不問紅塵及明空隨風家族的重要性,故必須保住雷道長管轄之教區,俾持續救援及幫助彼兩家族之成長。話說日陽心法門在大羅教全力打壓之下,該星球人民酷愛神佛崇拜,能認同見性成佛心法者愈來愈少,以致日陽心法門之人才凋零,且信徒大幅流失,缺乏人才之下,甚至連掌門的功力都還到不了八成超能力,真是「蜀中無大將,廖化做先鋒」,以如是之功力,實在難以領導天界最精銳之軍團,故日陽心法門難以抗衡大羅教之攻勢,說穿了就是缺乏人才。因此,明月小築參與該星球解脫初戰,首重提升人才素質,遂安排明月小築四位最高級靈加入日陽心法門,此四人為:天情明燈、「松恩降魔」、「上弦指天」、「月光映地」。他們四位加入日陽心法門後,確實發揮了顯著的成效,大羅教惡靈大舉入侵不問紅塵與明空隨風家族時,四人的修為都已超過八成五超能力,天情明燈超能力更高達八成八,故四人分別擔任掌門及副掌門,他們也栽培了不少人才,超能力超過八成的資深道長愈來愈多。


 


假以時日,此四人必能證道,也能將「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解脫心法普傳。可惜的是,大羅教密切注意日陽心法門的發展,每每稍有起色,大羅教就出手搞破壞,讓日陽心法門的發展十分艱辛。因此,天界七大軍師不敢將明月小築的高級靈全數安排在日陽心法門,以免全盤受制,故安排鐵 梅先生及飄然無依夫妻以小提琴教室為基地培養開悟證道的高手。七大軍師還派遣天情明燈、松恩降魔、上弦指天、月光映地四人打前鋒,提早出生、提早加入日陽心法門,四人的任務是保護「玉皇大帝率領的凌霄寶殿菁英群」順利成長,凌霄寶殿的菁英群幾乎都降生於不問紅塵及明空隨風兩個家族。


 


至於四人有何特殊之處,何故能扮演凌霄寶殿的開路前鋒?天情明燈之身分,前文已有揭露,他曾扮演佛陀獨子羅睺羅,功力十分高超,名列佛陀十大弟子,故有絕對實力擔當開路前鋒。松恩降魔亦是明月小築解脫之戰大將,參與過許多星球的普度任務,在地球歷史上極富盛名,曾扮演過耶穌的使徒「聖約翰」角色,亦曾扮演過中國名將「關雲長」的角色,兩個角色的歷史地位都非常高。關雲長在三國時代是蜀漢的五虎上將之首,在天上關雲長的身分則是玉皇大帝的「首席上將軍」,負責保護凌霄寶殿及凌霄寶殿管轄的一切範圍,包含地球、地府、陰間、地獄。松恩降魔是宇宙霸王等級的最高級靈,手持大降魔寶刀,身騎白光大戰馬,寶刀一揚,凌霄寶殿所有天將及天兵咸聽其號令,帶兵與魔界爭戰,總是勝多敗少,是令魔界頭疼的人物。由於松恩降魔是玉帝首席護駕大將軍,故玉帝率凌霄寶殿菁英下凡外星球,松恩降魔自應擔當開路前鋒。


 


松恩降魔的另一個身分是聖約翰,聖約翰與聖彼得、聖雅各三人構成耶穌的三角陣形,是耶穌最重要的三位幫手,也是三位最了解耶穌的人,又稱為「三聖徒」。耶穌臨終前將母親聖母瑪利亞委託聖約翰照顧,足見耶穌和聖約翰非常的親密。後來耶穌和十二使徒幾乎全數被殺,只有聖約翰活著,是耶穌團隊唯一的倖存者,目前地球暢銷的「和合本」的聖經,有五篇是聖約翰的作品,包含重要性極高的福音書及啟示錄,聖約翰的文筆不錯,然聖約翰寫那五篇可不是單靠文筆,乃是接收天啟,他天啟管道多半來自夢境,聖約翰是一個很擅長作夢的人。


 


「了解」和「信任」之間是有差距的,聖彼得、聖雅各、聖約翰雖然是最了解耶穌的三個人,可是他們對耶穌的信任並不圓滿,時常懷疑耶穌。他們三位自幼接受猶太教的教育,深受猶太戒規及繁瑣禮儀束縛,離大自在解脫尚遙遠,他們三人聽到耶穌自稱為上帝,又說大家都是上帝,不免心驚,三人經常私底下議論:「上帝是在天上,何其尊貴,何其神聖,我們怎麼可能是上帝?耶穌是木匠的兒子,是個血肉之軀的人類,他的身世大家都清楚,他怎麼會是上帝呢?這個人大概是個瘋子。聽說官府準備要逮捕耶穌,足見耶穌很有可能真是個偏離猶太教義的宗教狂人,將來瞄頭不對我們就快溜才是。」


 


三聖徒除了難以完全相信耶穌即是上帝,三聖徒對於耶穌不太遵守猶太教的戒規亦深覺納悶,三聖徒時常私下議論:「耶穌不太重視猶太教的戒規,難道耶穌不怕猶太教信徒懷疑他離經叛道嗎?如果被群眾誤解,那我們不是都沒有公信力,該如何傳揚解脫福音呢?」耶穌受到猶太教領導群的譴責也便罷,竟然連三聖徒也時常搬出猶太教的戒規質疑耶穌,實在令耶穌覺得失望,此即証明三聖徒沒有徹底開悟,六祖惠能大師云:「心平何勞持戒,行直何用修禪。」也證明三聖徒還在相法的世界打轉,佛陀云:「無人相、無我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大徹大悟之人,早已沒有男女人我之別,迷失的人才會在男女人我關係上繪聲繪影。須知,戒規都是人意造作,某個祖師不喜歡什麼,就加上幾條;下個祖師接班之後,有不同偏好,就有一套新規定,說不定還會廢棄前面祖師的戒規,這些都是分別心在作祟,以至是非對錯之論斷不息。耶穌、惠能、佛陀想要導正那些著相的戒規都還來不及,怎可能把那套搬到天界的修行團體呢?戒規太多為何會妨礙修行,因戒規會引導信徒跌入是非論斷,凡不符合戒規的就一律歸類為非,使信徒之心一再動盪,強烈干擾信徒修煉到「無所住」的畢竟空寂之地,於是戒規實在不宜太多。當時耶穌把一堆猶太教戒規濃縮成一條,這一條即是「愛」,耶穌更進一步說明,愛就是「不加害於人」。


 


耶穌當然知道他們三人私底下的議論,連最親近的門徒都不信任他,因此耶穌在人群中是很寂寞的,放眼天下,在耶穌釘十字架前能夠完全信任他的只有兩個人,一位是母親「聖母瑪利亞(天河芙蓉)」,另一位是妻子「抹大拉的瑪利亞(清風行天)」。耶穌那種終極開悟的境界是門徒無法理解的,而這種無法理解也代表門徒們的開悟不夠透徹,開悟不夠透徹就嚴重影響超能力的發揮,所以耶穌雖然賦予門徒「醫病、趕鬼」的權柄,可門徒在實戰的時候卻被厲鬼打敗,門徒的禱告根本鎮不住厲鬼,門徒鎮不住厲鬼,不檢討自己開悟不透徹,還回頭懷疑耶穌:「耶穌給我們的權柄根本沒有用。」所以耶穌時常感嘆:「你們看見那麼多的神蹟,卻還是不信任我,在這又不信、又悖逆的世代,我還要忍受到幾時!」


 


既然門徒的開悟都還不夠透徹,就表示陣容還太弱,因此耶穌暫時不應急著大規模傳揚解脫福音,宜先採取門徒介紹親友認識耶穌的方式比較妥當,可耶穌仍然決定進行公開的、大型的演講,這樣福音傳揚的速度是加快了,可大規模聚集群眾,等於和猶太教正式宣戰,猶太教的領導階層聽到耶穌公開宣稱人人皆是上帝,真是氣得跳腳,認為那個木匠的兒子實在太褻瀆上帝,因此猶太教領袖及聖經權威決定出面訓斥耶穌。當猶太教領袖及聖經權威群起圍剿耶穌的時候,耶穌的門徒竟然沒有一個人站得上檯面與他們進行辯論,導致耶穌勢必一再御駕親征,與他們進行一場又一場的激辯,激辯之後猶太教眾領袖自然辯不過耶穌,因此惱羞成怒,決心殺掉耶穌。如果是整個團隊進行辯論,猶太教領袖會當成是宗教門派之間的辯論,而不會認定是耶穌一個人在搞,則耶穌遇難的機率大為降低。


 


話題再回到外星球解脫大戰,由於大日如來的軍師營決心死守雷道長的道場,俾伺機搭救不問紅塵及明空隨風家族,因此,雙方在雷道長道場的周邊靈界展開大規模的戰爭,這場戰爭恐非短期能有結果。大日如來的軍師營估計,因為日陽心法門掌門人天情明燈的功力尚未突破九成,故無法派出大日如來最精銳的銀河騎兵團參戰,故此大戰恐難以撐到一年,希望一年內天情明燈能證道,或一年內大羅教自動撤軍,否則雷道長這個道場恐怕得放棄了。


 


不問紅塵和星月彩衣一夜甜蜜之後,幾乎完全忘記未婚妻明空隨風,心中掛記的都是星月彩衣。星月彩衣一早送不問紅塵前往機場,臨別依依雙方十分不捨,飛機將要起飛,不問紅塵不經意從飛機窗口往航廈一看,赫然發現星月彩衣竟還站在航廈窗邊痴痴地望著飛機,不問紅塵一陣感動,便落下淚來,心想:「她對我如是真情、如是深情,我豈可辜負於她。」飛機航行中打開報紙來看,赫然發現昨夜與省長的晚宴與及和星月彩衣之事竟上了全國版新聞,而且記者的報導十分慫動,不問紅塵閱後極為震驚,心想這事糟糕了,該如何向明空隨風解釋呢?


 


飛機降落後,不問紅塵急著拿出手機想跟明空隨風通電,但拿出手機才想到手機已經完全沒電,遂急著找公用電話打給明空隨風,可撥了幾通,明空隨風那邊沒有開機,不問紅塵心急如焚,想搭計程車直接去找明空隨風解釋,旋即又想,報紙把我和星月彩衣寫成那樣,若我直接去找她,可能會有激烈衝突,不如我先回去以電話向明空隨風解釋清楚。其實不問紅塵此時乃是作賊心虛,況且心中又有了星月彩衣,因此一時不知該如何面對明空隨風,於是搭計程車先回水果店再說吧。才下車就見到天珊水靈氣呼呼的站在店門口,不問紅塵又是一驚,還未開口,天珊水靈就怒曰:「你這個不負責的男人,你和我姐已有婚約,竟敢背叛我姐姐,連個電話都不敢接,實在太可惡,限你今天內去找我姐姐解釋清楚,否則我絕不放過你,現在本姑娘先略施小懲。」才說完就拿起預備好的石頭往不問紅塵家停在路邊的貨車砸去,把貨車的車窗當場砸破,之後便騎著摩托車揚長而去,留下不問紅塵一臉錯愕的待在路旁。


 


天珊水靈這麼一砸,驚動了不問紅塵的父母及弟弟天吟紫光從店裡衝出一探究竟,大家知道是天珊水靈幹的好事,便知這是為明空隨風打抱不平而來,大家心理自知理虧就不便追究,天吟紫光曰:「哥,我看你趕緊跟大嫂解釋,這事著實複雜,想必大嫂現在正難過著,而且昨晚日陽心法門的師兄打來,提及明空隨風父女非常傷心,前去找師父哭訴,據師兄說,師父及眾同門都同情明空隨風,我看你該好好處理。」不問紅塵才進店裡想撥個電話給明空隨風,誰知道星月彩衣正好打來,不問紅塵與星月彩衣才正在熱戀,故電話一接就是聊了超過一小時,雙方甜蜜自不在話下。這通電話接完,不問紅塵對明空隨風的感覺又變為冷淡,且想起天珊水靈暴力相向的動作,頓時對明空隨風兩姊妹心生反感,遂打算不急著向明空隨風解釋,一切順其自然吧!不問紅塵父母見機不可失,立即猛敲邊鼓,鼓勵兒子應當選擇星月彩衣,在父母的全力支持下,不問紅塵對明空隨風更冷淡了。


 


一天匆匆過去,不問紅塵完全沒有找明空隨風解釋的動作。到了深夜,明空隨風等不著音訊,難過到無法言語,心想這肚子裡的孩子該怎麼處理?邊想邊落淚,天珊水靈見狀簡直氣炸了,直嚷著今晚要放火燒不問紅塵他家的水果店。屋露偏逢連夜雨,船破偏遇對頭風,明空隨風的父親回家,帶回來壞消息,報社老闆突然解雇她父親,下班前收回她父親的電腦刷卡及員工識別證。明空隨風的母親因為噩耗連連進家門,突然痛心昏厥,家人急忙叫救護車送醫院急救,母親心臟一向不好,此次病況似乎特別嚴重,急救過程中,醫生一再出來與家屬溝通,要家屬有心理準備。明空隨風家庭是個弱勢的貧寒小家庭,哪有能力跟影后、省長及報社老闆鬥,當然是節節敗退,傳來的當然都是壞消息,因此嚴重打擊她母親的健康。


 


明空隨風急電師父雷道長,雷道長趕來醫院之前,醫院宣佈無力回天,母親竟與世長辭,死因為「急性心肌梗塞」,這是怎麼回事?何故母親毫無徵兆突然辭世。父親與兩個女兒哭成一團,雷道長趕來之後,一家三人朝著雷道長哭訴,何故厄運都上了我家,何故大日如來坐視不顧。雷道長身為師父,眼見弟子受人所制,卻無法解除大羅教的符咒,故心裡非常難過。話說生死簿所定之死期多半是好幾個,不是只有一個死期,故某日大限已到,若能闖過去,則生命又可延到下個死期。明空隨風母親的這個大限到了,若能闖過去,可活好多年,無奈大羅教太會選時機,這時候大舉進犯,故明空隨風母親實在是九死一生。實際上,高明的符咒師不是隨時出手,通常都是算準對手運勢處在低潮才出手,以提高符咒成功率。


 


天珊水靈為了不問紅塵背叛姐姐已非常震怒,又聽到父親被解雇,接著母親急性心肌梗塞往生,這一切來得太突然,就在這兩天都發生了,感覺起來就像是一場夢,可這不是一場夢,而是活生生的發生在自己身邊,而且是發生在自己至愛的三個親人身上。天珊水靈滿腔怒火,她將一切厄運都怪在不問紅塵家,不問紅塵的父母這一年來為了星月彩衣而一再藉故延後姐姐與不問紅塵的婚事,報社老闆逼爸爸辭職,也是為了星月彩衣,媽媽會突然病死,就是被這些事逼死的。天珊水靈覺得靠佛不如靠自己,她決心找機會殺了星月彩衣,為母親報仇;今晚先去放火燒不問紅塵家的水果店,至於縱火罪或是連帶而起的殺人罪,她都不在乎了,要坐牢或被槍斃都不怕,她要用自己的手討回公道。


 


從醫院將母親遺體移回家之後,天珊水靈先到藥局買了六大瓶藥用酒精藏在登山背包裡,預備晚上要去縱火。禮儀社很快的把母親靈堂佈置起來,看起來非常的素雅,一家三口守著靈堂悲泣,凌晨陸續有親友及鄰居聞訊前來致意。凌晨三點左右,天珊水靈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騎摩托車前往不問紅塵家準備縱火,到達不問紅塵家之後,天珊水靈先躲在遠處張望,準備沒有人的時候伺機下手。但真不巧,突然有台轎車停在不問紅塵家門前大馬路上,那車子的主人下車後,竟坐在水果店門口的木椅子上良久不離開,天珊水靈心中暗罵老天爺,怎處處與我作對。


 


她脾氣一拗起來,決定今晚不達成任務絕對不回家,一定要等那司機走掉,自己好動手。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都經過一小時了,坐在椅子上的那人竟端坐不動,真是怪異極了,天珊水靈火冒三丈決定過去看看那人究竟在幹什麼,走近之後,在路燈餘光照射下發現,坐著的那人竟是個中年婦女,那婦女渾身散發著端莊和慈祥的氣息,看起來十分討人喜歡,不知不覺天珊水靈怒氣消失不少,天珊水靈直盯著那婦女瞧,一時忘記該做什麼。此時,中年婦女突然開口吟詩一首曰:「冬來百花殘,待機心自安,孤影單飛雁,時至會良伴。」吟詩畢又曰:「小姐是否願意聊聊?」那婦女散發著強大的力量,她充滿慈愛的聲音令天珊水靈躁動的心平靜下來,天珊水靈回答曰:「妳是誰,我又不認識妳,何故妳對我說話?」中年婦女答曰:「我是妳姐姐大學同學松紋名劍的母親~飄然無依。」(待續)


 

    全站熱搜

    常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